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北京操纵香港立法会补选

2018年1月28日 上午 7:59

香港众志的周庭被禁止参加三月的补选,并可能会有更多参选人被取消资格

抵抗,中国劳工论坛

此文章在1月29日(星期一)经过修改

去年,六名民主派议员被取消资格,今年三月将补选其中四个议席。独裁中共开始禁止泛民候选人参加立法会补选,令许多人的担忧变成事实。这是中国政府以逐步的政变打压香港民主运动的最新一步。

21岁的周庭是香港众志的发言人。在北京的命令下,香港政府取消了她参加补选的资格。港岛的席位是去年众志主席罗冠聪被取消议员资格之后出缺的。周庭如果参选,几乎一定可以胜出。3月11日补选的另外三个席位分别来自九龙西和新界东这两个直选选区,以及“建筑丶测量丶都市规划及园境界”功能界别。香港立法会的70个席位有一半属于不民主的功能界别,功能界别的35名议员大多只从大企业和专业团体中选举产生。

罗冠聪等六名议员在立法会的“宣誓风波”中被取消议员资格。该六人反对中国政府打压香港民主权利,所以中国政府和港府便指使法院,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事后制定的一项规定,裁定六人宣誓不够“真诚”,取消了他们的议员资格。事实上,宣誓就任时在誓词中加入“民主”和“普选”等字眼以示抗议,早已成为部分反对派议员的传统做法。

消灭“激进派”

去年,罗冠聪丶黄之锋以及另外14名民运人士因被控“非法集结罪”而入狱。当局是有计划地从各个方向同时夹击民主派,以图令香港的激进派无法再参选。因为任何人只要被判入狱超过三个月,五年内就不得参加选举。

其他激进民主派政党,也是政治打压的目标,,其中包括社民连。该组织成员被判入狱丶被取消参选资格,整个计划就是要阻止他们进入立法会。政府希望通过阻止激进民主派获取议席而得到宣传平台和财政收入,并希望通过将其主要成员判监,就可以铲除立法会中的激进派团体,只留下更容易操控的“温和”力量代表民主运动。

香港政府在1月27日发布了一项声明,以周庭“不可能拥护”《基本法》和一国两制为由取消了她的参选资格,而“证据”则是2016年香港众志要求“民主自决”的创党宣言。众志和周庭否认呼吁民主自决等同于支持香港独立,而且他们事实上也曾多次与港独组织保持距离。但北京仍声称自决就是港独,所以同样“违反”《基本法》。事实上《基本法》并没有禁止呼吁独立,也声称保障言论自由。在传出周庭可能会被取消资格的消息之后,众志修改了自己网站上的中文版政党简介,删除了“以民主自决为最高纲领”的字眼。

许多人亦曾担心另一名泛民参选人姚松炎也会被禁止参选。姚松炎是去年被取消资格的六名议员之一。今次他报名参加九龙西补选,直到提名期结束前最后一个小时才被选举主任确认其提名有效。

在周庭被取消资格的当天,“政治中立”的选举主任通过电邮向姚松炎提出四条问题,并告诉姚松炎他能否参选取决于他的回答。问题之一是,他是否接受人大常委会对于宣誓问题的释法(也就是说他是否认同自己和另外五名议员被取消资格)。另一个问题是,他是否认同台湾独派政党时代力量所主张的“自主决定的权利”。之所以会提出这个问题,是因为姚松炎在2016年曾受邀前往台湾,出席时代力量举办的论坛。香港的选举法例并没有允许当局对候选人做这样的政治筛选。

1月29日,选举事务处允许姚松炎参选。踢走周庭而接受姚松炎入闸只是当局的策略,以营造政府只是依法办事的假象,从而避免更大规模的社会反抗。简单来说,在当局看来,众志比姚松炎更危险,因为姚松炎在DQ事件前的知名度是相对较低的。也有可能是因为(但并不一定),周庭/众志被踢走之后激起反对声浪,法律界内部和国际媒体亦有反对声音,令当局不敢接连踢走两个人。

但这并不代表政府不会禁止反对派参选,不论是“长毛”和刘小丽等被取消资格的议员,还是泛民头面人物。相反,每一次新的打压都代表政府在步步进逼:每次打压一步,然后停下来等待抗议平息,接着准备下一次打压。“长毛”和刘小丽失去的席位不会在三月进行补选,因为上诉庭尚未审理他们的案件。

