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环保行动难以取得成效

2017年12月18日 下午 9:04

消灭污染需要群众性的环保运动和工人民主控制的绿色生产

李一明 中国劳工论坛

习近平在十九大报告中89次说到「环境」这个词,甚至比「经济」还要多。他还派出中央巡查组,到各省检查污染治理状况,据报导有1.2万名官员和1.8万家企业受到处罚。媒体称这是中国史上最大规模的环保行动。习近平看似是个坚决的环保主义者,但实际上这是迫于越来越多的反污染抗议的压力,以及环境破坏造成的经济损失。而且在经济压力和地方政府的抵制下,他的措施也难以取得持久的效果。

今年10月,医学杂志《柳叶刀》刊登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2015年中国有180万人死于环境污染,占当年中国死亡人口的五分之一。此前南京大学的研究更是发现,中国70多个主要城市有近三分之一的死亡与PM2.5污染有关。讽刺的是,在珠三角等地区由于PM2.5的减少,臭氧的迅速增加开始成为一个严重问题。由其他污染物在阳光照射下产生的臭氧会引发中风和心脏病,过去三年里造成中国3.6万人过早死亡。「经济第一」政策造成的全面污染,令中共政权顾此失彼。严重的污染和群众对于环境和健康问题的愈发关注带来了全国各地此起彼伏的反污染抗议。今年11月,广东肇庆政府第三次宣布启动垃圾焚烧场的建设,激起大批群众游行抗议。此前这个建设计划已因群众抗议而两度搁置。

污染问题迟迟未能解决,令中共政权的威信受损。统治精英不得不做出一些回应,但是环保行动给本就危险的中国经济带来了更大压力,令习近平难以将行动进行到底。2016年上半年,为了应对经济疲软,政府再次刺激经济并放松了环保限制,随后钢铁等高污染企业生产复苏,令空气污染再度恶化,12月甚至出现了覆盖188万平方公里的最大范围雾霾,90个城市达到重度污染。今年前三个季度,中国空气污染最恶劣的京津冀地区PM2.5读数不降反升,同比增长10%。而且全球都受到影响。由于中国重工业的复苏,全球温室气体排放经过两年的平稳期之后,在2017年急剧增加。法国兴业银行估计,现在的环保行动将令中国GDP增速下降0.25个百分点,因此当经济危机的风险再次显露时,习近平势必再次为污染松绑。

强硬措施造成混乱

同时习近平也面临地方政府的抵制,他不得不派出中央巡查组向地方政府施压就是一个最好的证明,但是中央权力的直接干预造成了混乱。一些地方官员为免受罚,乾脆在巡查组到来之前将所有工厂关闭,无论它们是否达到官方制定的环保标准,以至于环保部不得不出面制止这种过度反应。为了应对冬季的严重雾霾,北京和周边省份取缔燃煤锅炉,并禁止当地数百万家庭烧煤取暖,要求他们使用较为清洁的天然气。但在匆忙出台的「运动式」政策之下,许多地区并没有稳定的天然气供应,大批家庭要在没有供暖的情况下度过寒冬。消灭污染需要群众性的环保运动和社会主义下工人民主控制的绿色生产。习近平试图以官僚和「市场」的混合手段解决环境问题,无法取得持久的效果,最终只会触发更大社会愤怒。

以邻为壑

今年6月,特朗普宣布美国将退出《巴黎协定》,国际媒体认为这是中国开始领导反气候变化的机会。但实际上,中共政府恰恰是阻碍反气候变化的巨大障碍。特别是从一带一路计划开始以来,中国在全球大肆兴建燃煤电厂,而且它也已经超越日本,成为全球最大的煤电设备出口国。例如中国最大的电气设备制造商之一上海电气集团宣布将在埃及丶巴基斯坦和伊朗新建6285兆瓦的煤电站,这是它在国内的建设计划的10倍。中共政府希望借助海外市场来缓解减排措施给本国煤电企业带来的压力。这些新建的煤电站将令《巴黎协定》的气温控制目标成为不可能的任务。世界银行指责中国将缺乏环保束缚的贫穷国家当作污染天堂,但为了同中国金融机构竞争,它也决定放松投资的环保限制。这是一场以环境和群众健康为代价的逐底竞争。

社会主义者反对资产阶级为了利润而牺牲环境和群众健康,也反对帝国主义者以邻为壑输出污染。为了解决跨越国界的环境问题,我们需要全世界劳动者一同反对信奉利润至上的资本主义制度,将银行和大企业收归公有,由工人进行民主的控制和管理,施行民主计划的绿色生产,并投入更多资金开发清洁能源。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