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外劳组织起来 捍卫自己的权利

2017年12月12日 下午 5:57

KOBUMI(外劳社群)成立三周年,社会主义行动采访KOBUMI负责人Umi Sudarto

GW Jones 社会主义行动CWI香港

香港有35万名外籍家务劳工,其中大多数来自印尼和菲律宾近年来,外劳及其支持者发起的本地劳工运动越来越有组织力,取得了可见的效果。她们局部地改善了生活和工作处境,但仍然受到「现代奴隶制」的压迫。违法滥收仲介费丶工作时间过长丶受虐待以及缺乏隐私等问题都非常普遍。

1210日,印尼外劳组织KOBUMI成立三周年。社会主行动GW Jones参加了她们的庆祝活动,并采访了KOBUMI的负责人Umi Sudarto

问:成立KOBUMI的目标是什么

答:我们努力推进外劳议题。KOBUMI向那些与雇主丶仲介乃至印尼政府发生冲突的外劳提供建议。另外我们也向印尼政府进行抗议,要求它改善香港的印尼外劳的处境

问:KOBUMI有哪些独特之处?为什么要组织自己的团体

答:或许其他人认为我们特别,但我不知道我们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但是我们不会像NGO那样依靠其他组织的资助。我们的特殊之处在于,作为外劳我们每周要工作六天,只有星期日一天可以一同学习和抗争。所以我们的时间很少。我们每天24小时都在雇主家里,只有一天可以出来组织和抗争,这对于外劳和KOBUMI来说都是非常大的挑战。

问:你认为外劳抗争在过去三年里发展如何

答:过去三年的状况是挺好的。出现了许多新的组织。过去有许多外籍劳工不了解自己的权利,但现在她们正在学习。虽然不是所有人都会加入组织,但她们愿意抗争,当中有些人会加入组织,这点非常重要,而我们的目标就是吸引她们加入,从而一同抗争。但是即便她们不加入,我们也会支持她们的行动。

这是香港外劳运动良好的进步。香港政府已经提高了外劳工资[编者注:从10月开始提高到每月4410港元,增加了2.3%]但是这还远不够香港的生活需要。所以尽管许多组织正在连结一起丶一同争取进步的改革,外劳的处境还没有真正改变。

问:你认为对于外劳来说,今后一段时期的主要议题是什么?

答:对于外劳来说,特别是对于印尼外劳来说,印尼政府始终是一个大问题。基本的问题是政府对外劳的管制。 [编者注:外劳普遍受到雇佣仲介的剥削。仲介非法滥收费用,令外劳背上沉重债务。政府对仲介严重缺乏监管,而且处罚非常轻。]

而且必须要说的是,在印尼存在着侵占土地这样一个巨大的问题。许多外劳就是因为失去了土地,而被迫来到香港。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

问:你可以谈谈你同社会主义行动的合作经历吗?

答:我非常感谢社会主义行动在许多方面对我们的支持。社会主义行动为我们提供了物资丶议题和知识。这些都非常好。在和社会主义行动一起抗争时,我们的力量强化起来。我们看到了层面更广的议题,不只是外劳所面临的问题,例如「什么是帝国主义」和「什么是资本主义」。这些更大的议题直接联系到外劳所面临的各种问题。

谢谢你参加今天KOBUMI的三周年纪念和同我们的谈话。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