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释放扎希德·巴洛克!工国委(CWI)成员受到遣解威胁

2018年2月28日 上午 11:25

不要遣返!立即释放!让扎希德在瑞典取得庇护!

克里斯多佛·伦德伯格,社会主义正义党(CWI瑞典支部)

扎希德·巴洛克(Zahid Baloch)是来自巴基斯坦俾路支省的政治难民和酷刑受害者,也是社会主义正义党(Rättvisepartiet Socialisterna,CWI瑞典支部)的成员。他于2月15日星期四,在哥德堡的一次“内部边境检查”中被捕。

在巴基斯坦,扎希德遭受了政府军的可怕虐待。他被殴打至濒死。军队对他的虐待和性暴力都已被记录在案。他的案件在俾路支省和国际人权活动人士中是众所周知的。自从他在瑞典寻求庇护以来,他已成为一名国际知名的政治活动人士,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也对他的案件进行了讨论。

现在,在挪威政府拒绝了他的庇护申请之后,根据“都柏林条约”,他只有三周的时间在瑞典申请庇护。

知名活动人士

扎西德是CWI瑞典社会主义正义党成员和著名的活动人士,曾在瑞典许多示威中做过演讲,例如“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运动。他为难民庇护权丶反对种族主义和声援全球劳工斗争而大声疾呼。他积极参与当地的租户协会,在当地社区以及儿童和年轻人中都很受欢迎。

扎希德被捕,是由于警方加强搜查和驱逐瑞典境内的“非法”移民。而他本将于第二天,即2月16日,去看心脏医生。由于他曾饱受虐待和监视,在过去三年中,他曾有过两次心脏病发作,每天必须服用15种不同的药物。

示威活动

社会主义正义党在关押扎西德的拘留中心外举行了两次示威活动。第一次是在上周四,要求释放他并允许他服药和见医生。一开始拘留中心的移民局负责人不允许社会主义正义党成员看望扎西德,也不同意我们把药物交给他。我们花了三个小时大声的示威才得以将药物交给他。

2月19日星期一,60名正义党成员和支持者再次聚集在拘留中心外面。这次我们要求拘留中心允许扎希德去见心理医生。过去三年,他每周都要去医治酷刑造成的心理创伤。

创伤记忆

星期六,社会主义正义党成员见到扎希德。扎希德说,他在过去35个小时内没睡过觉。他非常害怕现状和未来。“被锁在狭窄的空间让我感到非常焦虑,仿佛再次回到酷刑牢房”,扎希德说,“每次我闭上眼睛,我眼前拂过的都是过去所受的虐待丶性暴力和电击”。

他回忆说:“他们剥光我的衣服,紧紧抓着我,踩伤我的脚踝,折断我的手指。酷刑后,我背上缝了32针,脸上和头上都留有伤疤。只有经历过这种事的人才能理解。这是我生命中最糟糕的日子。我活了下来,我的两个叔叔和三个堂兄被杀害了。”

去看望扎希德的同志告诉我们:“在我们长达两个小时的会晤中,尽管扎希德可以感受到国内外同志和朋友的极大支持和声援,但还是几次崩溃。”

扎希德最初在挪威的庇护申请遭到拒绝,他在瑞典的庇护申请将于3月9日开始审理。如果扎希德被驱逐到挪威,挪威再将他驱逐到巴基斯坦,那将对他的生命造成很大威胁。巴基斯坦政府完全了解扎希德流亡期间的政治活动。一年前,扎西德在瑞典的一场支持俾路支的示威游行中发表讲话后,他的父亲遭到军方的讯问和殴打。

声援运动

我们正在为扎西德争取尽可能多的支持。请拍摄照片声援扎希德,并且尽可能多地向其他人传播这一呼吁。我们要求:不要遣返!立即释放!让扎希德在瑞典取得庇护!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