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反对驱逐难民 学生发起罢课行动

2018年2月8日 下午 6:07

不仅要改变难民政策,还要争取社会主义

Liv Shange Moyo,社会主义正义党(CWI瑞典)

在假期开始之前,瑞典学生组织了一次历史性的罢课行动,以反对政府驱逐难民。2017年12月12日12时,全国各地的学生,从北部的博登到南部的于斯塔德,一同开始罢课。至少19个城镇的50所学校参加了罢课。这场行动的力量和凝聚力势不可当,它有可能推动当前反对政府分而治之和驱逐政策的斗争进一步升级。

发起罢课的斯德哥尔摩国际高中(Globala Gymnasiet),在12月12日当天除了参加全国数学考试的学生之外,几乎没有任何学生。学生们先是在学校操场上进行了一个小时的演讲,然后前往市民广场与其他20所学校的学生一同举行集会抗议。集会持续一个半小时,总共有2000人参加,尽管当时正在刮风下雪、天寒地冻。

除了斯德哥尔摩国际高中之外,吕勒奥中学也是组织罢课的一个中心。吕勒奥的一个学生组织早在9月就提出了罢课的想法,并从10月开始认真讨论。斯德哥尔摩和吕勒奥的学生联手合作,相互激励,最终成功实现了全国大罢课。

准备工作

学生们做了长时间的准备,付出了许多努力,令罢课的倡议迅速传播出去,特别是在罢课之前的最后几天,又有多个城市的学校宣布加入。传单、动员名单、待办事项清单等工具为组织罢课提供了很大的帮助。

最终有4000人参加罢课,其中斯德哥尔摩2000人,哥德堡500人,布罗斯300人,乌普萨拉200人,隆德、吕勒奥、博登和皮特奥各150人,总共涉及到全国19个市镇的50所学校。这个数字令人印像深刻,反对社会民主党-绿党联合政府的野蛮移民政策的斗争取得了又一个历史性进步。

然而,比这些数字更重要的是,罢课本身就是一种更有力的抗争武器。学生罢课可以引领其他人採取更激进的抗争方式,例如罢工。

难民和学生组织

2015年,有超过35,000名无人陪伴的儿童难民来到瑞典。直到今年,他们才开始得知自己究竟是获得了居留许可还是会被驱逐出境(大部分都会被驱逐出境)。8月初,阿富汗难民青年在斯德哥尔摩开始了连续58天的全天24小时室外静坐抗议,然后这场行动蔓延到了其他城市。这个名为「在瑞典的年轻人」(Ung i Sverige)的静坐抗议从少数参加者开始,在高峰期增加到大约一千人。他们获得了越来越多的支持,并给资产阶级政客们施加了压力。

政府和纳粹的挑衅行为也促进了反对驱逐的情绪。9月30日在哥德堡举行的反纳粹示威起了重要作用,既是对反纳粹主义者的鼓舞,也让人们注意到国家种族主义的破坏力。

由于被曝光进行所谓的「年龄重估」(通过医学方法来确定难民的真实年龄,但实际上没有任何医学方法能准确地判断年龄),再加上被拒绝的难民申请越来越多,移民局的丑陋面目愈发暴露在人们眼前,这强化了学生们举行罢课的决心。 我们已经看到全国联合行动具有多麽大的力量。当许多人联合起来的时候,他们的力量足以彻底扭转局面。

社会主义正义党

社会主义正义党成员和「反种族主义学生」在罢课筹备工作中发挥重要作用。我们的周报《进攻》(Offensiv)对罢课做了多篇报导和分析,并得到了活动者的积极反响。罢课当天,社正党在多地的示威中进行了演讲。

在斯德哥尔摩的示威中,演讲者有难民、一些个人活动者以及几个组织:「反种族主义学生」、「反驱逐学生」、「在瑞典的年轻人」和其他组织。社正党的纳塔利娅·麦地那说:「天上不会掉馅饼。没有任何权利是统治者自愿给与的。同政客和统治者讲理或者向他们提出恳求是行不通的。只有大规模的群众运动、罢工和抗议才能带来改变」。纳塔利娅的演讲赢得了热烈的掌声。

示威者宣读了来自德国卡塞尔的罢课学生和英国的泰米尔难民的声援信息。在准备罢课的一次会议上,西班牙的学生联盟通过Skype分享了关于罢课的重要经验教训。

未来的行动

12.12.12的罢课除了当天的活动之外,还准备将斗争继续下去。这让它拥有了更大的力量。学生们倡议在1-2月间举行罢课罢工和示威,这个杰出的倡议,应该得到尽可能广泛的传播——例如工会以及文化、体育和租户组织。各个行动中心之间的密切协调,以及讨论用什麽样的方案替代政府的驱逐政策,是进一步行动的关键。

政府和建制明显都很关心此事。罢课前两周,政府宣布部分妥协,他们宣称可以向8000名难民发放许可证。但是,这受到一系列条件的限制。只包括2015年11月25日之前抵达的人才能得到许可。青年难民必须通过中等教育测试,然后必须要找到工作。这个政策将在夏天前实施。

同时拒签和驱逐仍在继续。在罢课之前的星期一,一群难民青年被驱逐出境。2017年已有许多年轻的难民自杀。政府希望上述妥协能够平息这场运动。但相反,运动正在变得越来越激进。

政府试图遏制反驱逐运动,是因为它感到害怕。迅速发展的运动会吸引越来越多的人,以反对社会民主党和绿党的残酷难民政策。

近几个月来的斗争已经赤裸裸地揭露了瑞典政府的虚伪面目各种族的青年和工人应该团结起来,一同反抗那些想要分化群众、从而将人们的注意力从社会根本矛盾上转移开的少数统治精英。

罢课标誌着运动的升级,在未来的数月可能会有更多人参加到斗争中来,不仅是为了改变难民政策,也是为了争取一个社会主义社会。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