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难民抗争成功 争回学费资助

2017年12月27日 下午 5:49

社会主义行动访问来自东非乌干达的难民Lawrence

社会主义行动 报导

Lawrence是一名难民,参与了社会主义行动在11月22日举行的抗议,反对学生资助办事处(学资处)拖延难民儿童的学费资助,令他们面临被迫辍学的威胁。Lawrence在抗议现场向学资处职员投诉,在一星期后迅即得到对方的回覆,表示会归还他被拖欠的资助。今次行动的成功,证明集体行动可以有效向政府施压,迫使其回应受压迫者的诉求。

他原是当地的农夫,因参与政治活动而遭受迫害,在2010年逃离到香港成为难民。在港育有两名分别3岁和5岁女儿的 Lawrence 与伴侣一起住在长沙湾一个100呎左右的劏房单位内。由于难民并没有工作权利,生活非常拮据,只能靠微薄的资助过活。

Lawrence 的女儿在港出生,尽管香港法律明文规定所有儿童有读书上学的权利,但种族歧视的政府令Lawrence一家生活饱受不公和挫折。今年八月,Lawrence替女儿办理幼稚园的入学手续,同时向学资处申请资助,但案件被一直拖延处理。Lawrence告诉我们,他不断地致电处方,并曾8次到办事处要求回覆,但处方一直以负责人不在为由拖延。今次事件并非首次,Lawrence两名女儿在2016年被学资处欠交三个月的学费,至今还未成功追回。

由于没有缴交学费,幼稚园曾向Lawrence发出停学警告信,到9月时女儿被勒令停学。当他感到十分无助时,得悉社会主义行动举办抗议,他立即带同女儿上街。当日社会民主连线及数十名难民都团结一致参与行动。学资处回覆及后,将会批出一整年的学费资助予Lawrence。

对于抗争换来成果,Lawrence感到非常高兴,他表示:「感谢社会主义行动等团体举办行动,令我们的处境得到改善。但在港的难民仍然面对很多不公平,例如津贴不足,我住的劏房月租5,000元,但租金津贴只有4,500元,每月交通费只有$200元,根本不足够应付所需。」

然而,学资处贯彻政府的官僚作风,在回覆中推卸责任予Lawrence,指他当初没有提供足够的文件,才导致申请被拖延。但Lawrence坚称一早已交齐文件,而抗议后学资处根本没有要求他再交文件。可见政府部门不愿意坦承错误,态度嚣张!

Lawrence慨叹道:「政府的政策,令难民生活困苦,令我们更难组织正常的家庭。因我们经常要面对生活上的种种不公平和忧虑,例如学费丶交通费丶居住和生病求诊等。即使到医院求诊,医务人员都怀疑我,要求我先得到社工丶入境处等的批准才可以使用服务。」

「如果难民有工作的权利,我希望用自己双手去支撑我的生活。就算自己没有,我都希望在港出生的女儿可以在港工作,因为她们是以这里为家的。」

Lawrence的个案只是冰山一角,社会主义行动会继续团结所有受压迫者,挑战政府的官僚体制和种族歧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