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事规则进一步收紧 立法会再被阉割

2018年3月2日 上午 12:07

立法会沦为政府予取予求的花瓶机构

裘青 社会主义行动

2017年年底,香港建制派乘六名泛民及本土派议员被政府强行剥夺议员席位之机,于立法会内提出修改议事规则,以冀进一步收窄议员议事权力,杜绝激进派“拉布”的空间。

具体上,这次修订将法定开会人数由35人下调至20人,避免建制派议员缺席而造成流会,意味着日后政府的议案将可以在“绝对少数”(11票)的情况下得到通过,整个立法会只沦为政府予取予求的花瓶机构。同时是次修改亦将提请成立专责委员会跟进事项的人数由20人上调至35人,削弱本已形同虚设的监察权力!其他还有限制议员发言和限制议案修订动议数量等。议员日后在立法会内几乎只有两种选择:支持政府,或者被驱逐出会议厅。

建制派本来打算在二月进一步扩大“剪布”行动,包括阻止议员在财委会提出临时动议丶不许议员动议休会。此外,建制派企图让更多项目在小组讨论后就可直接通过,绕过财委会的大会投票程序。在项大白象基建的拨款议案中,财委会的大会过往是动员群众斗争的重要平台,因此建制派希望扼杀这个抗争空间。但由于惧怕群众抗争的压力会爆发,加在立法会补选在即,建制派暂时收回这些辣招。

如此一来,香港便为日后的恶法和利益输送铺平了大道,一地两检的本地立法丶《国歌法》丶廿三条《国家安全法》等等,在议会上的预期阻力将变得极为微弱。例如在一月有21名民主派议员呈请要求讨论一地两检就未能通过,足见议会被阉割的恶果。立法会主席权力膨胀,动辄可制止议员发言质询,甚至直接将议员驱逐。天价大白象工程的造价与拨款亦将难以被监察,相当于大开公帑金库让财团抢掠。

与之相对的是,本已举步维艰的亲工人政策,如全民退休保障丶标准工时丶增建公屋丶租金管制等议题将变得更为遥遥无期。建制派如今却可以反过来利用议事手段阻挠议案提交讨论和表决,使他们的立场难以曝露于公众面前。

面对即将来势汹汹的恶法,必须加紧组织起群众力量,建立起强而有力的群众组织,以街头斗争对抗独裁政府。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