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泰隆尼亚大选:西班牙民族主义反动势力的历史性挫败

2018年1月8日 下午 9:47

为加泰共和国而奋斗的运动再度高涨

革命左翼CWI加泰隆尼亚

在12月21日的加泰隆尼亚议会选举中,支持使用宪法155条的西班牙民族主义者,特别是其中坚力量人民党,遭受了沉重打击。资产阶级媒体大肆宣传公民党(西班牙右翼民族主义政党)的“胜利”,以图淡化这场挫败的严重性,但实际情况并非媒体呈现的那样。仅“一起为加泰”(Junts per Catalunya ,加泰自治政府主席普伊格蒙特所领导的选举联盟)和加泰共和左翼党的票数加起来,就比公民党多80多万票。

如果考虑到西班牙和加泰统治阶级为了阻止群众投票给独派政党,拼命地恐吓选民丶破坏选举规则,那麽就可以明白,群众追求独立的意愿甚至比这一结果所体现出来的还要强烈。

自召集大选之后,人民党政府宣称,即便独派政党获胜并宣布加泰独立,西班牙政府也不可能承认加泰独立,而是会继续实行155条并采取更严厉的镇压措施。人民党试图以此吓阻选民把票投给独派政党。现在有更多的曾参与10月1日公投的独派领导人受到检控,例如玛塔•侯维拉(加泰共和左翼党秘书长)丶阿图尔•马斯(加泰自治政府前主席)和安娜•加夫列尔(人民团结候选人党议员)。西班牙和加泰资产阶级从10月初开始的恐吓运动(许多企业撤出加泰丶政府和媒体威胁说独立会导致经济崩溃丶甚至预言会有人殒命乃至爆发内战),一直持续到投票日当天而且变本加厉。在如此严酷的打压之下,“一起为加泰”和共和左翼党的主要候选人甚至无法参与竞选运动,因为他们要麽在监狱里,要麽在国外流亡。

但是这些镇压与威胁没能阻止数百万加泰人民为了实现自己的民主权利而斗争。他们已经在10月1日迎着政府的猛烈镇压表达了自己的意志。这次的选举结果并不是像伊格莱西亚斯等“我们可以联盟”的领导人所说,表示加泰群众转向右翼,而是表明曾在10月1日对抗警棍和橡胶子弹的群众再度大规模地动员起来。200多万支持独立的加泰群众曾因为恐惧或者对议会抱有幻想而噤声,但现在他们再次大声丶清晰地告诉所有愿意倾听的人,他们拒绝接受这个1978年成立的反动政权,他们不容许这个政权阻挠他们争取能够带来真正的社会变革与进步的加泰共和国。

人民党是最大的输家

在人民党政府启动155条之后,西班牙副总理萨恩斯受命接管加泰政府。她曾在公投前几天夸口说,独立运动已经溃败了。然而在这次选举中溃败的却正是人民党这个欧洲最腐败的政党,这个弗朗哥政权的继承者,这个进行镇压和舆论审查的翘楚。2015年至今,人民党的得票数减少了一半,国会席次从11席落到3席,少到甚至都无法组织议会党团。

西班牙和加泰资产阶级意识到人民党受到大批加泰群众的排斥,所以他们动用了人们记忆中最大规模的资金和宣传,竭力想将意识较为混乱丶较为落后,也就是受恐吓运动影响最严重的加泰选民拉拢到阿瑞马达斯领导的公民党那边。然而,他们终究没能阻止大多数人投票给独派,没能组建一个由保皇党反动派操纵的政府。虽然公民党的得票增加了30万,但这主要是来自与它同阵营的竞争对手,例如加泰社会党(工人社会党在加泰的分支)。社会党声名愈发狼藉,它的一部分支持者转而把票投给从未执政过的公民党。另外有16.5万曾支持人民党的选民转投公民党。

公民党的竞选运动没有任何具体纲领。它的纲领同人民党一样,都是亲大企业的。阿瑞马达斯不断用一些华丽的言论呼吁人们把注意力投向社会问题而不是独立运动,并试图用企业和资本的外逃来证明独立会让加泰陷入灾难,同时她还用种种谎言来煽动从西班牙其他地区迁到加泰的大批移民反对独立。公民党的煽动帮助他们得到了一部分右翼和极右翼以及一部分居住在巴塞隆纳和塔拉戈纳周围的“红带区”的工人的选票。这些居住在“红带区”的工人受到经济危机的冲击,工会联盟(CCOO和UGT)领导人的软弱政策令他们缺乏斗志,而且缺少一个强大的左翼替代也令他们感到失望。

两大左翼政党犯下严重错误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我们共同的加泰隆尼亚”党和“我们可以联盟”的领导人拒绝将反对保皇党反动派和155条作为他们竞选的核心诉求丶从而将捍卫10月1日公投结果和争取加泰共和国与动员群众争取社会变革联系起来。与此相反,他们反而把监禁政治犯的反动分子,吹捧到和群众运动领袖一样的地位。但正是群众运动在过去40年里对君主制和1978年政权构成最直接的威胁。他们甚至拒绝明确谴责政府关押政治犯,也不去要求政府释放政治犯。“我们可以”联盟与“我们共同的加泰隆尼亚”领袖,说公投是不合法的,或者说独立运动带来了法西斯主义,这些说法和公民党等右翼政党的论调如出一辄。有一些领导人,例如莫奈德罗,甚至为155条辩护。这些言行只能是强化反动的势力,帮助公民党去收割那些失去斗志而且被恐吓手段影响的基层工人的选票。

