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能否拆除中国的债务炸弹?

2018年2月24日 上午 3:49

北京整肃金融业以压制风险,可能反而会触发经济危机

《社会主义者》杂志第46期社论

已被阿里巴巴收购的《南华早报》在最近一篇社论中列出了2018年习近平政府所面临的三大挑战:债台高筑丶住房危机和越来越敌对的美国。

长期以来,全球媒体已经就中国债务问题的严重程度做了许多评论和争论。债务占中国GDP的比重已经从2008年141%上升到去年的256%。如果按所谓的社会融资总量来计算(其中包括了影子银行借贷量),那么这个数字会达到304%。尽管政府一直在说“去杠杆”(也就是减少债务),但中国债务的增长速度仍然比GDP还要快。

“严重扭曲”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国际清算银行等国际资产阶级机构已经警告说,中国可能很快就要爆发严重的金融危机。去年12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指出,中国的债务增长“与高可能性的财政困难一致”。

中共高官最近的一连串讲话改变了以往的镇定口气,更突显出局势的严重性。前财政部长楼继伟在今年1月于北京举行一场经济论坛上说,中国金融系统目前的风险水平可能比2008年全球危机爆发前的美国还要高。他说中国的金融系统“严重扭曲”,而且“产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概率是相当大的”。

银监会主席郭树清和央行行长周小川也做过类似的警告。今年1月郭树清在接受《人民日报》采访时说,必须要「拆解”影子银行(据估计相当于GDP的125%)。周小川在去年中共十九大上说中国可能会遭遇“明斯基时刻”,亦即投机性金融泡沫的爆炸。

中共政府将防控金融风险称为未来三年三大“攻坚战”中的“首要战役”,可见它对这个问题的重视。这场战役早在一年前就已开始,然后在十九大习近平巩固了自己的地位和统治之后进一步升级。一系列事件表明,北京这次“要来真格的”。

土拨鼠之日

但是它究竟能取得怎样的成果还未可知。过去10年里,中共政府经常发布虚张声势的声明,宣称自己要加快推进新自由主义“改革”并收紧货币政策,从而让经济“更有效率”,但最后还是不得不注入大规模的信贷“刺激”,以防经济衰退。

这一方面是由于中央和地方政府的权力斗争,但另一方面也是由于统治精英对经济衰退存在根深蒂固的恐惧,因为经济衰退将会点燃群众普遍的愤怒情绪。所以北京的经济政策不断在市场化“改革”和政府主导的信贷刺激之间摇摆。一位评论人士曾将这种反覆的循环比作美国电影《土拨鼠之日》(Groundhog Day,一部讲述了主角的人生在2月2日土拨鼠日不断重复的科幻电影)。

随着2018年的到来,中央政府降低金融风险的计划给地方政府丶国有企业以及那些收购了大笔海外资产的公司带来了压力,因为它们都背负着巨额债务。全国各地的报道都证明,信贷紧缩政策正在导致各地的地铁丶工业园区等基建项目被取消。海南航空丶大连万达和最近刚被政府接管的安邦保险等海外并购巨头,现在正在出售资产以偿还债务。

但是中共政府现在处于一个两难的局面。它想要控制金融投机和债务风险,但稍有不慎则反而会引爆违约潮和金融崩盘。首先崩溃的会是处在边缘的小型地区银行丶公司和影子金融机构,然后会像滚雪球一样引发整个金融系统的连锁反应。

中国和全世界的影子银行的问题在于,没有人知道哪些交易和“产品”是相互关联的,所以也没有人知道这些交易和“产品”会如何影响更广泛的经济运作。影子银行以惊人的速度发展成复杂的系统,大批复制西方金融业者创造的各种“衍生品”。只有等到泡沫爆炸时,人们才知道危险在哪里。

中药处方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习近平的防控政策可能反而会触发“系统性的金融风险”。所以一些经济评论人士很正确地提出这样一个问题:政府削减债务的决心有多大?

英国最大的独立研究机构之一“自主研究”(Autonomous Research)的亚洲研究部主任朱夏莲告诉《彭博新闻社》:“北京政府表面上对于打击金融风险措词严厉,实际上处理方式却温和,因为当局害怕,若采取更强硬行动可能会危及经济。”她将这种政策叫做“中药处方”。

她指出,尽管在2017年上半年政府的强硬措施减缓了理财产品的增长速度(理财产品是影子银行的重要元素),但随后又出现反弹。总的来说,截至2017年年底,尚未尝付的理财产品创下了30万亿元人民币的历史记录。

朱夏莲说:“实际上并没有任何去杠杆。尽管市场普遍认为2016年的信贷流量打破了历史记录,但就新增信贷流量来说,2017年其实与2016年相差无几。政府在某些领域收紧信贷,但在其他领域放宽政策,最后两者相互抵消了。多年来我们不断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彭博新闻社,2018年2月12日]

复苏?

