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巴司机抗争反对资方“假加薪”

2018年3月5日 下午 9:19

踏出了工人罢工斗争的重要一步,未来需要进一步建立民主的战斗性工会

帕莎 社会主义行动

香港又再一次爆出财团剥削工人惨案!九龙巴士公司的司机工人不满资方的薪酬调整方案,以及公司长久以来漠视工人权益,发起罢驶工业行动。

事件起源

九巴车长长年以来薪资低丶工时长。2004年其后入职的月薪制车长,基本底薪只有约1.1万元,更被取消底薪双粮,与旧制度的日薪司机同工不同酬。而本来应该属于薪资一部分的评核奖金亦或会遭扣减。因此许多司机需要不断加班工作才能糊口,令每更工时往往长达12-14小时。另一方面,九巴集团去年盈利就达到6亿元。

2月21日,公司宣布于3月“加薪三成”,使新入职车长的月薪增至1.5万元。不过,这其实是在搬弄数字游戏,因为公司同时取消了过去将两项合共约4千元的“安全奖”及“服务奖”,所以新工资实际上只是将原本奖励金并入底薪。对于那些工作表现良好丶过去获得奖励金的大多数司机来说,却反而没有加薪,可谓十分讽刺。

虽然公司并称增加底薪亦会提升司机的加班工资,补水时薪将由70.9元加至96元。貌似对车长有利,但这变相强迫超时工作,除非车长愿意加班,否则整体月入实际并无增长。

罢驶行动

九巴公司的工人分别组成了6个工会和组织,但一直以来,九巴公司只承认两个建制派工会,包括隶属工联会的汽车交通运输业总工会以及隶属工团的九龙巴士职工总会。这次薪酬调整方案亦是得到两工会支持的,而资方则拒绝接触其他工会。另外三个工会分别是,隶属于泛民职工盟的九巴员工协会丶由职工盟分裂出去的九巴职员权益工会以及独立的九巴雇员工会。

资方的剥削与无视,引起许多前线司机的不满。独立的九巴雇员工会于23日发起示威,要求将薪金调整至1.8万元以上。另外,部分全职九巴司机组成“月薪车长大联盟”(大联盟),着手讨论发动工业行动,将行动升级。

至24日,公司没有回应工人要求,月薪车长大联盟于当晚8时发起半小时的罢驶工业行动,并提出三项诉求:取消评核机制并发放每年1.2万元勤工奖丶教育市民正确的乘车礼仪,以及制定政策时加入基层员工声音。唯当晚参与罢驶的司机不多,但是也踏出了工人罢工斗争的重要一步。

不过,资方摆出强硬立场,更威胁将参与行动的司机进行“严厉纪律处分”。罢驶行动期间,公司人员登上停驶巴士,赶走司机并另派车长驶走巴士。翌日,大联盟发起人叶蔚琳更遭公司“留厂”停工对待。事件亦得到社会大众的同情。

26日,大联盟数十名司机到九龙湾九巴车厂外留守抗议,要求公司与联盟对话,否则会将行动升级。及后公司态度软化,并于当天晚上与大联盟代表会议。会后公司答应“考虑”大联盟的三大诉求,叶蔚琳认为达到初步成功,宣布暂停所有工业行动。

建立战斗性工会

事件再一次揭露工联会及建制派工会领导背叛工人的本色,不但没有支持工人抗争,更恶言攻击罢工工人,汽总九巴分会副主任黎兆聪指工人“白痴”,而九巴职工总会理事长黄醒祥更谓行动“骑劫公司”及比喻为“占中”。

然而,就算是其他工会虽然没有攻击行动,但也没有动员参与这次抗争,令这次抗争未能达到最强大的效果。职工盟属会九巴员工协会亦摆出“不支持丶不反对”的消极态度,失去了一次壮大工人抗争的机会。虽然职工盟对于今次罢工准备不足的批评有其正确之处,但如果是一个战斗性的工会,必然会尽量参与其中并提供正确的策略和方向,而不是采取消极态度。

司机工人站出来发起罢工争取劳工权益,各工会理应支持并参与介入。发起工业行动的大联盟在罢驶行动的时候只是个刚刚成立了4天的网上群组,但已经对资方造成压力,足见工人团结的力量。

社会主义行动支持是次罢工。资方只是做出口头上的“承诺”,工人还未有赢得实质改善,同时更要严防公司对抗争工人秋后算帐。可见,未来需要进一步建立民主的战斗性工会,将现时四分五裂的巴士工运统一起来,有组织地持续进行抗争,并连结各界工人反对长工时丶私有化的斗争才能胜利。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