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格伦费尔火灾幸存者仍未得到公义

2017年12月31日 下午 3:07

社会主义的住房计划将把土地丶银行和建筑公司公有化,并交给工人阶级民主控制

今年6月14日,伦敦肯辛顿-切尔西区的格伦费尔公寓大厦发生火灾,造成71人死亡。这场悲剧立即变成了严重的政治丑闻,揭露出全国上下资产阶级政客的丑陋面目。他们为了利润,而牺牲普通工人阶级群众的生命安全。削支政策令工人阶级住宅区缺乏关键的消防设施和消防队,而且过去二十年里大量公共房屋私有化也造成了严重的不平等。社会主义党(CWI在英国的姊妹党)通过工会和当地社区组织,支持当地居民争取公义。CWI成员Paul Kershaw(公共部门雇员,联合工会分会主席)在下文中报告了格伦费尔大火发生六个月之后的一场抗议。另外这篇文章也包含了社会主义党在当地派发的一份传单,当中提出推进这场抗争的诉求和计划。

格伦费尔大火的幸存者中只有少数已经得到永久安置,许多家庭要在旅馆里度过今年的圣诞节。12月6日,约百名抗议者聚集在肯辛顿市政厅外,要求议会采取行动。

爱民顿选区的工党科尔宾派议员凯特·奥萨莫(Kate Osamore)等演讲者支持抗议,并谴责议会无所作为。

联合工会执行委员苏珊娜·穆纳(Suzanne Muna)到场声援抗议。她与其他许多演讲者都批评官方调查范围狭窄,而且缺乏社区居民的参与。她向抗议者保证,如果必须要进行“人民调查”才能揭露真相,那麽联合工会会支持社区进行这样的调查。

社会主义党关于格伦费尔的最新传单

格伦费尔大火已经过去六个月了,但幸存者和当地居民仍然没有得到公义。用“可耻”这个词都不足以形容当局的无能。下文来自社会主义党成员在当地散发的传单。

如果你只听主流媒体的报导,那么你会以为现在格伦费尔的幸存者正在恢复正常生活:他们正得到安置和赔偿,而接下来当局将调查出事故原因。但是,这些全都是谎言。

没收空房,就地安置幸存者

当局提供给幸存者的临时住所普遍都太远丶太脏丶太小,只有极少数家庭的居住条件还算说得过去。

据报道,肯辛顿和切尔西共有超过1800处空置房产。这些不是尚未出售的附属单位,而是投资公司丶对冲基金和寡头们在国际市场上交易,可以赚取数百万美元的土地“资产”。

杰里米·科尔宾说过这些房子都应该被征用。现在是时候付诸行动了。科尔宾应该不断地提出这一诉求。居民和劳工运动有权要求没收这些房子,提供给有需要的人。

在1940年代,肯辛顿居民曾占领过豪宅。现在当地居民需要恢复这一传统,组织起有力的抗争,反对那些巨富精英。正是这些富豪制造了格伦费尔的灾难,如果让他们继续掌控社会,将来还会发生更多的灾难。

让社区掌控捐款

富人们只考虑自己,而普通的工人阶级群众却非常慷慨。他们通过红十字会丶《伦敦标准晚报》和其他渠道捐赠了超过两千万英镑。但令人愤怒的是,火灾过去三个月之后,只有15%的捐款到了居民手里,一个家庭每天的生活费只有25英镑。现在来看,居民终于可以拿到另一笔钱。

为什么幸存者和当地居民要容忍这些不受监督的组织去控制捐给自己的钱呢?为什么工会要把成员们的捐款交给慈善机构,而不是自己去管理和使用呢?正如工会在罢工时设立的团结基金一样,居民和工会运动也可以在当地建立起这样的机构,民主管理捐款。只有居民和工会运动在充分的民主和监督之下自己管理捐款,才能确保所有捐款都用在了最需要的地方。

议会藏起来的3亿英镑投入使用!

议会手握3亿英镑的财政储备,却坐视幸存者无家可归。肯辛顿和切尔西保持住房基金盈馀,主要不是为了市政公共住房的维修保养,而是用来给那些最富有的私宅住户提供大笔市政税退税。

现在议会打算把其中一部分资金用于购置社会住房,但是我们要求立即把3亿英镑全部投入使用!

