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巴勒斯坦: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  特朗普激起众怒

2017年12月23日 下午 8:18

四名巴勒斯坦人死亡丶数百人受伤丶以色列南部遭飞弹袭击丶加萨走廊受到报复性轰炸:特朗普的傲慢宣言已经染上了鲜血

Shahar Benhorin 和 Yasha Marmer,社会主义斗争运动(CWI 以色列/巴勒斯坦)

特朗普发布宣言,单边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而不理会巴勒斯坦人在耶路撒冷建都的权利,掀起全球抗议浪潮,而且已有多名巴勒斯坦人在冲突中死亡。这份宣言按照以色列政权的要求,单方面把一分为二而且极度贫困的耶路撒冷,视为以色列的唯一首都,这实际上也就是承认以色列占领东耶路撒冷的现状,同时也意味着否认巴勒斯坦人定都耶路撒冷的权利。

特朗普的决定在世界各地点燃了抗议行动,反应最激烈的当然是巴勒斯坦人。在约旦首都安曼有数万人抗议。数千名巴勒斯坦人在东耶路撒冷抗议,同时当地宣布罢市。加萨走廊部分地区,以及约旦河西岸各地(包括巴勒斯坦临时首都拉姆安拉),也发生了抗议。在以色列及其占领区内的多个阿拉伯城镇也发生了数百人的抗议游行。与此同时,以色列阿拉伯裔公民高级后续委员会(High Follow-up Committee for Arab Citizens of Israel)号召在美国驻特拉维夫大使馆前进行示威,并号召在萨赫宁举行全国示威。

由于巴勒斯坦示威者所受的军事镇压丶以色列国防军对加萨走廊进行的报复性轰炸丶还有以色列平民所遭受的无差别攻击,在未来几天和几周内,特朗普的这一行动造成的死亡人数可能会继续上升。

特朗普和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声称,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有助于实现和平,可是美国国务院却预先命令本国大使采取防护措施,并且在两周内除非必要否则不要前往以色列!特朗普政府和他的同夥内塔尼亚胡政府,置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的生命安全于不顾。内塔尼亚胡政府准备不惜一切代价继续占领约旦河西岸和东耶路撒冷,这本身就可能导致以巴冲突持续丶大幅升级,并加剧这个区域的紧张局势。

以色列总理丶总统和建制派「反对党」领导人(阿维加贝和亚尔拉皮德)对特朗普的煽动表示赞赏。以定居者为基础的右翼代表将特朗普的行动视为继续扩大定居区丶继续将东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居民区「犹太化」丶有计划地拆毁巴勒斯坦居民的房屋丶压迫和剥削巴勒斯坦人的许可。以色列政府仍在考虑吞并马阿勒阿杜明定居点,从而在停火线与定居点之间的E1地区修建定居区,并将数以万计的巴勒斯坦人赶出耶路撒冷市。同时,未能解决住房危机的住房部长Yoav Gallant,却已经宣布要在东耶路撒冷建造数千个新的定居点。

这些措施是为了让巴勒斯坦人无法在耶路撒冷建都,而这些措施早已得到美国政府的默许,因为美国有的只会是口头谴责。现在特朗普把默许变成了公然的支持乃至挑衅。他表示,如果双方同意的话,美国政府会支持「两个国家」的解决方案,但同时可以清楚看出,只有经过以色列政府同意,他才会支持建立巴勒斯坦国。按照官方的说法,特朗普并不是对以色列在耶路撒冷的主权边界表态。但实际上,他明确地支持以色列政权与定居者组织继续暴力地单方面占领东耶路撒冷。

国际反应

特朗普宣布,他准备执行1995年美国国会通过的《耶路撒冷大使馆法》,将美国大使馆迁至耶路撒冷。这部法律也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不可分割」的首都。过去22年里,每位美国总统每6个月都会签署一次豁免书,一再延缓搬迁。实际上特朗普现在也已经签署了豁免书。他本可以宣布立即将大使馆搬迁到耶路撒冷,但这样做只会让他受到更猛烈的批评,就连美国政府官员也会反对他。