选举操控

社会主义行动(CWI香港)的Pasha说:“周庭(可能还有姚松炎)被禁止参选是当局操纵立法会选举的第二步。第一步是踢走六名议员,令2016年立法会选举超过12%的选票沦为废票。当局如此操纵补选,清楚地表明除非推翻现在这个腐败丶不民主的政府,否则香港决不会有自由公平的选举。未来的状况基本上已经确定了。”

周庭被取消参选资格,立即引发了激烈的抗议。众志发出声明称,“褫夺候选人资格,剥夺市民基本政治权利,既不合法,更是完全缺乏理据……今次事件是中共对一代人的清算。”青年是当前政治打压的主要目标。他们曾越过保守丶犹豫的泛民政党和领导人,直接开启了雨伞运动。众志的黄之锋因为在雨伞运动旺角占领区清场时违反法院禁止令,于上周再次被判监。他说政府已经在加强对反对派的箝制与打压:

“两年前主张港独才会被取消参选资格,但现时主张前途自决亦会遭取消资格。没有人知道北京是否会重新划定界线,令所有反对廿三条立法的泛民人士都会被取消参选资格。”

我们需要认真对待黄之锋的警告。除非能够够建设起一场能够击退政治打压的抵抗运动,否则将来反对廿三条丶或者反对人大831决议及其确立的假普选框架的人也会被禁止参选。

步步为营的打压

当局在今次事件中的声明充斥着谎言。2016年,罗冠聪并没有因为众志的创党宣言而被禁止参加立法会选举,还成为过香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议员。后来他只是因为所谓的“宣誓无效”才被逐出立法会。

2016年立法会选举时,当局引入一项新规定,要求所有参选人签署承诺拥护《基本法》的确认书。有三名参选人因为拒绝签署确认书而被取消资格。另有两人虽然签署了确认书,但因选举主任“不信纳他们实际上有意拥护《基本法》”,同样被取消了资格(与今次周庭的遭遇如出一辄)。这五人全都来自支持港独的本土派。当时当局正在试水温,所以打击目标只是一些边缘人物,大部分本土派候选人还是得以参选。

如果当局在2016年时禁止众志成员参加立法会选举,或者更广泛地清除“激进派”候选人(例如在当选之后被取消资格的那些人),就会引爆大规模的群众抗议,进而导致建制派在选举遭遇大溃败。在那场选举中,反对派得票率从56%增加到将近60%,成为建制派20年来最严重的选举失利。建制派依靠功能组别才得以在立法会内维持40席对反对派的30席。我们当时就解释说,这样的选举结果明显是受到2014年雨伞运动的影响。

“群众行动是唯一的解决方案”

当局竭力想为政治打压披上“合法”的外衣,但是受骗的人越来越少。非政府组织“人权观察”的王松莲说得很清楚:“即使香港政府提出扭曲的法律论点以支持其禠夺周庭参选资格的决定,仍无法掩盖背后的政治意图:这是北京再次削弱香港高度自治的例子。”

1月28日晚,2,000人在政府总部外抗议。社会主义行动(CWI香港)再次呼吁全港罢课罢工一天,只有这个武器才有足够的力量挑战日趋严厉的威权打压。上周,浸会大学300名师生抗议,反对校方将两名反对普通话考试制的学生强制停学。这批抗争的学生是一个重要的群体。他们可以通过组织全港罢课,来引领整场捍卫民主权利的斗争。

周庭被踢走之后,民主党前成员区诺轩可能会代替她参选。但区诺轩同众志没有联系,而且他的政治立场与众志支持者也并不一致。可以说,众志支持者已经被剥夺了公民权。当局抛出一个又一个新的不民主规定以操纵选举,所踢走的不仅是激进反对派团体,还有支持这些团体的数十万选民。为了阻止建制派当选,这些团体被迫将自己席位和选民让给“温和”泛民,因为后者还没有被北京筛走,但是许多亲民主的选民已经越来越不相信丶不支持这些“温和派”。

