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除吸血外判制度 基层工人组织起来

2018年2月27日 下午 4:14

社会主义行动 报道

二月二十五日,由关注生活工资联盟、职工盟等多个团体发起反对改革游行,一行约70人由湾仔出发往政府总部,要求政府为外判工人订立生活工资、设立离职酬金、加强监管等诉求,社会主义行动亦派代表参与,表示团结反对外判制度。

游行上亦找到海丽邨清洁工人的踪影,他们率先透过罢工的方法去抵抗外判商的剥削并最后取得重要的胜利,为反抗外判制度定下了强而有力的方向。游行上喊起的口号包括「不要自愿离职」、「煞停不义外判」等。外判制度从2000年由政府带头引入,以价低者得的方法将服务承包出去,影响遍及各行各业,例如清洁、保安、物业管理等。外判制度削弱工人的工资、福利及安全保障等,更衍生出外判商为投得政府标书,以「围标」的违法手段一边压低价钱、一边「分身」保证赢得标书,形成一个庞大的外判集团,以剥削的手法压搾工人,但政府却视而不见。

在游行中访问了一名81岁的游叔,他当了清洁工人廿多年,亦是职工盟的理事。游叔曾经是领汇(现名为领展)其下的外判清洁工人,因为活跃于工会运动,向资方提出工人的诉求而被领汇针对被炒。他深深感受到工人面对外判制度需要团结,共同捍卫自己的权益,所以他无悔投身于工会运动。「现在人老了身子弱,只能做散工,每月薪水约$1,500-2,000左右。」游叔笑笑说。游叔现时在观塘工厂大厦做清洁,他指六、七年前还是全职时,月薪有$6,000-7,000。游叔虽然年事已大,但表明会继续工作,不会领取综援(综合社会保障援助),因为他感到社会给予综援人士压力,他认为自己就算老但仍可坚持继续工作。

外判制度不但加强对工人的剥削,让公司逃避法律责任,更是资本家打压工人团结的手段。社会主义行动认为必须要废除外判制度,由僱主直接聘用工人。近期的工人罢工将会鼓励更多工人起来反抗,我们支持工人加入工会、活化工会,团结斗争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