日本:首相安倍胜选不代表他会一帆风顺

2017年11月8日 下午 6:24

日本政治版图改写。安倍胜选不代表日本将进入稳定时局

Carl Simmons,CWI,大阪

安倍晋三赢得10月20号大选,让他有可能成为日本战后最长任期的首相。但这只是表象。他压倒性的胜利并不意味着他未来的路途可以走得顺遂,也不代表日本将进入新的稳定时局。

首要的问题是,为什麽安倍决定提前大选。本届众议院的任期还有一年多才结束。安倍的自民党与佛教政党公明党组成的执政联盟拥有三分之二多数,足以提出修宪,推动日本重新军事化。但现实是,安倍政府面临着很大的难题。

目前实体经济的好转,更多是因为2020奥林匹克运动会的相关建设还有特别是来自中国的亚洲游客,而不是所谓的「安倍经济学」;大部分的日本人并没有实际受益。尽管有着严重的劳动力短缺,工资并没有大幅提高。广泛的看法是,不平等的现象正在加剧,而安倍的政策只利于一些大公司。

波涛汹涌的局势

除此之外,他的政府也已经走入波涛汹涌的困境。安倍和他的妻子涉嫌以超低价将国有土地出售给一所由大阪极右翼份子所经营的小学。这间名为森友学园的学校谎称它要花费大笔资金去清理土地中的垃圾和重金属,但清理工作一直没有完成。此外,学校的课程内容也令公众震惊。除了学习反动的「教育敕语」外,在一场运动会上,学生们还被命令高喊支持安倍首相的口号。就连安倍的大部分支持者也认为这也太过分了,因此他被迫与学校划清界线,否定有涉入其中。

安倍的丑闻还包括他直接涉入以国家财政为他的朋友所经营的私立大学提供成立新系所的基金。他的国防部长稻田朋美,是一个疯狂的极右翼份子,因为隐匿自卫队维和行动日志,而被迫辞职下台。

在七月的东京市议会选举中,安倍的政党完败给一个由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所创立的新政党。小池是安倍政府的前任国防部长。她清楚地表明她也有竞逐首相职位的打算。安倍已经可以看到他的政府失败的前兆。尤其是他害怕他不再能够达成他一生的企图,也就是修改战后宪法。他提前举行大选,是希望可以利用反对派现在的弱势和表面上的经济改善,而且他也认为,朝鲜飞弹危机会提升自民党及其民族主义修宪计划的支持度。

虚弱的反对派

安倍胜选的主要原因无疑是反对派的懦弱无能。在选举以前,主要的反对派是民进党。这是由政治立场天差地远的反对派议员所拼凑起来的政党——其中从自认为左翼的人,到彻头彻尾的民族主义保守份子都有。这个政党受到最大的工会联盟,即日本劳动组合总联合会的支持。组成民进党的主要成员民主党在执政时的失败为安倍第二次连任首相铺好了大道。它背弃了自己的大部分政策,包括竞选的主打政策,即不提高消费税。这个党还未曾真的从2012年以来的惨败中恢复过来。

在2015年安保法案通过之后(自卫队被允许在日本境外参加支援盟军的战斗),民进党就和日本共产党及日本社民党结成松散的选举联盟。反对这个联盟的有自民党的保守派,还有日本劳动组合总联合会领袖。

新的右翼政党

当安倍宣布提前大选之后,前原诚司(民进党现任党魁,属于保守派)决定不提名本党候选人,转而向小池百合子新建立的希望之党寻求提名。这震惊了许多党员。

希望之党在媒体上被广泛宣传为最可能击败安倍的党派。然而,尽管它说要建立「宽容改革的保守政党」,但是小池连自民党的自由派也称不上。在年轻的时候,她曾支持由极右翼小说家三岛由纪夫所经营的武装组织「楯之会」。她也曾支持仇外的前任东京知事石原慎太郎。她现在还是民族主义团体「日本会议」的成员。小池宣布,如果前民进党员要加入她的党,就必须支持修改宪法,并承认安保法的合法性。这个安保法是多数群众所反对的东西。尽管媒体大肆吹捧,但人们很快就看出来,如果小池竞选首相,选民无非是要在两个支持修宪的保守政党中选择一个。

希望之党被广泛视为另一个右翼政党。许多人相信她已经有打算在选后与安倍组成联合政府。虽然她在选战期间不得不公开否认这件事情,但她的否认并没有说服力。选前的民意调查期间,她宣称她不会放弃东京都知事的职务,所以没有资格竞选首相,这让希望之党没有候选人竞选首相。在大选当天,她正在巴黎处理「其他事务」!