在2016年选举中,“激进派”得到了25%选票(56.7万票),当中包括许多不同的团体。它们虽然在意识形态上千差万别(从温和左翼到极右本土派),但在反抗独裁中共的威权统治方面比“温和派”更具战斗性。香港众志等团体除了反对现在的威权统治之外,并没有很多其他的主张。它们之所以能够崛起,是因为软弱丶缺乏斗志的传统泛民政党让群众越来越失望。雨伞运动之后,由于没能迫使政府在民主上让步,这种情绪更是进一步加重。

社会主义行动的Pasha说:“自雨伞运动之后,政府明显制定了一个策略。他们利用政治筛选丶取消资格丶政治检控和判监等一系列手法,企图拿走抗争路线的社运人士开刀,继而扼杀整个民主运动。这也是为重新推动廿三条立法做准备,从而将香港政治制度彻底‘大陆化’。只有坚决的群众抗争,例如罢工,才能阻止政府的阴谋。”

如何重建群众斗争?

自从这场威权打压攻势开始之后,泛民领导人只是在口头上抗议,而没有任何实际的反击行动。他们是在继续雨伞运动时的做法──当时他们一面勉强地表示“支持”雨伞运动,另一面提防“激进主义”丶想办法遏制运动。

泛民也以类似的态度对待补选。尽管很明显当局完全有能力利用更卑鄙的手段操纵选举结果,泛民却仍把补选当做一场普通的选举。当局的打算是,就算建制派参选人没能胜选(六个席位中有五个是建制派几乎不可能胜利的),也不能让这些席位落入“激进派”手里。

因为选举主任是以香港众志的政纲为由踢走周庭,所以实际上等同于整个众志都被禁止参加选举。由于对局势缺乏清晰的认识,许多社运人士对此感到震惊。泛民花了诸多时间闭门讨论“Plan A”丶“Plan B”和“Plan C”,列出一系列后备参选人,而不是去发动群众抗争,也没有警告人们补选受到操纵,而且这将成为未来立法会选举的“新常态”。

早在去年7月法庭取消四名议员资格之后仅仅一周,我们就警告说,补选会被政府操控,所以尽管补选很重要,但我们不能把它当作斗争的主要或者唯一焦点:

“接下来的补选可以预计会是十分不民主的,当局会禁止部分甚至全部被取消资格的议员再次参选,又或者让全部补选同时执行,令选情对建制派更为有利,使反对派更难在补选中扳回损失。”(中国劳工论坛,2017年7月21日)

我们在去年刊登的文章:《发动群众运动,抵抗立会政变》➵

实际指挥政治打压的独裁中共,不想看到补选推翻去年清洗立法会的成果,因为这会是令中国当局难堪的政治失利,而且取得胜利的群众有可能向威权统治发起进一步挑战,例如反抗现在政府对大学校园民主权利的打压以及廿三条立法。

要想成功抵抗政府对民主的打压,唯一的办法是建设大规模公民抗命运动,而且这场运动必须看清当前政制的真面目丶并得出必要的结论。雨伞运动尽管具有巨大的潜力最终却失败,是因为它一面倒迷信占领行动,好像单靠占领就足以打败中共独裁政府。不管过去还是现在,运动都没有就罢课罢工进行过认真讨论,例如从学生罢课开始,进而建设全港罢课罢工,要求这个非民选而且操控选举的政府下台。

这场运动也需要提出以下诉求:立即自由公正地选举真正的人民议会,取代现时不民主而且没有实权的立法会;组建为工人阶级丶也就是为大多数人服务的政府,施行彻底的社会改革,兴建可负担的公屋丶实行租金管制和落实全民退休保障,大幅增加工资,并彻底打破少数资产阶级富豪对香港经济的掌控。这样一场运动会像核爆一样撼动中国,鼓舞久经压迫的中国群众加入反抗威权统治的斗争,然后局势会彻底改变。

“全球声援香港”运动

“全球声援香港 反对政治打压”是社会主义行动主力发起的一场运动,寻求国际上的工人和青年组织声援香港。去年10月,我们发起了全球22个城市的抗议行动,包括德国柏林丶斯里兰卡科伦坡丶加拿大温哥华等,在国际层面上向中共施压。德国及爱尔兰的左翼国会议员,墨西哥丶南非和英国的工会领袖,以及很多社会主义者都有网上联署,反对中共对香港的政治打压,捍卫中港的民主权利。

签署联署信➵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