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都拉斯:群起反抗选举舞弊与饥荒

2017年12月13日 下午 10:48

近年中美洲最引人注目的阶级斗争事件之一,正在洪都拉斯展开

革命左翼(CWI墨西哥)

自2009年军方政变推翻时任总统Zelaya,引发大规模街头抗议之后,就未曾看过这种程度的群众运动,也未曾见过资产阶级与工人丶农民和原住民之间如此激烈的冲突。催化这起运动的是「国家党」及其候选人Juan Orlando Hernández (JOH)所犯下的选举舞弊。

军队和警方都发动了疯狂的镇压来对付人民,而且已经有九人死亡。然而,这次爆发的社会动荡,不只是这场选举舞弊的结果,也是源自数十年来不断冲击国家的社会丶政治丶与经济危机。

在11月26号总统选举开始时,就可以预见到事件会如此发展。社会中广泛存在着对现任总统JOH的不满。尽管宪法不允许总统连任,但JOH还是再次参选。这已导致工人阶级与政府之间的数次冲突。在选前一个月,四名社运人士遭到谋杀,这已预示着政府的意图,也就是透过选举舞弊来对付「反独裁反对派联盟」候选人Salvador Nasralla。

何以群众反应如此强烈?

群众的激愤并不是凭空出现的。有66%的人生活在贫穷线之下,并受着肆无忌惮的有组织犯罪和毒品交易的摧残。洪都拉斯是全世界最危险的国家之一,它有着拉丁美洲最严重的社会不平等,还有最高的失业率与最少的公共开支。泛滥的贪腐也一直蹂躏着这个国家。

在2015年,数千人连续数周上街,抗议社会保障局2亿美元贪腐弊案(其中一部分资金被用于JOH的竞选运动)。资金被窃取,令医疗部门受到直接打击。现在洪都拉斯的医疗部门完全处于瘫痪状态。而在2016年环境运动者Berta Caceres被谋杀,因为他起身对抗一个从原住民居住地偷取水源以供当地垄断企业和跨国公司使用的计划。政府显然涉入了这起谋杀案。政府机构竭力阻挠案件调查,让它看起来只是一般的抢劫杀人或者私人争执。但Berta之死明显是一起政治事件,而且与政府有关。

这起交织着不幸丶愤怒和勇气的事件,使数千人感到忍无可忍,并要求JOH下台。选举舞弊事件的曝光只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过去的斗争显示了社会需要变革,而且给我们实现变革提供了重要的经验。尽管Salvador Nasralla的反对立场不温不火,但群众则将舞弊案视为打倒反动政府的契机。这场抗议运动事实上已经变成一场起义,不只是为了公正的选举,也是为了彻底改变大多数人的生活处境。群众正在表明,他们想要的不是另一个受美帝国主义操纵丶与资本家丶地主和毒枭相勾结的政府。

右派不惜代价要保住权力

群众运动已经公开挑战削支和破坏民主权利的政府。当然,右翼全力打击这场运动,宣布从晚上六点到早上六点实施宵禁,命令警察与军队镇压一切质疑当权机构与现存秩序的示威行动。周三最高选举法院无耻宣称「计票系统当机」,旨在窜改选举结果,把当时还是最高得票者的Nasralla拉到JOH之后,这激化了群众运动。公然的舞弊进一步点燃了群众的怒火,令他们开始大批走上街头,捍卫人民的意志。

虽然Nasralla在演讲中支持人民,并宣称他会坚定反抗独裁政权,但他的那些调和政策,对于洪都拉斯的资本主义体制丝毫没有任何的质疑,这种懦弱无能的形象让右翼的攻势更加大胆猖狂。唯一可以击败右翼与资产阶级的方法是透过街头斗争,并以勇敢的社会主义纲领来团结全国的工人阶级与受压迫者。

那些企业主通过洪都拉斯私企委员会(COHEP),宣称他们因为暴力与破坏行为失去上百万的财富,说他们要花好几年的时间才能从这场危机中恢复生气。这些说法一如既往只不过是为了欺骗群众,因为正是他们自己的私有化政策丶对帝国主义的卑躬屈膝丶各种压迫的手段丶还有从工人阶级那里掠夺社会财富的行径,才带来了这场危机。

工人阶级的力量

我们坚决反对镇压洪都拉斯人民,不管那是来自于政府或是它的各种同盟者。这些同盟者包含欧盟丶美洲国家组织还有美国政府,他们为了继续掌控当地的资源已经开始行动。所有这些号称「人道丶中立」的国际势力都支持镇压,他们的真正目标是保护当地的寡头利益。我们不能相信这些国际机构丶帝国主义者以及他们的法律和法庭。

洪都拉斯工人阶级以过人的英雄气概,反抗镇压丶威权统治丶谋杀丶以及JOH丶国家党与企业主组织的反民主手段。正如我们在礼拜天的群众示威中所见到的,他们无可置疑地已经显示出他们有能力将运动升级,并击退当局的镇压。这样的力量已经使得洪都拉斯当局吓得发抖。他所带来的压力是那麽的巨大,以致于美洲国家组织与欧盟现在建议要重新计算所有的投票。

这场值得学习的洪都拉斯群众运动,应该成为推进斗争的关键一步,从而按照受剥削者的利益改造这个国家。必须以民主并且具有代表性的方式,通过所有站在斗争前线的社会和政治组织以及左翼力量,组织全国的联合斗争。应该有一个统一行动的计划,维持并强化抗争,在工厂丶乡村丶小型商家丶运输部门以及教育机构组织总罢工和罢课。反对这起可耻的选举舞弊的斗争,已经在背后汇聚了过去几年在洪都拉斯丶拉丁美洲还有世界多处的群众斗争力量。对洪都拉斯的工人阶级来说,只有唯一一条出路:与资本主义彻底决裂,并建设一个为所有人而存在的新社会,也就是一个社会主义的社会。

打倒JOH!打倒帝国主义!

洪都拉斯人民斗争万岁!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