这个新政党的党纲被称作是「十二个零」。其中包括零花粉过敏丶零拥挤车厢丶零电线杆,却没有具体解释说怎麽达成这些事情,而引起众人的不信任。当她的选战势头开始减弱时,前民进党议员对她的热情也开始下降。民进党参议员宣布说,他们还没有决定要将民进党并入希望之党。

另一个新政党

希望之党也受到另一个新政党的冲击。曾做过律师的热门人物枝野幸男宣布成立宪民主党。其成员是民进党内的自由派。他的决定显然是受到了之前SEALDs(自由民主主义学生紧急行动)在Twitter上发起的运动的强烈影响。SEALDs是一个反对安保法的青年运动。支持枝野的主题标签像病毒一样传播出去,立宪民主党很快就在Twitter上拥有了比执政党更多的追随者。菅直人及其支持者以及民进党内的前日本社会党成员也加入了枝野的新政党。立宪民主党和社民党和日本共产党达成了选举协议。

这个选举联盟采取改良主义的纲领,其中包括提高最低工资丶管制加班时间丶同工同酬丶免除高中和大学学费。它也要求恢复劳动法给予公共部门劳动者的权益,包括自1925年就从他们身上剥夺的罢工权。其纲领也包括了捍卫放弃战争的宪法第九条丶废除有组织犯罪处罚法丶不再重启核电站丶支持性小众权利和禁止企业政治献金。

这场选举因此发展为三个阵营之间的竞逐。执政的阵营是自民党和公明党,而保守主义的反对派阵营则是希望之党和以关西为基础的日本维新会,以及最后一个阵营由立宪民主党丶日本共产党和日本社会民主党组成。反对派分裂成两个阵营,而且各自的主导政党都刚刚成立不到三周,在这样的情况下,安倍轻易得到三分之二的多数,就不是什麽令人惊讶的事情。然而两个执政党的席位都比选举之前少。

希望之党尽管有57名上届议员参选,但只赢得50个席位,位居第三大党。立宪民主党超过希望之党,成为最大反对党。它是唯一一个在选举中获益的党派,其议员人数从15个增加到55个。它受益于与日本共产党的选举协议。日本共产党没有在单议席选区参选,因为几乎没有获胜的机会。 它也在施行比例代表制的多议席选区失去了一些席位,得票从11.37%下降到了7.9%。立宪民主党拿下了大部分左翼选民的选票,使得日本共产党的席位比选举前少了11席。社民党的得票也下降到只有1.69%。

在比例代表选区得到了19.88%选票的立宪民主党被外国媒体描述成是新的左翼政党。保守派政党指控它是「日本社会党的再生」。许多政治活跃份子认为民主党的分裂是积极的进展。但是实际的情况却是更为复杂的。虽然这个新政党提出了激进改革的纲领,却没有提到社会主义或任何一种可以替代资本主义的选项。事实上,该党的领导人和候选人一再声称,这个党既不是右翼也不是左翼。虽然最初的十五位国会议员均无任何自民党背景,但是当中与枝野相关的几人曾是支持新自由主义的「众人之党」的成员。

立宪民主党成立只有三周,它未来会如何发展尚不明朗。他是一个民粹主义的政党而不是一个工人阶级的政党。枝野并不打算同民进党凑合。然而,他一直在争取日本劳动组合总联合会领袖的支持,而且无疑会有越来越大的压力要求他吸收更多的保守派民进党成员从而「扩大党的吸引力」。使民进党趋向瓦解的种子,在某种程度上也存在于这个新政党之中。

胜选不保证胜利

安倍在选举中获得三分之二的多数席次,还有保守反对派估计也会支持他,所以安倍很可能会再次提出修宪。然而,他还得要在公投中赢得多数才能达到。在最近的民意调查显示约有50%的反对意见的情况下,他并没有任何必胜的把握。

虽然安倍能够利用来自朝鲜的威胁来增加支持度,但日本并没有民族主义的社会浪潮。更准确地说,许多选民的想法是:「这些其它的党派是新的,我们不能在这样的危机时刻真的相信他们。自民党在处理朝鲜问题上有更多的经验。」甚至有些民意调查显示,有多数人反对安倍对朝鲜的强硬路线。特别是群众对于他和特朗普的亲近关系感到不安。每日新闻民意调查显示,47%的选民不想安倍留任,只有37%的人希望他留下。

虽然修宪将是未来一年里的重要议题,但这并不是选民面临的最紧迫问题。养老金和福利一再成为选民认为最重要的问题。虽然约有80%的日本共产党成员认为修宪问题是燃眉之急,但只有6%的自民党支持者是这样想的。

我们需要的是一个新的工人阶级政党,它应要立基于战斗性的工会和市民团体,它不只是参加选举,也支持受压迫者的所有斗争。我们必须建立这样一个政党,把反对修宪的斗争与争取立宪民主党政纲中的那些改革措施的斗争连结起来,并把这些斗争联系到终结资本主义和争取社会主义。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