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权政府内部必有危机

2018年3月3日 下午 2:41

群众斗争将加剧统治集团分裂

社会主义行动 报导

林郑政府不断发动政治打压,今年以来取消立法会议员资格及推行一地两检,进一步操控立法会和法庭。威权政府看似来势汹汹,但政权内部仍是脆弱的而不稳定的。猛烈的政治打压必然会累积民怨,长远造成群众怒火爆发。此外政府内部也因为郑若骅僭建事件而陷入危机,甚至不排除她会下台。林郑原本想将受人痛恨的袁国强卸任,换上政治色彩没有那么浓厚的郑若骅。岂料她上任爆出僭建丑闻后,旋即造成大灾难。连部分建制派政客都与她保持距离。因此现时不是政府全力进攻的时机。无论郑若骅最后是否被迫下台,对政府来说都已是一个挫败。

双学三子上诉得直

林郑政府在现今阶段未能全面作出进攻,希望先加强对法庭与议会的控制,为未来进一步的政治打压作准备。双学三子因为2014年9月26日冲击公民广场,受到警察暴力打压而引发广泛同情,最终使雨伞运动爆发。律政司为了穷追猛打而向法院提出刑期覆核,一度将双学三子判监几个月。现今他们上诉成功而被释放,对政府来说是一个严重挫折,而且令局势更加复杂。同时,法官判决中会加强对“非法集结罪”的检控。

早前在庭上控方曾经向法官建议,可考虑三人立即获释,从中可见律政司受到压力。虽然三名政治犯被释放可说是一场胜利,但法庭承认日后使用新的判刑指引,只是认为新的指引不适用于今次案件。这意味着“非法集结罪”的刑期日后会加重。此外,法官将冲入公民广场的行动荒谬地定性为“暴力”。

法庭的本质是资产阶级的镇压机器,但中共需要更直接操控香港的法庭。司法界中有不同派别,其中一方代表本地资产阶级,他们希望维护港英时期的法治稳定,因为他们认为这些传统的法律制度最能保护他们的利润和权力;另一派代表中共专制对香港的直接操控。梁振英一直向司法界作出攻击,包括发表“特首地位凌驾于三权”言论,并且批评司法覆核被滥用来挑战政府。

建制派出现分裂

近五年以来,大律师公会主席均由亲中代表担任。但最近,鲜明反对“一地两检”的戴启思当选为大律师公会主席,明显是因为中共大力践踏《基本法》引发反弹,使保守的司法界也感到要捍卫自己的利益。戴启思故然表明自己不是民主派,实际上他的政治立场更接近温和的建制派,但他的上任代表政府在向司法界发动的权斗受到挫折。最近政府未能为所欲为地利用法庭惩罚政治犯。

在习近平全面集权丶空前独裁的情况下,中共对香港发动猛烈的政治打压。而由于香港政府直接面对群众压力,相比中央更清楚无止境的打压必然引起反弹,但又不得不顺从北京的指令。在人大直接决定一地两检以及推动国歌法都清楚看到这样。所以统治阶级的内部矛盾会造成统治不稳。历史上独裁政权的镇压都不能无止境强化下去,必然会造成统治机器分裂,引爆大规模群众斗争。我们不能袖手旁观,寄望某一派统治精英会出来捍卫民主权利或者结束镇压。现在建制派的内部分裂是群众压力造成的,这说明我们需要将抵抗运动升级,发起更有力的群众斗争。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