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丽工人罢工 揭露又一外判丑闻

2018年1月6日 上午 4:01

海丽邨外判清洁工人罢工十天,赢得了重要的局部胜利。

GW Jones, 社会主义行动(CWI香港)

香港政府又一次用新自由主义政策,将自己的责任推卸给剥削性的私人服务提供商,使作为本港最受剥削的群体之一的公共屋邨清洁工人受到打击。获得政府外判合约的民顺清洁公司一夜之间改头换面,以图侵吞工人本就不多的法定遣散费。工人因而发起本港近年少见的罢工行动。

约20名海丽邨清洁工于12月27日开始罢工。这些工人原本受聘于民顺清洁公司。今年10月民顺的外判合约完结时,要求工人签署“自愿离职”的文件,并藉此文件拒绝支付遣散费。工人被告知假若他们拒绝“辞职”,他们会被调往其他地区工作,这对于本身生活于贫穷当中的工人来说,无疑是沉重的额外交通费负担。

被“辞职”的工人被接替民顺的另一间外判公司香港工商清洁公司聘请,而新公司拒绝承担工人在民顺工作时所累积的长期服务金。这样工商清洁公司的老板侵吞了工人们应得的巨额劳工保障。而工商清洁公司的新合约只将工人月薪增加了$11!

同一公司地址

媒体后来揭发新旧外判公司极可能是同一间公司。有线电视报导指民顺和工商清洁的办公室实为同一地点,而当记者到场采访时,工商清洁的职员匆匆以一块布遮着写有“民顺”的标示。

民顺公司自2008年获得海丽邨的外判合约,职工盟估计该公司拖欠工人高达$100万的遣散费。一名工人接受英文网媒HKFP的采访,指其为民顺工作9年,现时月薪却只有$8,600。她说她不知道自己被拖欠了多少遣散费:“我不懂算那个数,他们也没曾告诉我,我感到被欺骗了。”

一向亲商的香港政府最近打算取消强积金对冲的规定。过去老板们利用这个对冲机制来用工人自己的退休金来支付他们的法定遣散费,海丽邨工人的事件只是冰山一角。就算没有了对冲机制,越来越多的公司也会寻找类似的方法逃避支付遣散费。

外判的骗局

政府房屋署亦难辞其咎。作为公共房屋的管理机构,房屋署负责聘用外判商,因而有责任解决相关问题,但它却躲在外判制度背后,拒绝出面。

外判对工人阶级来说就是一场骗局。政府丶官员丶政客们可以躲在背后,逃避责任。香港政府一直包庇纵容大财团。其土地出售和使用政策有利于大地产商,导致99%的香港居民要面对全世界最贵的住房租金。

同时,政府为满足财团利益而花费巨资推动大白象基建项目,却在社会公共服务方面削减开支,更利用民顺和工商清洁等私人外判公司来进一步剥削基层工人。

局部胜利

1月5日,劳资双方达成协议,工人结束十日的罢工行动。资方同意支付每年年资$1,200的遣散费。这比资方最初提出的每年$200要高许多,不过仍然没有达到法定的金额。譬如,一名有9年年资工人的遣散费除掉强积金对冲后应得金额约为$14,000,但现在实际上却只拿到$10,800,即法定金额的七成。公司亦同意稍微增加$172工资到每月$8,800。

这虽然并非是罢工工人的完全胜利,但可说是个重要的局部胜利。罢工行动有相当大的影响力,并获得社会及其他工人的巨大支持。社会间普遍对外判工人所受的不公待遇感到愤怒。在今年有一万人参与的元旦大游行中,罢工工人受邀站在游行队伍的最前方。

这次罢工可能会激发起其他私人及外判工人的抗争,反抗低薪及愈发糟糕的工作条件。要想准备和加强工人阶级的力量,最好的方法就是继续海丽清洁工所未做完的事:组织和建设活跃而民主的工会支部,确保工人自己会领导未来的斗争。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