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泰隆尼亚:以总罢工击败宪法一五五条款和佛朗哥式镇压

2017年12月4日 上午 10:53Views: 6

释放桑切斯和库夏尔特,打到人民党政府!建立加泰隆尼亚社会主义共和国!

革命左翼党(CWI加泰隆尼亚)声明

在10月1号警察残暴镇压加泰隆尼亚人民之后,西班牙统治阶级与它的国家机器继续进行打压民主的攻势。在乔迪·库夏尔特(Jordi Cuixart) 与乔迪·桑切斯(Jordi Sánchez)被关入监狱并且禁止保释之后,右翼人民党政府丶西班牙工人社会党(PSOE,为社会民主派)和公民党(Cuidadanos)正在启动宪法一五五条款,加泰隆尼亚的自治权很可能会被暂时收回,可能有更多的人会被逮捕,反抗组织甚至可能因为「不尊重西班牙的统一」而被列为非法。人民党发言人帕布罗·卡萨多(Pablo Casado)和人民党在加泰隆尼亚的领袖哈维尔·加西亚·阿尔比奥尔(Xavier García Albiol,一个仇外的右翼极端主义丶沙文主义者)已经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革命危机

西班牙民族主义者丶跟从他们的加泰隆尼亚资产阶级以及所有捍卫特权阶级利益和资本主义秩序的政党和媒体都陷入狂怒,这显示出我们正在迎来这样的一个历史契机:战胜1978年至今的寡头政权丶实行加泰隆尼亚的自决权丶并且开启社会主义的社会变革。所以我们必须重新走上街头,并号召一场大规模群众运动与总罢工。

超过200万人参加10月1日公投,代表着人民意志的胜利。如果还考量到它发生在紧急状态和警察镇压期间,那这就显得更伟大了。我们也很少看到对直接民主有这样高涨和广泛的支持,公投中几乎所有人都支持建立加泰隆尼亚共和国。10月3号总罢工后,在加泰隆尼亚的群众运动是那麽的大规模,以至于历史上只有唯一一次事件可以与之相比拟:即1936年加泰隆尼亚群众与工人在7月18日与19日发动起义,反抗法西斯主义的军事政变,并且在几个小时的激烈战役后成功地解除了反动势力的武装。

加泰隆尼亚革命危机是由两个主要的政治因素所驱动的:一个是西班牙资产阶级及其中央集权政府的民族压迫(它们拒绝承认加泰隆尼亚是一个民族,并通过镇压手段来否定其自治权);另一个因素则是资本主义经济衰退丶大规模失业丶迫迁,不稳定工作与低薪造成的沮丧情绪,以及青年的黯淡前途。就像过去曾发生过的(在1909丶1931丶1934丶 1936和1977年),反对民族镇压的斗争与反对阶级镇压的斗争交缠在一起,酝酿着不同寻常的革命潜能。

资产阶级的所有成员都对加泰隆尼亚群众运动感到愤怒,这并不是什麽意外的事。这场运动直接威胁到西班牙资产阶级与改良派左翼领导人(西班牙共产党丶工人社会党和工会)一同建立的1978年政权。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要来讨论当时发生的事情,并回击那些在发现1978年政权已经衰竭之后试图重新与支持这个政权的势力妥协和对话的左翼派别。

一九七八年政权

1976至1978年间,佛朗哥独裁时代的政客(像是马丁·比利亚和阿道弗·苏亚雷斯以及其他许多人)摇身一变成了「新民主派」,但还是遵从西班牙和国际大资本的命令。他们和费利佩·冈萨雷斯(Felipe González)和圣地牙哥·卡利欧(Santiago Carrillo)达成协议,使得革命局势流产,否则全西班牙的工人阶级和青年会把独裁政权与资本主义送上绞刑架。这个重大协定,或者应该说是重大背叛,根据我们的阶级观点,是为了在法律上承认了群众运动已经赢得的一些民主权利和自由,以换取西班牙资产阶级继续掌控社会,并按照独裁者佛朗哥的想法让胡安·卡洛斯一世登上王位。

1978年政权实行「君主立宪制」,并赦免了佛朗哥政权的罪行。它让过去那些反动势力继续掌控国家机器丶司法部门与警察和军队。1978年宪法从法律上确保了自由市场经济和不容质疑的资产阶级权力,并否决掉加泰隆尼亚丶巴斯克地区与加利西亚的自决权。

宪法条文难免要承认所谓的自治政体,但是也透过特别措施(155条款)及军队维持最大程度的独裁(「广袤富饶的大西班牙」)。那些左翼改良派的领导层用来辩称他们为何接受该协定的说辞,是他们在革命局势中用来为挫败诡辩的用词:敌人的武力恫吓,政变的威胁,还有不利的「力量对比」。

