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毛左受到警察打压

2018年2月10日 下午 11:56

撤销所有检控!

沈默 社会主义行动

自习近平上台之后,中共独裁政府大肆打压异见人士和各种政治讨论。虽然大多数国际媒体关注的主要是中国的自由派异见人士,但实际上左翼人士同样是政府的打击目标。

2017年11月15日,正在广东工业大学举行的一场左翼读书会突然被警方搜捕,两名参加读书会的年轻人(张云帆和叶建科)被刑事拘留。警方一开始指控他们“非法经营”,随后又改称“聚众扰乱社会秩序”。这些罪名只不过政治迫害的借口。半个月之后,警方又以相同的罪名拘留了读书会的两名组织者(郑永明和孙婷婷),而且还有其他四名参加者正在被追捕(徐忠良丶黄理平丶韩鹏和顾佳悦)。除了孙婷婷之外,其他七人都公开承认自己是毛派。在那场读书会上,参加者谴责中共独裁政府进行舆论审查丶打压言论自由,而且还谈到了1989年的中国民主运动,根本这才是他们被针对的原因。

广州的这场政治打压并不是一件令人吃惊的事,因为习近平和中共政府早已开始自六四以来前所未有的大规模镇压。但此次的事件更为复杂。习近平比他的几个前任更热衷于引用毛泽东的讲话。而且刚上台不久,他就在一场党内高层会议上提出“不能否定前三十年(也就是毛泽东时代)的历史”。他推崇毛泽东的做法令包括毛派在内的一些人以为中国正在“向左转”。习近平之所以要这么做,部分是为了利用毛泽东在一部分群众中仍有的威信,巩固中共和他自己的统治。

“反华势力”

在打压亲西方自由派异见人士的时候,中共可以谎称这些人“勾结西方反华势力”,以图“颠覆国家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这种伪造的罪名的确能使当局的政治迫害得到一些民族主义者的支持。但是现在警方声称这些毛派青年的读书会是“反党反社会”,无疑是令习近平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中共今天的政策是亲资本主义的,与社会主义甚至是毛泽东时期的计划经济也完全没有关系。

在中国的年轻草根左翼当中,毛派可能占了大多数。他们虽然反对中国的资本主义复辟,但是由于民族主义立场的束缚,在许多问题上经常站在中共政府那边,例如反对民主和民族自决权。

警方打压广州读书会的另一个更深层的原因,在于工人斗争的发展令中共独裁政府感到恐惧。而且当局尚未摆脱经济危机的阴影,经济状况如果进一步恶化,可能会引爆群众长久以来的愤怒,掀起大规模群众运动,甚至可能威胁中共专制乃至资本主义制度。

青年左翼的增多代表着中国群众正在激进化。他们尝试在工人当中宣传马克思主义(尽管带有许多毛主义思想),被中共统治者和镇压机器视为一个危险因素,因为中共的统治就是建立在“中国特色资本主义”之上。2014年,广东工业大学所在的广州大学城有200多名清洁工人罢工,要求政府在更换外判物业公司的时候给他们合理安置。当时几所大学的学生曾向罢工工人提供声援和帮助。

网络抗议潮

在广州读书会事件发生之后,全国各地数百名左翼支持者(包括工人丶学生和少数警察)和自由派学者签署了联名倡议书,谴责这场对民主权利和工人斗争的打压。这也鼓舞了其他曾经受到类似打压的左翼青年站出来,说出他们自己被当局迫害的经历。这股反对声浪迫使警方允许张云帆等四人取保候审。但是他们仍然受到警方监视和骚扰,而且另外四人仍在被追捕。与此同时,许多发出抗议和声援的左翼团体被当局禁声,在不久的将来它们很可能也会遭到迫害。

CWI和全世界的社会主义者谴责中共独裁政府的残酷镇压。我们支持中国和全世界的群众争取全面丶真正的民主权利。争取真正民主的斗争同工人运动和社会主义运动密不可分。在中国,政府禁止工人成立独立工会;罢工工人会被逮捕并定罪;近三亿农民工受到残酷压榨,而且还被当作“低端人口”赶出大城市,为地产开发商让路。这一系列事实都说明,中共的独裁统治其实是在保护资产阶级的利润。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