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除外劳「雇佣同住」,结束现代奴隶制!

2017年12月4日 上午 10:25Views: 6

兴建公屋安置外劳,反对种族主义的劳工政策

帕莎 社会主义行动

最近有菲藉外劳提出司法覆核,尝试推翻这条不公义的雇佣同住条例,至今审讯尚未结束。在审讯过程中,代表政府的余若海律师的言论揭露了剥削者的傲慢。余若海则认为,若外佣不喜欢雇主或受到剥削,根本不会想为他工作,与是否与雇主同住无关。但事实上很多外佣根本没有选择权!余若海又强调,若雇主违反假期规定,外佣可以向劳工处投诉。然而,劳工处往往偏袒雇主,加上缺乏金钱和时间,很多人都没可能获得公平审讯。

社会主义行动支持这次司法抗争,然而由于资本主义法律往往是偏袒政府和建制,加上最近法院明显被大力操控以打压,所以必须同时组织起外劳的抗议行动,包括游行和集会,同时争取本地工人阶级的支持以达致团结斗争,才能向不民主的政府和法院施压。

香港政府一直对34万名外籍家庭劳工奉行种族主义的劳工政策,而外劳「雇佣同住」就是其中一环。香港政府於2003通过法例,强制外佣必须与雇主同住。这是一项种族隔离的政策。政策只适用於来自东南亚的外籍家庭劳工,这是针对特定种族丶性别丶阶级的歧视。

香港向来房屋问题严重,居住环境大多狭窄。外佣被迫栖身雇主家中,往往没有足够居住空间及私隐。根据今年一份由非政府组织「移民工牧民中心」对3000名外佣的调查发现,43%的外籍家庭劳工并没有自己独立栖身的房间。该调查揭露有许多外佣被迫睡在厨房丶地牢丶橱柜丶厕所丶储物室甚至阳台或屋顶。报告还指出:

十分之一的外佣并没有工作合约中所列明的床位。拥有独立房间的57%外劳,三份一人表示其房间亦充当储物丶洗衣或安顿宠物的地方。

隐性的种族隔离

政策最主要的目的,是要让外劳「隔离」于社会,以免她们可以融入本地社区,加强本劳和外劳的连结。政府也要避免孤立外劳使她们更难组织起来,形成工运的力量。被孤立工人失去私人时间,断绝了和自己族群朋友社交乃至联系工会的机会,工人没有议价能力,导致受到剥削丶侵犯丶虐待时无处可诉。2014年发生的印佣Erwiana被虐事件,受害人持续被虐超过8个月,中间没有放过一天的假期,直至被辞退送返印尼始被揭发。

外佣寄宿在雇主家中,老板可以随意控制工时,事实上外佣每天工时可以长达16小时!与此同时,法例虽然规定工人享有每周至少一天的假期,但雇主往往规定佣工必须限时前回家,令工人实际放休不足24小时,部分雇主甚至会克扣休息日。而每逢假日,外佣没有自己的私人居所,公共休憩设施又严重不足,中环丶铜锣湾丶旺角等闹市外劳千人席地而坐的光景,亦是这个政策所直接导致的。

固然本港房屋问题严重,租金高企,单纯废除外劳「雇佣同住」并不能够解决问题。外劳与本劳一样为港付出劳动,政府对於保障社会所有成员房屋需求责无旁贷。政府应取缔仲介公司,直接聘用外佣,并且大量兴建公屋安置所有工人。这样外佣能免于雇主及仲介剥削,达致与本劳同工同酬,而政府又能将工人投入至家务工作丶托儿丶安老等公共社会服务中,免费按需分配至所有基层家庭,而非富裕家庭独享。

非民主产生的香港政府是本劳外劳的共同敌人,工人们应该不分种族团结抗争,共同抵抗这个「现代奴隶制」。

外劳集会抗议印尼政府新政

10月29日,印尼外劳社群Kobumi发起集会,到印尼领事馆外抗议印尼政府对外佣的新政策,并高呼「我们是工人,不是奴隶」等口号。印尼政府早前通过的新例,强制工人额外购买保险。印尼政府一直漠视在港外佣受到中介公司严重剥削的问题,亦没有改善外佣工资低丶长工时等问题。现在的新政策更令工人雪上加霜。社会主义行动亦有响应号召参与,并发言指出印尼政府与港府是共犯,包庇仲介公司,呼吁本劳外劳团结抗争。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