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Metoo运动撼动整个社会体制

2018年2月9日 下午 3:20

建立群众性妇女运动

Kelly Bellin,社会主义替代(CWI美国)

几个月前,针对荷里活男导演哈维·温斯坦(Harvey Weinstein)详尽的性骚扰指控首次出现在主流媒体中。勇敢的女性演员站出来反对这个在价值数十亿美元丶将性别歧视正常化的产业中很有分量的人物。这促使不断发展的丶始於对川普当选的爆炸性反应的妇女运动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阶段。

即使#MeToo运动主要还是局限於网路带动的广泛讨论,它的能量却已经足以震惊全球。媒体界和政界的许多男性人物都被揭出丑闻,很多人因此而不得不辞职。《华盛顿邮报》报导,上一次像这样多国会议员离职的场景,得追溯到南北战争了。

即使在2017年开始的反川普游行之前的日子,妇女也一直有持续地抵抗她们在资本主义制度下所受到的虐待行径。荡妇游行丶Carry That Weight和#YesAllWomen都说明了年轻女性已经对回击性别歧视和虐待做好了准备。这些运动和#MeToo都是由妇女主导丶从拉丁美洲到东欧的国际性起义。

对抗我们自己的温斯坦

面对似乎无尽的指责,全球女性向她们的朋友丶家人和同事谈论自己的经历。#MeToo这一集体起义已经对社会和政治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将防止工作场所性骚扰的诉求带向前沿和中心。

但这引起了另外一个问题:那些面对并非知名人物的上司和加害者的数以千万计的女性呢?我们对此又该怎麽办?

工作场所性骚扰现象十分普遍丶受到低估,而且在太多时候最终导向的结果是受害者遭到报复。站出来揭发工作场所中性骚扰的女性会被告知寻找人力资源或其他的公司内部管道。然而人力资源部门是站在公司一方的。因此实际上很多女性的选择只有要麽丢掉工作要麽哑忍。

不在公司内接受调解,就意味着需要向系统性地不利於女性的法院系统寻求帮助。绝大多数的工作场所歧视诉讼——包括性骚扰在内——都被法庭驳回。事实上,辛辛那提大学的一项研究表明只有4%的诉讼的结果是受害者得到赔偿。

应当处理针对骚扰的投诉的联邦机构——公平就业机会委员会,根本没有用处。我们需要建立一个每个工作场所都有受到联邦保护丶避免雇主报复的投诉官员,并且投诉官员也要由工人民主选举和任命的新机制。

法律框架也需要彻底改革。除此之外,新的机制也必须要让员工合同中要求公司对投诉进行强制性仲裁(意味着受害者不能上法庭)的条文无效。据估计,超过一半的美国工人因为这种条文而无法向法院就骚扰提出索赔。当然,新的机构不会也变得没有用处的唯一保障,就是拒绝回到过去的丶动员起来的积极乐观的工人们。这种认真的改革方式将会遭到美国大企业的强烈抵制,因此也需要自下而上的巨大推动力。

把#MeToo带上街头

在美国,最具恶名的性骚者正坐在白宫里。多数美国人现在相信,川普应当为他愈来愈多的性骚扰指控而下台。#MeToo运动在整个终结川普这一令人厌恶的总统的抗争中有着至关重要的地位。这可以从众多#MeToo大军在1月20日——川普上任一周年——以及国际妇女节的抗议活动中反映出来。

共和党在立法层面上不断侵犯妇女权利,而对性骚扰和攻击的指控对两党都造成了冲击。民主党的重要人物似乎经过多年的反思,决定站在正确的一方。但是仅仅在2018年期中选举推出没有性骚扰指控的候选人就足够了吗?真正的问题是,民主党会为那些没有遭到名人虐待的广大妇女做什麽?他们是否准备好,与阻挠对工作场所环境作出有意义的改变的根深蒂固的财团势力较量?

不幸的是,从过往记录看,我们基本不敢相信民主党会对财团势力构成任何真正威胁。我们已经见到性侵施暴者罗伊·摩尔(Roy Moore)在阿拉巴马州联邦参议员选举中的败选,这表现了社会拒绝接受特朗普的纲领和性侵犯。这也是民主党25年来在阿拉巴马州首次赢得一个联邦参议员席次。但是击败摩尔以後,民主党的道格·琼斯(Doug Jones)立即於CNN表示川普不应该因为他的性骚扰和攻击女性的过往而下台——离谱地声称公众需要「向前进」而不要还击。

集体行动反对骚扰

#MeToo运动已经拥有足够的能量,要求对妇女权利和工作场所保护作出法律上的重大改变。这将是关键的下一步,但是性骚扰的猖獗表明我们还要做得更深入。我们需要在工作场所形成一个集体的力量,反对一切形式的骚扰和欺凌行为,反对低薪和恶劣的工作条件。这些情况不成比例地影响女性工人,但也影响不分性别的数百万人。

当性骚扰肆虐时,瘫痪工作场所的集体行动将让#MeToo成为巨大的变革力量。我们可以从过去职业妇女的斗争中获得灵感。1830年在麻萨诸塞州的洛厄尔(Lowell),在纺织厂工作的十几岁的女生,面对着减薪和工作中的性骚扰和攻击,进行罢工。这是美国历史上首次由女性主导的劳工斗争,比起女性获得投票权还来得早得多。这就是我们今天应该学习的做法,并且我们需要谈到迫切需要一个毫不掩饰地站在工人一边的重建的工人运动。

#MeToo能够透过更果断的拒绝性骚扰丶攻击和对妇女的暴力,开启一个社会的转折点。然而,这需要引起人们的极大的愤慨,并将其发展成有组织的丶在台面上丶在工作场所的运动,以赢得妇女生活的持久变化。

#MeToo运动激发的勇气可以为女权抗争开启新的篇章。然而历史告诉我们,成果是会面临持续性攻击的。社会主义者相信,我们必须一起对抗根源的问题:资本主义,才能真正终结这一容许上司骚扰下属的结构性性别歧视。我们能够建立一个终结掠夺性的资本主义,并在工人阶级的利益的指引下民主运作的新体制丶新社会。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