寸步女权增长,都靠团结斗争

2018年3月8日 下午 10:50

建设一个反资本主义的群众性女权抗争!

郭家玮 国际社会主义前进

女总统蔡英文上台后,在女性贫穷丶家务劳动负担和性暴力问题上,女权都没有得到改善。蔡英文政府反而分化丶取消华航空服员罢工与国道收费员抗争成果,这其中又以女性工人为多。全台三百万名月薪不到三万元的劳工中,其中女性就占了57%。劳基法改恶后将导致女性劳工要提高工资更为困难,生活负担必将更为沉重。在台湾同工不同酬情况仍相当严重,如果男女要达到相同年总薪资,女生每年必须比男生多工作52天。

根据澳洲学者研究发现:单周工时如果超过39小时,劳工的精神健康就开始下降。女性工时一旦超过每周34.1小时,精神健康就开始下降。不论是松绑七休一,或是缩短轮班时数间隔,甚至是全年变形工时条款(加班费没收条款),这都会让平均每天要负担4.22小时无偿家务劳动的女性劳工,休息时间更少,身心更为疲惫。劳基法改恶,就是残害台湾女权。

妇女重担仍未减轻

女总统上台一年多,许多基层女性同样活在长照资源匮乏的摧残中。先前台南麻豆52岁的妇人,就是因先后照顾夫家的阿嬷丶婆婆,之后为了省下一万六看护费照顾公公,每天上班十几小时,下班又要照顾公公,最终抑郁闷死公公后跳楼自杀,这样的长照悲剧时常上演。照顾家中老人的责任八成为女性所负担,蔡英文政府推行长照2.0,预算不到300亿,但65岁以上的老年人口已超过326.8万,占总人口比例达到13.9%。入住安养丶养护机构的重度丶极重度失能者,并不在长照大伞给付之内。家中失能老人,假如送去机构抑或请移工来照顾,都不能得到长照2.0的补助。而这样照顾老人的责任,将会落入家中女性身上。

普遍劳工收入也不过三丶四万台币左右,但私立幼儿园一个孩子平均每月就需缴付约15,000台币,等于普遍劳工半个月的收入。赖清德声称要把:“私立幼儿园公共化”,其内容是补助念私立幼稚园的学童一年2~7万元学费,这政策实施后,将可能会造成私幼学费变相调涨。这种补贴并不会解决私营丶赚取利润的性质,仅是政府撒钱给幼托业者和资本家牟利,并不能真正减轻基层育儿妇女的经济负担。

2017年,受到家暴人数有两万四千人,其中女性就占了70%。施暴者共有两万四千五百人,其中男性占了76%。根据2016年统计,受暴者与施暴者关系,其中有55%为婚姻丶离婚与同居之关系,可见在父权资本主义制度下,女性是家暴的最大受害者。全台家暴庇护所仅有26家,离开庇护所的女性约有3至5成会脱离暴力的婚姻关系成为单亲,然而单亲妈妈经济上去租赁房屋与生活丶扶养较为困难。

台湾的家暴庇护中心缺乏长期丶自主的庇护服务,让受暴妇女拥有足够的时间与资源重建生活。举例而言,2017年摆脱受暴关系的某位单亲妈妈带着三个孩子去花莲生活,结果常常遇到上班时间需要请假回去照顾小孩,因此薪水常常因请假而减少了,这就是蔡英文政府缺乏对于受暴妇女庇护的例子之一。

2017年前三季中,通报受到性侵害的女性,占了性暴力受害者中的80%,然而在受暴女性中就有将近三千人受害者为学生。据统计,性侵加害人其中55%犯罪动机是为了证明自己拥有可以主宰另一个人的权力,并非性欲所驱使。可见,性侵害的根源在于父权制度,这证明我们需要响应#METOO运动,反击父权社会对于女性身体的控制欲望,反对资本主义刺激消费欲望的女性商品化宣传。

结论

不论是争取女性的经济自主,还是反对性暴力与家暴,这都不是一个女总统主政就能够解决的问题。

基层群众要求人人享有公平的退休保障,免费的公共长照与托儿,及至是更充裕的公共预算来扶助受暴妇女,这都代表需要向资本家们课徵富人税丶并挑战他们对于社会财富的垄断才能做到。因此我们需要建设一个反资本主义的群众性女权抗争,在职场社区与学校中组织起来,挑战父权社会对于女性的偏见歧视与这个让绝大多数女性身处压迫中的资本主义制度!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