1978年政权的国家机关丶人民党丶公民党丶工人社会党丶以及资产阶级的媒体,他们鼓吹「民主」和「法治」,但是他们实际上做的是在破坏他们宣称会尊敬的东西:指使警方和国民卫队野蛮镇压那些想要和平行使他们投票权的人。他们还称赞用社会混乱和经济破坏来恐吓人民的加泰隆尼亚资产阶级。他们使用宪法155条款丶彻底关闭沟通管道丶而且坐看一帮法西斯主义狂热份子攻击着人民。这个反动阵线鼓吹着最歇斯底里的西班牙沙文主义,他们使用阴谋诡计丶满口谎言又完全不会受到惩处,只是想要让敢于争取自决权和独立共和国的加泰隆尼亚人跪在自己脚下。

加泰隆尼亚资产阶级

在这个意义上,加泰隆尼亚资产阶级比左翼改良主义领袖更深刻的理解到现今正在发生的事件的革命意义。他们恐吓人民,要求立刻撤销独立宣言。他们试图在15天内加把超过700间公司总部迁出加泰隆尼亚,以此来恫吓人民。加泰隆尼亚的寡头统治集团丶银行家丶还有大工业家,就像他们在历史上一直所做的那样,把他们的命运和西班牙资产阶级连在一起。所以他们反对这场可能削弱他们经济权力与政治权力的运动。

国家机关作为资产阶级统治工具的本质也变得比以往更加清晰。人民想要参加公投,但却被法律禁止,而且不可以为此修改法律!可是如果凯克萨银行(Caixa Bank)和其他大企业想要迁出加泰隆尼亚,统治阶级就会在24小时内修改法律,从而煽动起加泰隆尼亚人民对于经济崩溃的恐惧。他们展现出了他们真正的阶级利益所在, 还有他们对于革命性群众运动的恐惧。许多被视为独派好友的加泰隆尼亚商人也宣布将撤离加泰隆尼亚。基立福公司和伊迪里亚食品公司等家族财团,或者安琪儿·巴利韦(Angels Vallvé,商人,巴塞隆纳证券交易所主席的妻子,文化协会副主席朱安·巴利韦的妹妹)就是这样的例子。

装作它没有发生是不可能打败加泰隆尼亚资产阶级的反独立攻势的。对抗它的唯一办法,是壮大群众运动的实力,主张加泰隆尼亚共和国必须服务工人阶级丶青年与人民的需要,也就是提出强而有力的社会主义措施,让共和国可以控制主要的经济命脉,以避免来自资产阶级的经济破坏。将银行和大公司国有化,并交由工人阶级与群众的民主控制,会让加泰隆尼亚工人所生产出来的财富用于社会的需要。

群众斗争的经验清楚地证明,要想建立加泰隆尼亚共和国,就必须把权力从寡头统治者那里夺过来。这些寡头在过去四十年里与中央集权政府和认可78年政权的政党一同压迫加泰隆尼亚人民。他们的政治代表就是过去的「统一与联合」党(Convergencia i Unio)和现在的加泰隆尼亚欧洲民主党。加泰隆尼亚资产阶级的破坏行动(例如10月10日加泰隆尼亚自治政府主席普伊格蒙特暂缓宣布独立,给运动浇了一桶冷水)说明, PDeCAT既不能领导反镇压斗争,也不能实现加泰隆尼亚共和国。

普伊格蒙特的退缩

普伊格蒙特及其同僚是经验老到的政客。他们代表着加泰隆尼亚资产阶级的关键部分。浩大的群众运动迫使他们走前了一步举行公投。加泰隆尼亚资产阶级在发现运动抵抗了镇压丶并开启了革命危机之后,便进行疯狂的威胁,用尽各种阴谋手段要求PDeCAT领导人后退。

许多加泰隆尼亚右翼政客支持冻结10月1日公投的结果。为了「暂缓」宣布独立,他们鼓吹需要欧洲大国进行「国际调解」。这其实是说,他们想让欧洲资产阶级代表与人民党政府交涉,从而为自己赢得一些回旋的馀地。但是欧洲的主要资产阶级和世界其他地区的资产阶级已经清楚地表明,尽管残酷的警察镇压可能会使资产阶级坐立不安,但加泰隆尼亚人民所竖起的革命榜样更是令他们恐慌和无法容忍的。其他许多国家的数百万工人和受剥削者会在电视上看到加泰隆尼亚群众的直接行动和西班牙政府的国家暴力,也会看到加泰隆尼亚工人将斗争进行到底的决心。PDeCAT将资产阶级的欧盟视为「民主灵药」,可欧盟却站在西班牙总理拉霍伊那边。

人民党及其盟友除了投降条件之外不接受任何谈判,这可能会推动普伊格蒙特再次与中央政府对抗。但如果因此就把主导权留在他们手里丶并且服从PDeCAT和加泰隆尼亚资产阶级的命令,那就大错特错了。只有群众自下而上的组织和动员,就像我们在10月1日和3日所做的那样,才能击败人民党及其盟友,并将自决权付诸实行。

最近几周里,所有组织及其政策都接受了检验。分析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事件有着重要意义。马克思主义革命者向人民团结候选人党(CUP)成员反覆强调:加泰隆尼亚资产阶级及其政治代表PDeCAT背叛了加泰隆尼亚的事业,背叛了人民的自由和加泰隆尼亚共和国。无论资产阶级如何一如既往的蛊惑群众,普伊格蒙特所捍卫的终究是寡头的利益。所以CUP必须同PDeCAT和加泰隆尼亚资产阶级彻底决裂。继续过往的错误政策只会令群众更加失望并带来更多失败。

建立左翼阵线

现在应该彻底转变路线:结束与反动势力调和丶「对话」的政策,不要再跟从PDeCAT。现在应该在加泰隆尼亚组织一个强大的左翼阵线,提出一个革命的丶反资本主义的阶级纲领,以争取加泰隆尼亚共和国和社会主义的社会变革。

组织总罢工!扩大丶延伸和联结「捍卫公投委员会」!

