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民主公营才能真正推动发展绿能

2018年3月11日 下午 8:08

必须建设一个反资本主义的环保群众斗争,才能避免发展绿能却带来私人资本对于电力部门的控制

康慕尼 国际社会主义前进

今年是福岛核灾的七周年,全国废核行动平台于三月十一日继续举办反核游行集会。国际社会主义前进呼吁各位毋忘核灾,继续上街抗争,并且反对蔡英文电业私有化的政策。蔡英文上台后,宣称2025年绿能会占20%的总电量作为“非核家园”的一步,但计划根本是以电业私有化为主导,并推行实际上补助财团的前瞻基础建设计划(243亿的预算)。

绿能发展的资本垄断

此举吸引了数家跨国绿能大资本进入台湾市场。然而,蔡英文政府的绿能议程除了不受到台湾工业资本家的信任外,就连国内银行资本都仍对提供绿电融资采观望态度,由此可见金融资本家仅关心是否有利可图,对于发展洁净能源的需要则不再考虑范围之内。

台湾国内资产阶级与蔡英文政府间在绿能政策上仍存有诸多分歧,而台湾工业资本家最关切的是未来能否继续享有相对低廉的能源成本,日益严重的空污问题却选择视而不见。

在离岸风电方面,许多西方国家如德国(达德能源)丶丹麦(CIP,沃旭)和加拿大(北陆能源)的跨国能源公司挟其绿能资本,或与台湾公司(中钢,远东,亚泥竹风,力丽)合资,要透过台湾打开亚洲市场。绿能资本如同以往的美日核能资本,也需要开拓台湾市场消化过剩的产能 。

在市场经济下利润是发展绿能的唯一诱因。这都意味着事关基层群众迫切需要的电能丶洁净空气丶安全,仍由资本利润来决定。然而太阳能业产能过剩的情况下,私有企业难再有获利空间,因此能发展多少还成很大疑问。尽管蔡英文政府提出623亿预算要来补助设置太阳能板并发展绿能,让政府经费沦为企业分食的大饼。此外,绿能发展根本需要由整个社会统一规划才能有效推动,但在市场经济下,各个互相竞争的企业争相进入零散的市场,不可能进行规划和合作。例如,企业现时难以找到出租的屋顶广泛设置太阳能板。

蔡英文的绿能政策变相的推动电力部门私有化。这样一来虽看似解决了依赖核能发电和减轻了空污的问题,代价却是促使作为民生必需品的电力能源沦为资本家牟利的一门好生意。长远来说,财团垄断了绿能之后将会后患无穷,企业可以操控电价,尤其是太阳能业因为产能过剩丶薄利多销的模式下垄断程度不断增加。

同时,燃煤发电丶交通排气与工业废气等因素引发的空污议题,开始受到热烈讨论。核能发电厂停止运作而绿电又未上轨的情况下,以燃煤补足供电却加剧了空气污染。此外,绿电建设因为还在初步建置的发展阶段,将在未来反映为电价上涨,冲击基层民生。许多评论者与资产阶级团体的代言人玩弄反空污与反核丶电价与绿能的矛盾,暗示空污与电价上涨是反核和推动绿能的必然结果,以保守的态度拥护重启核电,但是如果不挑战拉绿能后腿的资本主义,这样的真实矛盾将可能被持续利用。

能源问题就是阶级问题

要能让空污与绿能议题强化反核运动,就需使今年游行的诉求,不再只是对政府的“政策倡议”,而是争取对资本家课征石化燃煤能源污染税丶取消供应给工业资本的化石燃料补助,并要求大量投资洁净能源的发展和建设节电储电系统。要实现能源领域的彻底变革,就需要将全国能源与金融部门国有化,交由工人阶级民主管控。只有如此整个社会才能为绿能发展作出民主理性的规划,而不是由市场主宰。因此,追求能源民主与环境永续的诉求,是需要透过工人阶级的反资本主义斗争才能实现!

亲资政府并不能彻底解决环保发展的需要与资本逐利之间的固有矛盾。必须建设一个反资本主义的环保群众斗争,才能避免发展绿能却带来私人资本对于电力部门的控制。只有基层群众丶特别是工人阶级组成的委员会,在能源部门掌握实权并予以民主监督,同时促使绿能科技无条件的共享丶并由工人阶级民主控制的全国金融部门来为相关能源基础建设提供充裕经费,绿能才能获得最有效的运用与飞速发展,以解决空污丶电价和安全等危机,并建立便宜且环境友善的供电模式。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