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迫害尚未完结,需要组织群众斗争

2017年11月26日 下午 9:00Views: 6

民主抗争只有继续升级,才能取得胜利

李一明 社会主义行动

在东北十三人和双学三子被判囚之后,二十名社运人士因为在2014年11月雨伞运动旺角占领区清场时违反禁制令,被控刑事藐视法庭并且全部被裁定罪成。另有十五人因为同一事件和同一罪名将于明年五月受审。在那次暴力清场行动中,共有159人遭警方拘捕。一系列事件都证明香港的司法系统已经成为中共独裁政权和傀儡港府用来打压民主运动的工具。如果没有有力的群众反击,就会有更多的镇压到来。

政治犯继续涌现

统治阶级一方面猛烈进攻,但同一时间可以看到他们也害怕群众愤怒会再反弹。目前终审法庭批准了黄之锋丶罗冠聪和周永康三人就重夺公民广场案的上诉,并让三人保释出狱,这是法院自七月连串政治打压以来最大的妥协。这与其他政治检控案件形成对比,说明政府和法院忌惮对三人过于苛刻的打压会造成民意反弹,以免群众情绪再次像8月20日那样出现反弹,甚至会形成更大规模和更高阶的抗争。今年下半年的政治打压发动以来,有很多讯息都看到建制阵营内部就打压的强硬程度出现分歧。历史上可见强烈镇压最终会引致统治阶级内部分裂,这也会鼓起群众反抗的信心。

林郑月娥继续装扮成大和解的特首,把所有政治打压的任务外判予法院丶建制派政党和中共在港机关,企图欺骗群众丶软化抗争力量。现在温和泛民领导继续沉醉于与林郑政府大和解,完全没有准备发动有力的抵抗行动。激进民主派实际上站在运动的领导位置,尤其凭藉三名政治犯目前的号召力,可以召集所有真诚抵抗威权统治的组织和个人召开群众大会,制订下一步具体的斗方案。

可惜的是,黄之锋等人至今尚未就目前的斗争提出任何方案,而只是集中提及自己在监狱内的个人经历。虽然在监狱内为囚犯权利而斗争也是重要的,但目前整场运动的路向才应该是焦点。周永康的立场更是后退至温和泛民的立场。他提出在人大831框架和真普选之间寻求折衷方案,例如将提名委员会和功能组别民主化,甚至还说到「从官员的角度作思考」。中共的假普选框架就是为了反民主而制定的,所以我们不可能指望将它民主化。

一系列镇压香港民主运动的行动是由中共和习近平指挥的。这个被称为「自毛泽东以来权力最大的中国领导人」正在中国大陆推行更严酷的高压统治。他担心香港群众的抗争会点燃内地工人和受压迫者的反抗,这将意味着中共甚至中国资本主义制度的垮台。他在十九大报告中强调中央政府对香港的「全面管辖权」就是一个例证。他决心彻底消灭香港的民主权利,在香港实行像内地那样的专制统治。

行动需要升级

抗争是民主运动的唯一出路,但同时我们也需要正确的纲领和策略。单靠游行并未足够力量抵抗政治打压,群众正渴求将运动升级的方案。所以我们需要的是通过组织罢课乃至罢工将斗争升级,真正打倒建制和它背后那些大富豪的痛处。而且这场斗争必须联系到反资本主义,因为那些掌控经济民生的资本家正是现在这个不民主制度的受益者和坚定支持者。只有工人民主控制和管理的社会主义计划经济才能让劳动群众自己管理整个社会。

访问社民连政治犯陈宝莹

邓美晶 社会主义行动

20名占旺被判有罪者包括四名社民连成员,包括已在囚的社民连副主席黄浩铭。本刊请到社民连秘书长陈宝莹,访问她对现时民主抗争的看法:

她认为现在已进入威权统治,「政府以法律及其他手段制造寒蝉效应,如教授被威胁移除教席丶立法会选举以确认书筛走激进派。可能未来只能选温和派。政府明显是打压社民连这些站在最前线的『出头鸟』。」但她无悔抗争,呼吁社会更多人站出来。

「政府三番四次用警察丶黑社会清场都失败,所以最后利法庭的权威来迫伞运结束。」陈宝莹分析香港政府针对伞运的策略,她指政府镇压不果,「当时很多人对警察反感,『黑警』形象深入民心,强硬清场做不到,因怕会有反弹。」政府便利用私人公司申请禁制令,以经济理由声称占领马路令生意受损来要求清场。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