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抗社会的父权及厌女文化

2018年3月7日 下午 3:28

组织起职场丶学校与社区中的妇女群众抗争,挑战这个压迫女性的父权资本主义制度!

艾欣 国际社会主义前进

关于#metoo运动,身为一位女性主义者的你有什么观点?如何进一步遏止性暴力的发生?

自2017年10月美国爆发一连串性骚扰丑闻之后,全球各地开始关注这项议题,据了解,美国男性长期以来利用职权来性骚扰女性,无论是在好莱坞或其他业界,皆有物化女性丶视女性为财产等现象。继好莱坞金牌制片韦斯坦曝光之后,从媒体业丶企业界丶政坛,一连串位高权重的男性过去的丑事都在#metoo这浪潮下被揭发。随着西方社会在此议题上的进展,台湾也掀起了热烈的讨论。她们希望可以藉由#metoo这行动终止社会社对女性的性暴力丶同工不同酬丶遭遇的压迫等等,创造更友善丶公平的环境,让女性可以没有负担的展开自我。

#metoo最令人担心的是讨论的空间被压缩,成为媒体哗众取宠的题材。类似这样的事情总是被大众认为这是不常发生的事,他们认为那些性骚扰丶性侵害的加害者不过就是少数精虫冲脑的变态,没必要将此事放大,却不知道性暴力无论在哪个国家丶哪个场合都无所不在。

如同其他社会运动一样,我们要不断反思和检讨这项运动的意义,它不是仅仅反对女性遭受的暴力,而是文化上的反思,让我们了解到性别权力的不对等,以及在这不对等的关系中,展现支配和控制的行为,性,就是权力展现的手段。

在爱尔兰,我们发起争取合法堕胎权的运动,你怎么看台湾方面相关的堕胎法令呢?

台湾在堕胎权这方面还不够完整,在这方面来看女性还是她伴侣的私人财产。首先,24周的胎儿并不属于法律上的自然人,当然没有权利义务存在,更没有所谓的亲权。而在要求身体自主权的台湾,妇女堕胎与否却需要配偶之同意,也就是说,女性在结婚之后,她的子宫完全不是她自己的,而是她的伴侣,这完全跟身体自主权是互相矛盾。我们可以再查看刑法288条,妇女如果没有经过伴侣同意堕胎,妇女必须受罚,这样剥夺女性身体自主权的法律必须被废除!

对于台湾网路常见的厌女现象,你认为根源何在?如何对抗?

如果把这个问题丢给一位本身厌女的人,他可能会告诉你“台女就是问题很多才那么惹人讨厌”丶“台湾女权世界第一,台女还吵什么 ?”。

台湾一直以来都是父权社会,在家庭里我们很常看到重男轻女的现象,亚洲父母大多数都比较偏爱男孩子,自然男孩子分配的资源相对比女孩子丰盛。在教导方面,男孩子要具有阳刚气质,女孩子则要有阴柔的气质,对女孩子的限制与要求相对严格,且教条比男孩子多很多。在父母的宠腻之下,这样的阳刚气质容易导致男孩子强盛不服输丶自尊心强的个性,假如在他求学丶工作丶异性关系上的发展受挫(例如运动比赛输给女性丶被女性拒绝约会),容易感到自卑感,就好比期望落空那样的失落,久而久之他们只好把问题全归咎在女性身上。而这样厌女现象,创造了网路上热烈回响的“母猪教”。

很多人(顺异男居多)常会这样说:“网路上的舆论看看就好,这些事情不会真的发生。”有这种言论的人,真的是标准的活在象牙塔里。毕竟这些网路上的仇女言论,置之不理反而会变成一种强暴文化,网路上会出现厌女现象,代表真实世界就是有厌女现象才会用网路和大众媒体来当媒介。

要进一步遏止性暴力的发生,就必须组织起职场丶学校与社区中的妇女群众抗争,挑战这个压迫女性的父权资本主义制度!不能单是网路上的舆论压力,更需要有站上街头的抗争行动,才能改变台湾社会长期低迷的女权意识!而今年三月八号的台湾女性大游行,就需要你一同站上街头,为女性解放而斗争!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