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抗打压 唯有群众斗争

2017年11月27日 下午 10:05Views: 93

中国独裁政府几乎每个星期都在增加对香港的打压

《社会主义者》(英文版)社论

它想要对香港施加更大的政治控制,并压制这里群众的民主抗议的风气。最近更制造舆论,扬言要就廿三条立法。这条国安法将会把所有反对中共政权的行为视为非法。

独立

青年们日益增长的港独情绪令中共政权感到害怕。镇压必然会带来反弹,但是独裁政权没有学到教训。它觉得武力和恐吓可以解决问题。

只不过是从大概三年前,由于北京更强硬的政策丶2014年雨伞运动失败后群众的沮丧情绪和前特首梁振英的威权统治,港独才开始得到群众支持。梁振英被称为「港独教父」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据说精神失常的人会重复做同样的事,却希望会有不同的结果。对于独裁政权来说,就是采取更严厉的镇压。它在香港的傀儡(例如梁振英及其继任者林郑月娥)将支持独立的本土派赶出立法会,并迫害许多社运人士,其中一些人被迫流亡海外。这成了更广泛地打压民主运动的样板。

本土派不知道如何动员丶如何组织认真的政治斗争。右翼种族主义思想让他们失去了斗争能力,所以他们成了北京最容易打压的目标。但是本土派组织的崩溃并不意味着港独意识的终结。相反,特别是在年轻人当中,反对中国的情绪甚至正在变得更加强烈。没人会对此觉得惊讶。

国歌法

政府以「周而复始」的打压来应对港独情绪的增长:不断镇压丶不断威吓。10月1日,中国的橡皮图章议会全国人大通过了国歌法,对于「不尊重」国歌的行为加以严厉处罚,最多可判入狱三年。人大已决定将国歌法纳入基本法,由香港政府进行本地立法。

亲北京的右翼建制政客公开说要像「杀猪杀狗」一样杀死港独支持者。他们希望这条法律设有追溯期。如果真的设置追溯期,那么在本地立法之后,警察和检控官就可以对摄像记录的过去那些「违法行为」(主要针对香港球迷在奏中国国歌时发出嘘声)提出检控。现在有更多的警察和便衣被派往香港球队的比赛现场纪录这些「犯罪」行为。

这是对公共财政和警力的巨大浪费。与此同时,那些真正的罪犯窃取数十亿公帑丶操纵政府合约让贪腐精英大发横财丶令公众利益受损却逍遥法外。

试验场

习近平对中国政权的掌控显然已经得到巩固,北京处在一种胜利的氛围之中,可以说是到了狂妄的地步。媒体称,中国经济已经「稳定下来」,中国对于全球的政治影响正在扩大。因此香港成了习近平政权及其代表的中国富豪精英展示实力的第一个试验场。

现在一系列打压民主的措施,是为了消灭香港的民主运动。政府一面打压较具战斗性丶较激进的群体,例如长毛和社民连;另一面向温和民主派施压令他们屈服,令他们承认完全民主「没得商量」,并进一步远离群众抗议。

泛民领导人已经成了阻碍民主斗争的严重障碍。他们盲目坚持要同一个不肯让步的政权达成和解。他们害怕群众斗争。他们参加民主抗议主要是为了压制运动,阻止「激进派」获得更大的群众基础。

但是即便是这些想要结束斗争丶接受北京的要求的泛民也明白,这样做会让他们失去所有的群众支持。在下一段时期,当政府重新推动廿三条立法时,这种压力会升到最高点。

廿三条

2003年浩大的公众反对行动曾击败了政府提出的廿三条。现在一连串的大陆官员和香港的亲北京政客一同要求林郑政府重启立法。基本法委员会委员饶戈平最近说,推进廿三条立法是「迫切需要」。

但林郑的公开言论却没那麽积极。她坚持廿三条立法需要「合适的社会氛围」。她要考虑香港的历史和2003年的那场爆炸性运动,而北京并不在意这些「细节」。2003年的那场运动终结了董建华的特首生涯。

南华早报的专栏作家Alex Lo在解释林郑的犹豫时说,推动廿三条立法会引发「严重的政治灾难,甚至会令[2014年]占领运动看起来就像小孩子的游戏。」

随着北京要求实行更多打压措施,泛民领导人被迫做出口头上的反对,同时却未能提供任何领导丶策略或纲领来挫败这些前所未有的反民主攻势。

8月20日,14万人抗议政府将16名青年社运人士投入监狱。温和泛民被迫参加了这场并非由他们自己发起的游行。这次规模巨大的游行是由四个较小但较激进的团体发起的,包括社民连和反对东北发展的团体。这说明,在事件最激烈的时候,群众运动能够迅速创造新的组织和领导层。群众最需要的,是清楚知道下一步该如何走。

类似于2014年,当时青年和学生无视想要拖延和束缚斗争的占中「领导人」,由下而上地引爆雨伞运动。「和平占中」是同泛民领导人关系紧密的温和派和自由派知识分子提出的,为的是让泛民领导人藉此控制运动,从而阻止群众投向更激进的斗争方案。占中领导人拒绝支持学生罢课和抗议,但正是罢课和抗议点燃了雨伞运动。

为了让民主运动重新组织起来并且有效地抵抗北京的打压,我们必须吸取过去的教训。香港人民缺乏的不是斗志,而是一个能够提出清晰策略的领导层。现在的领导层一再让群众失望。

泛民领导人依附于资本主义,而资本主义又需要中国独裁政权保护其权力不受动摇,所以泛民领导人拒绝战斗性的路线。他们总是选择妥协,而非抗争。

我们需要一个由群众民主控制的新运动,立足于工人阶级并向对中共统治日益不满的中国群众发出号召,从而联合起来反对独裁政权。

一个群众性的工人政党能够把民主斗争中具有战斗性的阶层吸引到自己这边,并能够把民主斗争联系到反对长工时丶低薪和没有前途的工作的斗争;争取更多的公共支出,从而为群众提供可负担的住房以及医疗和教育等完善且免费的公共服务。

资产阶级富豪和中共官员等反民主精英令所有这些问题无法得到解决,只有主张立即丶彻底实现民主的社会主义政策才是取胜的途径。

打压时间表

2016年9月:建制派政党遭遇了20年来最严重的选举失利。立法会中的激进派人数增加。本土派首次进入立法会(三席)。

2016年10月:两名议员因关于「真诚誓词」的新规定而被取消资格。

2017年7月:林郑月娥就任特首,提出所谓的「大和解」。

2017年7月:又有四名议员被逐出立法会,包括社民连的长毛梁国雄。

2017年7月:政府公布高铁一地两检方案,允许大陆公安在香港执行大陆法律。

2017年8月:重夺公民广场案和反东北示威案重审,推翻已执行完成并且较轻的判决,16名社运人士被判入狱6至13个月。

2017年8月:14万人游行示威,反对政府操纵法庭将社运人士投入监狱。

2017年10月:全国人大通过国歌法,香港将进行本地立法。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