我们不仅要议会领导人辞职,而且拒绝让保守党的技术官僚们继续操纵议会。我们要求重新选举。当地居民和工人们需要的是为了他们而斗争的议员,不愿意这么做的议员就应该下台。

真正独立的工人调查

当政府宣布退休法官马丁·摩尔-比克(Martin Moore-Bick)将负责调查时,人们立刻就明白,统治阶级想要找一个靠得住的人来遮掩真相。

大家对他毫无信心,因为我们不可能相信资产阶级真的会公正地调查它自己犯下的罪行。希尔斯堡球场踩踏惨案的死难者家属花了28年才争得公正的裁决,这让人们看到,当权者最关心的是掩盖他们自己的错误。

所以,只有工会(例如组织起住房服务和建筑工人的联合工会,以及消防员工会)在当地租户和居民团体的帮助下所进行的调查,才能揭露真相。

工会应利用自己的资源开展真正独立的工人调查,它的权限和调查范围应该由幸存者和直接受到灾难影响的人来决定,不受政府限制。杰里米·科尔宾也可以利用他的巨大影响力来启动调查。

拆除外墙包覆,安装洒水器——立刻行动!

虽然全国各地的高楼都没有通过可燃性测验,但易燃的外层包覆还没有被拆除。只有2%的街区有洒水器,而且增加洒水器的进展也非常缓慢。

显然政府应该负责。但是,现在各地议会必须要做的不是无休止地争论,而是立即采取行动来确保工人阶级住房的安全。他们应该用储备资金对所有高楼进行紧急维修和安装24小时火警监控系统,并向要求中央政府付账。

不安全就不交租金!

安全检查不仅发现仅有1%的街区有洒水喷头,还发现防火门丶天然气丶火警系统和逃生通道都存在问题。杰里米·科尔宾要求保守党拨款10亿英镑安装洒水喷头,这是绝对是正确的。正如他所说,政府一方面拒绝提供翻修经费,另一方面却坐视富豪避税,这简直令人作呕。

我们如何知道房产是否安全?租户组织至关重要。工会应该协助租户们发起联合行动,要求立即进行消防安全检查,并要求公开所有关于建筑材料和检查的信息。

如果政府不这样做,我们就要斗争——包括拒交租金。

拆迁,重建和社会清洗

有些人希望能够拆除高层住宅,其中包括部分直接受到格伦费尔惨剧影响的人。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我们必须看到,那些想要藉此发财的房地产投机者也在支持这一诉求。“重建”的过程通常伴随着土地私有化和社会清洗,租户被扫地出门,工人阶级社区也被改造成中上层社区。格伦费尔地区的居民已经正确地要求保持土地公有。

在1980年代,战斗派(社会主义党的前身)所领导的利物浦社会主义市议会,不顾保守党的削支计划,按照居民的需求民主地制定预算。至少在新建房屋的安全得到保证并接受公众检查丶而且所有居民都可以投票决定是否重建之前,所有重建工程都应该停止。

北肯辛顿:争取住房的斗争史

在1960年代,北肯辛顿的租户和劳工组织与当地贫民窟的地主彼得·拉赫曼(Peter Rachman)进行了斗争,而且许多社会主义者参加了这场斗争。甚至在那之前,在1940年代,北肯辛顿的共产主义者领导了一场占领豪宅的运动。这些占领行动得到了伦敦工人阶级的大量关注和支持。

现在当地居民需要恢复这一传统,组织起有力的抗争,反对那些巨富精英。正是这些富豪制造了格伦费尔的灾难,如果让他们继续掌控社会,将来还会发生更多的灾难。

资本主义戕害群众

这个利润高于工人生命的可怕故事,控诉了保守党和新工党政府在全国和地方所实行的所有私有化丶削支和去管制政策。

所有那些右翼布莱尔主义者都应该羞愧地低下头。他们追随着保守党的政策,出售公共住房丶将公共土地私有化丶拆迁重建丶社会清洗丶让社会企业接管公共住房。

我们要求在民主控制下新建100万套公共住房。

不要会带来私有化和社会清洗的拆迁和重建——我们要居民投票。

我们要求管制租金水平,废除卧室税丶补助上限和“通用福利金”,废除《住房和规划法》(Housing and Planning Act)。

社会主义的住房计划将把土地丶银行和建筑公司公有化,并交给工人阶级民主控制。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