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击保守反同势力“安定力量”

2018年3月6日 下午 8:04

同志团体丶左翼分子及工运人士必须积极组织起来,反对保守势力的公投联署与宣传活动

郭家玮 国际社会主义前进

婚姻平权运动在释宪中取得初步胜利后,激起了反同势力进行反扑。安定力量从“罢免黄国昌公投”运动中成立起来,过去一年在汐止区宣传推动的罢免黄国昌公投,最终未达罢免成立门槛25%。他们的目的是针对黄国昌支持同婚合法化的立场。

尽管安定力量没有成功罢免黄国昌,但不可否认的是,它在罢免运动之中得到增长,而投票结果也提振了恐同势力的士气。在这一年之间安定力量动员了将近7000人次上街逐户宣传,这些人力物力资源八成多都来自双北地区的教会。

保守势力为了扩大影响政策的能力,其家长介入台北市性平会。尽管保守势力巩固的影响的范围仍只局限于台北丶新北都市,而其他例如信望盟丶东福盟等各地区的保守势力仍未得到强力的巩固,但保守势力的影响力长远来看并不容小觑。此外,因为反对年改的军公教欠缺一个左翼政治力量,受到右翼官僚领导的情况下,导致反对年改的军公教与安定力量合作。

现在,下福盟与安定力量合作提出公投案,企图推翻去年五月同婚合化法的成果,并且禁止对未成年孩子实施同志教育,并且以歧视性专法来为同志成家立法。

可见,同志运动不应依赖蔡英文落实去年的释宪结果,而需要继续组织群众斗争向保守建制施加压力。蔡英文在保守神权势力的压力下刻意延宕,让反动势力对同志平权运动作出反击。面对这场公投,同志团体丶左翼分子及工运人士必须积极组织起来,反对保守势力的公投联署与宣传活动。

组织起来,反对保守势力

安定力量代表了保守宗教及中产阶级,它是台湾政局危机下产生出来的。因为工运迅速发展起来以及青年激进化的情势,统治阶级感受到斗争所带来的威胁,而需要更积极动员落后的中产群众进行反击。

现时它们重点针对同志运动,但未来它可以攻击工人运动丶左翼分子甚至是少数族裔。左翼和工运要揭露他们宗教势力是与财团勾结在一起的,是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的打手。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