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权统治是不可持续的!

2017年11月26日 下午 6:00Views: 7

猛烈的政治打压将伤及政权本身

社会主义行动

在林郑月娥上任以来,政治打压不断加强,香港走向威权统治的局面。习近平在十九大之后表现强势,在国内将权力集中于一身,强化国家镇压机器,亦在大会上表示「牢牢掌握宪法和基本法赋予中央对香港的全面管治权」。「全面管治权」一说出自2014年国务院新闻办的一国两制白皮书,当时很多中共打手还刻意掩饰其重要性,指控反对群众「上纲上线」,但今天这句话已公开成为中共对港的统治方针。

政治清洗各部门

政府重判政治犯丶推动国歌法和一地两检,除了是明刀明枪的硬性操控,也要潜移默化地使意识较落后的港人对中共统治麻木,习惯听到国歌肃立丶公安长驻香港。此外,在取消立法会议员资格之后,建制派势要将立法会变为另一个人大。最近全国人大常委副秘事长李飞访港,公开强调廿三条必须立法。中共的统治逻辑是企图一劳永逸地消灭香港民主运动,以为这样日后就无后顾之忧。这一做法可能短期之内可以收效(尤其因为泛民主派完全逃避斗争),但这只会将民愤积累下去,未来会爆发更大规模丶更激进的民主斗争。

政府发动议会政变后,威权之手将会遍及更多部门,包括学校丶法庭丶公务员系统等等。政府下一个目标明显是学校。中共鹰犬丶人大常委范徐丽泰就警告过「学校太多反共老师」。愈来愈多校方受建制压力下执行政治任务。除了国民洗脑教育,教师授课的内容也会受到政治审查,尤其在通识及历史科。最近50间学校强制要求学生收看李飞访港的记者会直播。可惜的是,香港最大教师工会的领导正沈醉于与林郑的和解,完全没有表达抗议,最近更支持特首的施政报告。

此外,政治打压的重要目的是为了劫贫济富,因为亲资政府准备在经济危机来临时掠夺工人阶级的财富。为了可以更迅速丶更鬼祟地通过有利财团丶打压穷人的政策,建制派将于12月修改立法会的议事规则,其中一招是削弱财委会的权力。虽然反对派本来也没可能透过财委会阻挡政府的法案,但改例后连质询和拉布的权力也会被剥夺。失去了财委会这个揭露丶拖延大白象工程和输送利益政策的重要平台,将会少了一个动员丶凝聚群众的焦点。

林郑月娥刻意将政治清洗和「打港独」的工作外判予律政司丶法院及建制党派和政客,以免自己要为此负上政治责任。但这种欺骗技俩长远并不会成功。虽然最新民调显示,市民对现时特区政府表现满意率比梁振英时期的负净值高一些,但也不过为16%。11月她发表了「公屋八万间封顶」的言论,企图测试群情却遭触礁,即使迅速道歉收回言论,民望也立即下跌。可见,群众的怒火在地下中燃烧着,政府的失策失言随时可以成为引爆危机炸弹的导火线。

统治阶级现分歧

中共和港府猛烈的政治打压不代表统治稳定或得民意支持,反而反映出中港资本主义深刻的危机。建制派不同阵营为保障自己集团的利益而出现统治方法──例如政治打压激烈程度──的分歧,因为部分建制派也害怕太大力打压会引起民意反弹。香港疯狂的打压明显是由中共命令的,但有些政治任务连香港统治阶级也感到为难。例如工联会立法会议员黄国健也对国歌法感到惊讶,更直言「我想林郑都未必很清楚」。全国人大范徐丽泰等强硬派主张国歌法要有追溯力,而叶刘淑仪则反对。社会主义行动对于较「温和」的建制派并无幻想,而是想指出统治阶级分裂证明他们并不是势不可挡,群众组织反抗是有可能撼动他们的。

威权统治是不可持续的,猛烈的政治打压将会伤及政权本身。中港独裁资本主义是可以打倒的!我们需要的是将运动升级,发起罢课乃至罢工,真正打到专制政府和支持它的富豪精英们的痛处。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