表面上看来,去年中国经济有所复苏,GDP增速达到6.9%,是6年来首次上升。但这只是暂时的稳定,而且它所依靠的是更大规模的信贷刺激(2016年新增银行贷款创下历史记录)和比较有利的国际局势(例如美国总统特朗普并没有直接同中国发生冲突)。而且自特朗普上台之后,美元贬值10%,也减轻了中国经济的压力。

美元走弱,为中共政府遏制资本外流提供了喘息空间。在2015-16年间,中国资本外流曾达到非常严重的程度,导致中国的巨额外汇储备在18个月内减少了超过四分之一。特朗普政府指责其他政府“操纵汇率”,而它自己却故意让美元回软,不过这也令中国央行不必每月花费数百亿元资金去支撑人民币汇率。

同时这也帮助北京当局自1990年代以来最严厉的资本管控政策取得更显着的效果。这些重要的外部因素,再加去年上全球经济和商品市场的些许回暖,帮助习近平当局暂时稳定了中国经济。但是全球局势,特别是美国目前的政策走向,仍然非常不稳定。最近全球股市的震荡已经显示了这一点。

中国表面上的复苏并没有稳固的基础。中共政府不断说要拉动内需,但并没有取得实际成果。去年,中国的智能手机销量首次下跌,跌幅4.9%,而且拖累全球销量下跌,因为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市场。市场分析人士称,中国的智能手机市场已经“饱和”。

去年的一手汽车销量只增加了3%,是6年来的最低增速。12家最大的汽车公司中,有8家销量下降。价格虚高的房地产市场令新购房者背上高昂债务,严重限制了消费支出。

贸易战是否正在逼近?

经济和地缘政局可能会导致今年中美贸易冲突升级。华盛顿政府已经决定对从中国和韩国进口的太阳能电池板和洗衣机征收惩罚性关税,而且现在它正在对从中国进口的钢铁和铝进行反倾销调查。在特朗普担任总统的第一年里,美国对华贸易逆差继续升高,创下3,750亿美元的历史记录(2016年为3470亿美元),令特朗普受到一部分美国资产阶级的攻击。

而中国也采取了报复行动,对来自美国的进口高粱进行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中国是美国高粱和许多其他农作物的最大买家,所以美国农作物成为中国报复行动的关键目标。中国也已经开始减少从美国进口大豆而转向巴西。但是贸易保护主义往往是一把双刃剑。中国进口的大豆和高粱主要用于生产猪饲料,所以从美国之外的地区进口价格更高的农作物会导致中国猪肉价格上涨,进而加重群众的不满情绪。

保护主义

与此同时,特朗普指责中国的高科技产业侵犯了美国企业的知识产权,未来他可能也会对此采取行动。制裁中国的高科技产业可能会激起中共政府更猛烈的反击。

大规模贸易战的阴影笼罩着依赖出口的东亚地区,可能会加速更广泛的地区性贸易阵营的形成。但是特朗普政府也面临着严峻的阻碍,特别是因为中国丶日本和其他国家正在与它竞争。中国在反击特朗普的贸易措施时,也会提升自己对其他亚洲政府的影响力。

虽然资产阶级政府在口头上一贯反对“去全球化”,但其实它们自己也在采取保护主义政策。据世贸组织所说,G20集团在2008至2016间实施了1,583项新的贸易限制措施,而取消的只有387项。

美国资产阶级在危机面前惊慌失措,令右翼民族主义者特朗普当选总统,而且全世界其他国家还有许多“小特朗普”涌现出来。这让人们担心可能会爆发1930年代那样贸易战。去年,特朗普选择改善同习近平的关系,中国似乎躲过一劫。

但今年的局势大大不同。不久前,特朗普在国情咨文中将中国和俄罗斯称为美国在经济和军事上的竞争对手,而且他提出要继续增加美国的国防开支。中国外交部回应称特朗普的演讲反映出“冷战”思维,但其实中美紧张关系的恶化正是资本主义危机的必然结果。

低薪工作岗位增加

去年看似强劲的经济增长并没有改善工人阶级的生活水平和前景,而是如香港NGO“中国劳工通讯”所指出的,“只是创造了更多不稳定的低薪工作,特别是在服务业。工厂仍在裁员,被辞退的工人经常得不到任何补偿。”

劳动力市场正在发生整体的转变,越来越多的工人从事不稳定的非正式工作。大批正式工被转为派遣工,导致工作条件恶化,许多福利被取消,就连国有部门也是如此。

尽管中国早在10年前就实行了《劳动合同法》,而且政府声称制定这部法律的目的之一就是提高工作稳定性,但现在“新兴”服务业部门的数百万雇员在名义上被视为“个人承包商”,使雇主可以不用支付养老金和其他福利。我们在《劳动合同法》出台时就曾警告过,这部法律不可能使工作更加稳定,原因很明显:政府禁止工人成立真正的工会,工人自由组织的权利也一直受到打压。

国家统计局的一项调查显示,2009年拥有劳动合同的农民工占42.8%,但到了2016年则下降到35.1%。尽管独裁政府严厉打压群众抗议,但是严峻的现实迫使越来越多的工人发起抗争。中共政府急切地采取一系列措施维护自己的统治,正是因为意识到危机正在逼近。

“冰花男孩”和中国极度严重的贫富差距

据《彭博新闻社》报导,由于股市猛涨,中国女首富杨惠妍(同时也是中国第四大富豪)的财富在2018年的头4天里增加了21亿美元。35岁的杨惠妍是中国销售额第一的地产巨头碧桂园集团的董事局副主席。她的父亲是碧桂园的大股东和董事局主席。几乎与此同时,云南一个8岁小男孩王福满的照片在网络上引起了激烈的讨论。王福满要在零下的严寒中走过4.5公里的山路去上学,当他到达学校时,头发上满是冰霜。这个鲜明的对比让我们看到了习近平统治下的中国存在着何等残酷的阶级差距。

尽管政府严厉地控制着媒体,但“冰花男孩”王福满还是成为了全国的讨论热点。王福满是中国6000万留守儿童之一,他们的父母前往更富裕的地区工作,但是由于腐朽的户籍制度,不得不将孩子留在家乡,交给亲戚或者邻居照顾。现在中国农民工(包括王福满的父亲)一年的工资只有大约35,000元,而杨惠妍凭藉飞速上升的股价每秒钟赚的钱都要比这多。这就是所谓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习近平口中的“中国梦”。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