国务卿提勒森丶国防部长马蒂斯和中央情报局局长蓬佩奥等人都反对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与其他美国官员一样,他们害怕再度引发全球反美怒潮,损害美帝国主义的利益,破坏美国与该地区各国政府的关系,令该地区更加动荡,以及削弱美国对巴勒斯坦自治政府的影响力。联合国安理会召开紧急会议,欧洲各国政府纷纷表示谴责,阿拉伯联盟的外交部长在开罗举行紧急会议,巴勒斯坦自治政府宣布与美国断交,这些都说明特朗普摆了乌龙。

国际上只有少数政府赞同特朗普的决定:台湾政府与特朗普采取一致立场,而匈牙利丶捷克和菲律宾的「小特朗普」们也有意跟随特朗普的脚步。世界上大多数政府至少暂时还不敢效仿特朗普,这既是因为他们自己的战略考量,也是因为各国民众强烈反对以色列政府继续占领1967年中东战争中侵占的领土。即使是捷克政府也在新闻声明中强调,它只承认西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俄罗斯的立场也是如此:它在今年4月宣布,承认西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东耶路撒冷是未来巴勒斯坦国的首都。

内塔尼亚胡大肆吹嘘以色列加强了与世界各国统治者的关系,但其实美国丶欧洲和其他地方对以色列的批评明显更加强烈了。在中东,尽管阿拉伯逊尼派政权正在强化与以色列的战略联盟,但他们也需要考虑到民众的情绪和他们对巴勒斯坦民族解放斗争的广泛支持。

「世纪交易」

在特朗普发表演讲之前,《纽约时报》报导说沙乌地阿拉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向巴勒斯坦自治政府施压,要求它放弃东耶路撒冷,将首都设在阿布迪斯;同时以色列定居区不会被清除,巴勒斯坦难民也没有权利返回家乡。但在表面上,沙乌地阿拉伯统治者必须装出相反的态度。他们就像约旦王国的统治者一样,尖锐地反对特朗普的声明,这是因为他们害怕国内出现抗议。约旦的政治分析家哈桑·阿布·哈尼(Hassan Abu Hanieh)在《金融时报》中解释说:「人们越来越相信他们的政府正在与以色列勾结,(如果不这麽做)阿拉伯领导层将被视为特朗普的同谋。」

特朗普计划在未来几个月内宣布新「路线图计划」。他说这个计划能够解决以巴冲突。但特朗普现在的做法是在加大对巴勒斯坦自治政府和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的压力,例如继续威胁要关闭巴解在华盛顿的办公室,迫使它们完全服从自己的命令。特朗普说,美国政府在耶路撒冷问题上支持以色列,是为了促进以巴和平。这句话的意思其实是,如果巴勒斯坦领导层不接受他开出的条件,即放弃建立巴勒斯坦国的想法,美国就会让他们付出代价。然而,以如此公开和尖锐的方式向巴勒斯坦自治政府施加压力,会让特朗普更难实现他的「世纪交易」。

特朗普以一种丑恶的方式再次揭下美帝国主义的假面,让人们看到美国政府并不是以巴冲突的「公平调解人」。在特朗普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之前,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努力地讨好特朗普,为此他在今年九月份甚至表示:「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即将达成永久和平」。但大多数巴勒斯坦人不相信特朗普的和平骗局,他们希望阿巴斯辞职。但现在特朗普把巴勒斯坦自治政府高层逼到了角落。据报导,除了暂停与美国的来往外,阿巴斯还拒绝会见计划在圣诞节期间到访伯利恒的美国副总统迈克·潘斯。而且现在看起来,阿巴斯也将拒绝前往美国会见特朗普。

但是,巴勒斯坦自治政府高层别无选择。阿巴斯可能希望获得俄罗斯或欧盟的赞助和和平倡议,但内塔尼亚胡的政府将拒绝与这类的提议来合作,正如「法国倡议」告诉我们的那样。一方面他们害怕向美国妥协会引发群众抗议,另一方面他们也明白,以色列当局不会接受其他帝国主义势力主持谈判。或许阿巴斯希望俄罗斯或者欧盟扮演起主导角色,但是从之前法国所遭受的冷遇中明显可以看出,内塔尼亚胡政府不会与它们进行任何合作。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与内塔尼亚胡政府之间不可能恢复直接对话。