如果他们竞选运动已经宣告了他们自己的政治破产,那麽最应该被谴责的则是阿尔贝托·加尔松和伊格莱西亚斯对于选举结果的评价。为了要隐藏他们在政治上的失败,隐藏他们无法介入加泰民族解放运动并在当中提出一个阶级纲领,这帮人竟厚颜无耻地说,“两个右翼政党赢了”,以图将他们自己的失败怪罪给加泰人民。

其实实际情况和阿尔贝托·加尔松与伊格莱西亚斯的说法恰恰相反。为独立运动注入动力的正是压迫人民的1978年佛朗哥主义政权。数百万加泰人民将独立建国作为解决种种问题的第一步。如果“我们可以”联盟和“我们共同的加泰隆尼亚”明确支持加泰独立运动,并把它连结到反抗贪腐的人民党政府和捍卫社会主义纲领,那有可能现在已经推翻了拉霍伊政府,给这个失去民心的制度一个重击,并为西班牙其他地区争取共和制的斗争开辟了道路。

建立战斗性左翼的统一战线争取工人阶级的共和国

“一起为加泰”党比同属独派阵营的加泰共和左翼党赢得更多的选票,而且人民团结候选人党(CUP)失去了部分选票和席位,这个结果使许多左翼活跃份子感到震惊。但是我们不应该把投给“一起为加泰”的选票当作是对右翼加泰欧洲民主党(PdeCat)的支持。数十万名反对加泰欧洲民主党及其前身加泰民主联合党的青年丶中产阶级和工人之所以把票投给“一起为加泰”,是因为他们认为普伊格蒙特反对西班牙政府和镇压而且在流亡期间组织了斗争。“一起为加泰”党的候选人名单,在许多人看来,是与“加泰隆尼亚国民会议”(ANC,一个支持独立的重要社运团体)正式提出的联合名单。欧洲民主党的竞选运动也比左翼共和党更明确地反对镇压。佛卡德尔丶侯维拉和容克拉斯等左翼党领袖曾经说,他们会接受宪法和155条。为了不让支持宪法155条的政党胜选,大批选民决定把他们的选票集中投给“一起为加泰”党,以确保支持独立的政党可以取得多数。

人民团结候选人党的选举结果也显示了,仅仅在选战中提出在建立共和国的同时还必须进行社会改革是不够的。就像我们在其它地方曾经解释过的,人民团结候选人党的同志,为保卫10月1日公投丶透过“保卫共和国委员会” (Committees in Defence of the Republic) 捍卫公投结果丶以及在街头对抗人民党丶公民党与工人社会党(PSOE)的镇压,做出了非常重要的贡献。然而人民团结候选人党领袖决定参加欧洲民主党政府,并在议会中投票支持它的紧缩政策,而且一直自甘于充当其它独派政党的尾巴,令该党付出了代价。他们在街头上也坚持这样的错误政策,拒绝提出独立的斗争战略,否则他们本可以用左翼纲领将群众吸引到自己这边,并推进争取加泰工人共和国的斗争。最终他们在基层成员的压力下向左转,拒绝与欧洲民主党联合参选,但为时已晚。

选举结果对于西班牙和加泰资产阶级来说是一场恶梦。他们拒绝承认选举结果,并威胁要采取更加严厉的镇压。而且普伊格蒙特等流亡者仍然受到缉捕,政治犯仍未获释,155条也仍在执行。我们必须回到街头,动员抗争。11月11日的示威已经证明了我们在街上的力量有多麽强大。街头抗争从来不应该停止。我们必须要动员大批群众起身对抗人民党政府,同时也要要求共和左翼与“一起为加泰”党,继续为建立加泰隆尼亚共和国而奋斗,并以一个真正的社会改革方案来赢得全体加泰工人阶级的支持,阻止统治阶级用公民党那样的煽惑言论来分化工人阶级。

我们从这场选举中得出的首要结论,就是统治阶级无法终结这场自10月1日和3日群众成功挫败镇压之后开启的革命危机。这解释了为什么,在选举结果公布的那晚,尽管媒体尽管资产阶级媒体大肆宣扬公民党的“胜利”,他们的表情却像是在参加丧礼。

就连加泰人民党的领导人阿比奥尔也不得不承认失败。他说:“就让他们[公民党]庆祝吧,反正他们的胜利只会持续5分钟。”反动集团已经遭遇失败,但问题的关键在于左翼现在应该如何组织斗争,如何利用这场胜利推进街头斗争,以建立一个能够满足人民需要的加泰隆尼亚共和国。

“我们可以”党加泰地区前主席阿尔巴诺·丹提·法金(因支持独立运动而被迫辞职)领导的“我们是替代”(Som Alternativa)与人民团结候选人党可以在这个任务中扮演关键的角色。我们必须建立一个反资本主义的左翼统一战线,号召“我们共同的加泰隆尼亚”基层党员与他们领袖在运动中的错误政策决裂,并捍卫一个可以把民族解放斗争与社会主义变革连结起来的纲领。

建立工人阶级的加泰隆尼亚共和国!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