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放西藏异见人士扎西文色

2018年1月13日 下午 11:28

要求使用藏语教学无罪

Adam N. Lee, 中国劳工论坛

《纽约时报》制作的一支9分钟影片,恐将导致一名维护藏语的异见人士扎西文色被判处十五年监禁。他是中国史无前例的镇压行动的最新受难者。除他之外,已有数百位异议者与维权人士被逮捕、绑架、失迹、被迫在电视上“认罪”,而且很多人被判处多年监禁。当局想以此威吓其他想挑战自己的异议人士。

32岁的扎西是一位小店主,生活在玉树地区(中国西北部省份青海的一个藏族聚居区)。他在接受《纽约时报》纪录片拍摄后的两个月后遭到逮捕,被秘密拘留了两年,并在今年1月4日被控“煽动分裂国家”。在为时四小时的审判中播放了这个纪录片,并将之作为扎西的主要“罪证”。他可能会被判处15年的监禁。中国的法庭处在政府的严格控制之下,定罪率达99%,而像这样的政治审判案件则达100%。国际特赦组织因为中共「公然捏造罪状」而称此事「令人不耻」。

这起事件也标示了在中国对少数民族越来越严重的压迫。藏族、维吾尔族穆斯林和哈萨克族等其他居住在新疆的少数民族,正遭受日益残暴的镇压,而且遭受歧视、权利被剥夺并陷于贫困。

在当局的政策下,看似「拥有特例」且名义上「自治」的香港也面临着类似的命运。自从2008年西藏爆发的群众示威抗议,政府以打击「分裂主义」和「恐怖主义」之名打压异议的现像便加剧至空前的程度。扎西在他受访的纪录短片中,描述了一般藏人生活在“压力和恐惧的环境”。还有许多事实能描绘出藏人在中国当局极权压迫下的巨大痛苦:2009年至今已有140名藏人在绝望中以自焚控诉压迫;已有1800藏人被判为政治犯,当中有许多人是因写作和发言被定罪。

纽约时报纪录片《一名藏人追求正义之路》

并非一位革命者

扎西显然不是一个革命者,也并不鼓吹藏独。制作纪录片的《纽约时报》记者约翰·凯塞尔提到,在采访期间,这位藏人特别告诉他自己不支持藏独。就像其他许多人一样,他只要求体制内的改良,而非鼓动更激进的政治变革。

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中国部主任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说:「扎西文色做的一切都是採用和平的方式主张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如果中国政府认为这就是『煽动分裂』,那麽又还有什麽不是呢?」

扎西去北京向法院申诉,要求恢復学校的藏语教学——藏语和其他少数民族的语言一样,从小学开始的各级教育机关中,被有效地消除,以便使普通话成为唯一的教学用语。

过去并非如此。即使在被普遍当作迫害性“黑暗时代”的毛泽东时代,也没采用这种严酷而暴戾的语言政策。当然,中国当局的政策与真正的马克思主义或社会主义毫无共同之处——比如说俄国革命领袖列宁对于语言问题所采取的极其敏感和民主的做法:

“这就是为什麽俄国的马克思主义者说,不应该有强制的官方语言,必须为人民设立以所有当地语言进行教学的学校,必须宣布废除任何一个民族的特权、消除所有侵犯少数民族权利的行为,并将这样的基本法律引入宪法中。”(列宁《强制性官方语言是必要的吗? 》)

中共政权声称需要一种官方语言,即普通话,以促进经济发展和一体化,但这却是一个错误而且盲目的看法。许多经济发达的社会中人们在教育体制内和商业环境中使用多种语言,像是瑞士和新加坡。然而,北京的语言政策已经成为维护中央政治控制的民族主义议程。

镇压难以持续

近十年来,北京当局由于害怕大规模群众运动和分离运动,于是便实行了广泛的镇压措施,特别是在西藏地区和穆斯林占多数的新疆地区。这些手段正在少数民族地区进行实验,以便当局之后用于对付以汉族为多数的罢工工人或反对环境污染的示威者。

对中国少数民族地区前所未有的镇压,根本不是创造什麽“稳定”,而是如同在香港发生的那样,在各地酝酿着一股幻灭、恐惧和愤怒的爆炸性溷合物,使中国政府成为民族独立诉求的最有力推动者。在这样的政策下,中共当局的统治非但没有得到加强,长期来看反而是在自我削弱。

只有建立起工人阶级组织,以统一各民族瘦压迫的人加入共同的斗争,才能打败专制政权的镇压和专制统治。这是全球斗争的一部分,共同反抗民族压迫、环境破坏和资本主义。

相关阅读:反抗中的西藏——路在何方?

相关阅读:西藏与民族问题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