而哈立德·马沙尔等哈马斯(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领导人,则寄望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会为巴勒斯坦人提供「特殊机会」,因为他比过去的美国总统「更有胆识」。他们希望在埃及西西当局的主持下与阿巴斯的法塔赫(巴勒斯坦民族解放运动)「和解」,但和解进程迄今尚未开始。 巴勒斯坦自治政府拒绝解除对加萨的经济制裁,而哈马斯则拒绝放下武装。

面对加萨危机,哈马斯领导人还没有取得任何成绩来巩固自己的权力,所以他们不想看到以巴冲突在这个时候升级,给自己增添麻烦。因此他们不愿对以色列开火(以色列最近遭受的飞弹袭击是来自萨拉菲组织)。哈马斯没有任何办法可以解决加萨危机。为了掩盖自己的无能,他们只能号召约旦河西岸和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人发起「新的起义」。

以色列占领区内的抗议

一段时间以来,发动大规模起义反抗以色列统治的想法,已经得到了以色列占领区内巴勒斯坦人的广泛支持。但与此同时,他们对斗争可能取得的成果却非常悲观。再考虑到以色列军队的严厉镇压(已经造成两人死亡,数百人受伤),我们可以明白,现时因特朗普而爆发的群众示威的规模尚未充分展现出群众的怒火和力量,而且在西岸尤其如此。

去年七月三名阿拉伯裔以色列人在谢里夫圣地外与警方发生枪战之后,内塔尼亚胡政府在圣地入口安装金属探测器,并发表挑衅巴勒斯坦人的言论,引发数千人抗议,反对以色列当局打压他们的信仰自由和在耶路撒冷旧城内的行动自由,并与警察发生激烈冲突。现在再次有数千人走上东耶路撒冷的街头。目前还不清楚,巴勒斯坦人的「愤怒」抗议会发展到多大的规模以及会持续多长时间。但是要想打败以色列政府的占领和独裁统治,必须要有大规模的群众抗议。

特朗普和内塔尼亚胡已经准备好利用民族主义狂热,把这一地区拖入血腥与动荡,以维护他们自己对这个地区的统治。我们需要走上街头,反抗他们的阴谋和他们的统治。为了打败战争贩子和终止占领,必须要在巴勒斯坦地区丶以色列占领区乃至整个地区发起大规模示威抗议,并争取犹太人和阿拉伯人的联合抗争,一同反对占领丶要求和平。要想实现和平,需要以巴两族群众联合起来发起大规模斗争,反对占领,并争取符合两族工人阶级和穷人利益的政策。

以色列群众悲惨的生活景况最近引发了大规模反腐败抗议。身陷贪腐丑闻的内塔尼亚胡也竭力用耶路撒冷问题转移人们的注意力,以维护自己的地位。

在国际抗议的情势下,为了迎击以色列政府的疯狂煽惑和军事镇压,我们必须动员声援运动并扩大抗议行动,包括向以色列的反腐败运动和工人丶学生组织寻求支持。

以色列政府的虚假宣传称,耶路撒冷是一个「统一」而且繁荣的城市,它保有宗教自由,而且所有人都拥有自由与尊严。这种宣传是为了要遮掩现实中深刻的社会分裂丶隔离墙,检查站丶从未停止的民族和宗教煽惑丶严重的歧视丶悲惨的贫困丶国家窃夺居民的房屋和土地丶政府煽动种族主义仇恨游行丶以及边防警察与当局的日常暴行。

社会主义斗争运动参加了反对占领与争取和平的斗争,我们要求将耶路撒冷作为以色列和巴基斯坦两个国家的首都,同时确保所有人都可以过上富足的生活丶拥有平等的权利丶拥有行动自由和信仰自由。在两个民主且平等的社会主义国家下,我们可以将耶路撒冷建设成为没有贫民窟丶没有歧视丶没有隔离墙的真正繁荣的多元化城市。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