建立左翼阵线,争取社会主义共和国,反抗镇压!

将加泰隆尼亚议会领导人桑切斯和库夏尔特投入监狱而且不准保释,正是独裁政府的作法。这表明镇压有了质性的升级。桑切斯和库夏尔特因为在9月20日参加了一场自发的群众示威而被控「煽动叛乱」。他们在那场示威中抗议人民党政府为了阻止10月1日公投而指使警察进行镇压和逮捕。法律得到这样的应用,意味着将来任何地方丶工会和学生领导人都可能因为参加反对迫迁或者捍卫公共教育和医疗的社会运动而以同样的罪名被判入狱。

用马克思的话来说,革命有时需要反革命的鞭策。西班牙反革命势力打出重拳,可是PDeCAT和普伊格蒙特政府过了多日仍无反应。议会领导人被捕的事件正刺激群众重夺主导权并进行大规模动员。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捍卫民主权利,10月1日公投所表达的人民意志才能变成现实。我们需要恢复10月1日和3日的群众运动所展现的力量,而且行动要升级。学生联盟号召10月25日和26日总罢课,正是向这个方向迈出的重要一步。

我们必须以同等的力量反击宪法155条和人民党政府收回加泰隆尼亚自治的威胁。仅靠示威还不够。必须再次瘫痪加泰隆尼亚。革命左翼呼吁CUP丶「我们可以」党丶「我们共同的加泰隆尼亚」党丶加泰隆尼亚共和左翼党丶以及所有工会和教育机构立即组织一场强而有力的无限期总罢工,以打败政府镇压并建立加泰隆尼亚共和国。为此必须到最重要的工厂和工作场所向加泰隆尼亚工人阶级发出号召。

工人阶级必须在反抗镇压和争取加泰隆尼亚共和国的斗争中扮演关键角色。我们必须把民族-民主斗争同反抗削支与紧缩丶争取就业岗位和良好薪资丶反对不稳定工作和迫迁丶争取优质公共医疗和教育的斗争联系起来。这具有战略性的重要意义。在抵抗中央政府的攻势丶实现我们的诉求的斗争中,加泰隆尼亚工人阶级的强大力量是决定性的因素。如果没有广大工人阶级有意识的参与,我们就不可能取得胜利。而且我们必须尽一切努力去扩大和协调「捍卫公投委员会」,并将委员会扩展到所有社区丶学校和工作场所,让它们成为所有抗争者的民主代表机构。

西班牙国的左翼的责任

在议会和「文化协会」(Omnium)的领导人被判入狱丶人民党政府启动宪法第155条之后,再考虑到未来民主权利可能遭受的攻击,「我们可以联盟」和工会背负着巨大的责任。但是阿尔贝托·加尔松(Alberto Garzón)等领导人继续提出要同拉霍伊政府坐下来谈判,而拉霍伊及其同党已经清楚地表明他们不愿进行任何谈判。到底要到什么时候,在争取民主权利的群众和用警棍丶榔头丶橡胶子弹和判刑来镇压加泰隆尼亚人民的腐败政府之间,工会联盟(CCOO和UGT)的领导人才会不再采取不干涉政策?

「我们可以联盟」和工会领导人必须清楚地解释人民党政府的严酷镇压(例如以「煽动叛乱」的罪名监禁支持独立的官员和使用第155条)对于工人阶级来说意味着什么。他们必须放弃现在的被动立场,改而动员全国的工人阶级和青年,组织总罢工和罢课,要求政府立即释放库夏尔特和桑切斯,反对启动第155条,支持加泰隆尼亚人民自己决定自己的未来。如果他们拒绝这麽做,那麽所有基层活动者丶所有左翼抗争组织的成员以及各个社会运动就需要越过那些阻碍抗争的领导人,呼吁和组织群众动员,以击败现在的镇压攻势。

我们正处于决定性的时刻!西班牙资产阶级丶人民党丶公民党和工社党领导层准备消灭基本的民主权利,施行佛朗哥式的独裁措施,以阻止加泰隆尼亚群众革命运动取得胜利。加泰隆尼亚的胜利会鼓舞其他民族以及整个西班牙的工人阶级。所有为了真正的政治经济变革而抗争的人都必须组织起来,反击残酷的镇压攻势,并将加泰隆尼亚民族解放斗争同社会主义的社会变革联系起来。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