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初选」浪费了动员群众反威权的机会

2017年12月12日 下午 6:19

社会主义行动就2018年3月立法会补选初选安排的评论

社会主义行动一直考虑派出邓美晶作为代表参与2018年3月立法会补选初选,并一度与民主动力讨论初选制度及安排。然而经过连串讨论后,最后决定的初选机制相当不公平丶不民主,我们决定不会参与其中。我们之所以反对现今的初选机制,不是考虑到自己胜算的高低,而是顾及到整场民主斗争的利益。反威权运动本来可以运用初选及正式补选作为动员群众的平台,并通过选举与群众讨论重建民主斗争丶反对政治打压所需要的政治理念丶方法和策略。然而,现今的初选机制白白浪费了这一机会。

目前初选正在进行之中,惟其民主成分及公信力受到不少民主运动支持者质疑,因而难以成为动员群众丶抵抗威权的平台。这正是社会主义行动当初所担忧的地方。泛民主流大党令「初选」变为仪式,方便他们进行幕后谈判和政治分赃。

下文是社会主义行动对初选制度的批判。文章于11月中撰写,并在民主动力的内部会议传阅。现在我们决定将文章公开,促进对民主运动内部问题的辩论,以助重建一场具有内部民主的反威权斗争。

社会主义行动总体上支持非建制派尝试在选举协调上达致团结。在2018年3月的补选,显然极有必要阻止建制派抢夺议席。补选可以化为一个非常重要的平台,将群众反对威权统治的民意动员起来,与关注DQ事件的选民连结起来。目前这股力量潜藏待爆,但尚未被组织和释放出来。政府取消民选议员资格,企图进一步操控立法会,只是全面打压民主权利的其中一步。补选将会给予港人发声机会,表达为民主权利抗争的意愿。

然而,初选机制必须民主公平,所有参选人要有公平表达政纲的权利,让选民检验和对照各候选人的政纲,看清谁人的政策最能挑战政府丶捍卫民主权利。如果要为香港争取民主,那么民主运动的内部机制一定要高度民主。可惜的是,社会主义行动有必要指出,现时的初选安排距离真正民主相当远。因此我们不得不决定取消参与初选,而为了避免分薄反对派的选票而让建制派乘机夺得议席,暂时亦不考虑参选正式补选。

1) 所有初选候选人需要支付高达数万元的高昂费用,并且在补选前全数交付。这个门槛将会排除社会主义行动以及任何没有大额经费赞助的组织,让坐拥资源的旧政党具有优势。

2) 电话抽样调查根本就不是初选,而只是以初选为名的民调。这种完全由上而下的方法,没有尝试接触基层反对派民选。国际上有哪个地方以电话调查作为初选办法呢?在全世界初选机制最先进的美国,各候选人在初选期间会进行广泛辩论,然后由选民到实体票站投票。我们当然不反对进行民调,但我们反对使用民调来选择代表民主运动的候选人。若果抵抗政治打压的运动要成功,民主斗争必须内部全面民主,并且立足于积极参与的基层人民之上。

3) 现在更有讨论到让区议员占最终计算结果十分之一比重。这是更为不民主的安排,犹如功能组别选举。我们反对间选,并相信一人一票才是最民主和公平的做法。

4) 初选安排极少提到公开论坛,如何让参选人辩论他们的理念,并给选民选择谁人可以代表他们击败建制对手。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