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翠珊默许中共的政治打压

2018年2月3日 上午 12:40

英国首相访华,将商业权利置于人权之前

Vincent Kolo,中国劳工论坛

在访华的三日行程中,英国首相文翠珊回避人权问题,不去提及最近中共对香港民主权利的打压事件,以免将她的东道主置于尴尬境地。文翠珊这么做是跟随特朗普的脚步。特朗普和法国总统马克龙分别于去年十一月和今年一月到访中国。而且马克龙还送了一匹马给习近平。

受政府严密控制的中国媒体大肆报导文翠珊怯懦的外交立场。中共喉舌《环球时报》赞许她的「务实」,肯定她没有因为偏激人士的压力而涉入人权问题的「不实指控」。文翠珊访华的前几天,傀儡港府对香港本就不完全的民主权利发动新一波打击。三位反对派候选人被禁止参加即将来临的立法会补选。这个补选是要填补去年中共清洗支持民主的议员而留下的空缺。

香港众志被禁止参选

被禁止参选的候选人之一周庭来自2016年刚成立的政党香港众志。当局禁止她参选的理由,是该党宣言支持「自决」。这意味着不只是她一个人,而是整个政党都被禁止参选。香港众志的罗冠聪在2016年赢得了一个立法会席次,但他却在宣誓风波中与其他五名议员一起遭取消资格。

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在英国《卫报》发表了一封公开信,呼吁文翠珊「利用与习皇帝共处的这周,向他表示自己支持香港民主权利,以免为时已晚。」十分了解非民选政府之恶的英国「勋爵」彭定康(Patten)和阿什当(Ashdown)也发出了类似的呼吁。末代港督彭定康和文翠珊都出自保守党。

「黄金年代」

但是上述那些呼吁显然受到冷待。文翠珊效仿前任首相大卫·卡梅伦(David Cameron)的口号强调说,英中关系处在一个「黄金时代」。卡梅伦政府曾与中国签署大量巨额合同,让中国投资英国的核电丶铁路和伦敦金融部门。然而,在文翠珊的低调访问之后,中国问题专家克里·布朗(Kerry Brown)却说两国关系更像处在「青铜时代」。

大肆鼓吹民族主义的中国媒体,非常乐于报导独裁中共如何「驯化」特朗普等外国领导人(特朗普在竞选总统时曾猛烈抨击中国)。

英国政府在世界范围内正剧烈地丧失权威。从技术上来说,根据1984年《中英联合声明》,英国是香港部分自治的国际担保人之一,然而习近平在去年主权移交20周年访问香港时,直言这份联合声明「不再具有实际意义」。

英国首相办公室否认各界对于她与习近平会谈时未能提及香港问题的指责,并说两国领导人重申承诺落实香港的「一国两制」。这根本是外交废话!每一次对香港民主权利的打压,都是以维护「一国两制」的名义进行的,所以这种巧言令色的声明根本毫无意义,而文翠珊的访问团只是故意逢迎而已。

英国政府保持沉默

面对中共当局一连串限制香港民主权利丶剔除选举候选人丶推行新的镇压性法律丶和监禁反对派社运人士的动作,许多人都呼吁英国出来大声反对。

去年十月,香港政府遵照北京的命令,禁止保守党里一位关注香港政治的资深党员班尼迪克·罗杰斯(Benedict Rogers)入境,英国政府对此只是发出敷衍了事的抗议。外交大臣鲍里斯·强森(Boris Johnson)说,他正为此寻求「迫切的解释」。更让人看清英国政府的类似事件,是当香港书商李波在2015年被中共国安人员绑架至内地,几周后在中国电视上重新露面并被迫「认罪」,英国政府对这位英国公民遭迫害几乎未有任何声音。包括李波在内的五名香港书商遭绑架,被中共用来在香港散布恐惧,和加强对批评独裁的媒体言论进行审查。

中共政府自信能够加大镇压力度。这已经是25年来最严重的一波打压,而且中共没有遭到外国政府有力的施压。

文翠珊访华回国时吹嘘说,新签订的商业协定可以创造130亿美元的利益。显然,钞票比起人权才是首要考量,纵使这些利益加总起来根本不比以往可观。随文翠珊访华的有英国最大的商界领袖代表团。英国对中资的吸引力在脱欧公投后已经遭到重挫,因此稳定与中国专制政府的关系是文翠珊访华的主要目的。

文翠珊与中国达成的其中一笔交易,是让豪车制造商阿斯顿·马丁(Aston Martin)在中国开设二十几个展场,总价值8.5亿美元。这对买不起名车的普通中国群众来说,根本没有任何意义。一个中国工人不吃不喝工作22年,才能买到最便宜的阿斯顿·马丁。

正确的定位

香港丶中国和其它地方的一些民运人士,还未充分意识到右派政客和政府并不站在民主的一方,他们从未也绝不会为民主权利奋斗。真正的国际团结是来自各国工人丶青年丶反紧缩活动者丶新一代左派女权主义者丶反种族主义者和移民权倡议者,是来自与文翠珊和特朗普的亲财团政策进行斗争的群众。「全球声援香港,反对政治迫害」运动正是呼吁这些人声援香港的民主抗争。

为了抗议香港和中国的正发生的政治打压,我们需要国际施压。但我们的呼吁要找到正确的听众。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