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MeToo运动为政府敲响警钟

2018年3月7日 上午 10:45

男女团结起来,反抗父权资本主义

李一明 社会主义行动

今年元旦,在美国硅谷工作的一名中国女学者罗茜茜在网络上揭发,12年前她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读博士时一名导师曾企图强奸她。她的文章立即得到大量关注和讨论。不久之后校方调查证实了罗茜茜的指控,并将这名大学教授停职,而且中国教育部也剥夺了他的荣誉头衔。

中国的#MeToo运动

2017年的一份调查报告指出,近70%的中国大学生曾遭遇过性骚扰,在女大学生中这个数字是75%。但是由于存在“责备受害者”的文化,只有不到4%的受害者会向警方或学校报案。罗茜茜显然是受到席卷全球的#MeToo运动的鼓舞,而且她的勇敢举动也促使更多的中国学生站出来披露自己的遭遇。在罗茜茜站出来之后,更多的年轻女性在中国社交媒体上表示声援,或者说出自己遭受性暴力的经历。许多大学也收到了大量关于性暴力的举报。数十所大学的学生和教师签署网络请愿书,要求学校和政府采取反性侵的措施。

#MeToo运动蔓延至中国,令中共独裁政府感到恐慌。尽管教育部和《人民日报》等官方媒体表示对性暴力“必须零容忍”,并且鼓励其他受害者站出来发声,但与此同时,反对性暴力的街头抗议被禁止,社交媒体上的许多请愿书和评论文章乃至“#MeToo”和“#我也是”等话题标签被删除。虽然中国的#Metoo参与者还很少,而且她们的活动主要局限在网络上,但政府担心中国女权主义者会学习国际妇女运动的斗争经验,甚至同她们建立直接的联系。警方警告一些活动者,他们如果继续试图发起公开行动,会被指控“勾结境外势力”。而且更重要的是,包括#Metoo在内的群众自发行动会推动中国的女性和青年更加激进化。

性别差距不断扩大

在中国性侵害变得越来越普遍,性别歧视则变得更公开而露骨,都与过去三十年的资本主义反革命有关。在走资过程中,经济剥削变得越来越残酷,令女性从婴孩出世到劳动市场中的地位都出现倒退。

根据最新的《全球性别差距报告》,中国的总体性别平等指数排名已经连续9年下降,现在在144个国家中排第100名,而且实际的性别差距也已经倒退回2008年前的水平。其中最突出的问题之一是男女同工不同酬在持续恶化,女性工资只有从事类似工作的男性的63.4%。而且中国的出生性别比始终是全球最高,也就是说大量女婴被选择性流产或者在出生后不久就被杀死。尽管在高等教育入学率方面中国是性别最平等的国家之一,但是大学校园和职场中的性别歧视依然严重。去年11月,北京大学中文系前主任温儒敏在一场写作比赛开幕式上称,高考改革后更复杂的语文试题会让女性学生处于劣势,因为她们的“思辨能力”不如男性学生。他的言论立即引起广泛的批评。这也并不是一个个案。此前不久,浙江大学的一名教授被曝光2013时曾在微博上写道“历史证明学术界不是女性的地盘”,而且面对激烈的谴责,他声称自己没有做错,所以绝对不会道歉。

这些贬低女性的言论反映了整个社会中的性别歧视和性别压迫。今年1月,云南曲靖市第一人民医院在多个岗位的招聘启事中明确提出在同等条件下优先招聘男性,或者只招聘男性。在被曝光之后,院方同样声称自己并没有做错,而且找出多个借口为自己辩解。共青团旗下的《中国青年报》公开为这家医院的性别歧视做法站台,尽管它也承认“有法律界人士认为,该医院此举确实涉嫌性别歧视”。

显然,要改变这些状况,就要男女团结起来,为社会主义而斗争。#Metoo运动已经表明,所谓的“民主”国家同样存在泛滥的工作场所性侵事件,这是因为父权压迫和资本主义紧密地交织在一起。只有当劳动者自己由下而上重组社会时,才能够消灭性别以及其他各种压迫。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