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工人群众政党 反击蓝绿财团专制

2018年3月12日 下午 6:07

建设一个代表工人阶级的左翼工人群众党,通过清晰的左翼纲领将所有受压迫群众团结起来,一同反抗资本主义

许伟育 国际社会主义前进

台湾解严已三十年余,如今蓝绿两党占据了政治生活的舞台,不论是李登辉到陈水扁,还是马英九到蔡英文,代表这些时期的字词不外乎是:金权丶腐败丶贪污丶独裁丶亲资。这两个党派之所以共享这些字词,源自于他们都是资本家的政治鹰犬。

民进党全面执政至今,推行一系列反工人的新自由主义政策。越来越多的工人与青年抛弃了对于蓝绿两党的幻想,选择起身斗争反抗。在如今的全球资本主义危机之中,资本家透过蓝绿两党对工人阶级发动的打击是更加猛烈,这表现在民进党政府这一年多来对工人阶级的打压之中。台湾工人阶级并未仍陷于昏睡,这些年我们看到工会运动的显着成长,青年一代的激进化(例:反资仇富意识不断增长),蓝绿两党制下政治真空的扩大,甚至是过往较保守的群体也激进化起来。然而,单是依靠仅局限于单一议题或是个别产/职/企业的工会组织,是无法进一步的挑战资本家的蓝绿两党制。

需要建立党!

建设一个代表工人阶级的左翼工人群众党,以争取工人阶级的解放并引领斗争,意味着它必须与蓝绿两党及其背后的财团彻底决裂,并通过清晰的左翼纲领将工人丶青年丶女性丶LGBTQ丶少数族裔等所有受压迫群众团结在自己身后,一同反抗资本主义。它必须要争取人人免费享有的公共住房丶医疗丶教育丶公共交通。它必须反对独裁专制,也反对财团掌控经济。坚定反对军事化和帝国主义战争,反对中国和美国的帝国主义压迫。

NGO很多时候都会接受财团或政府的资助,在政治上并没有独立性,而且往往不是以群众斗争丶改变社会制度为重点,很多时候只着重于法律或技术上的问题。NGO是由少数学者或精英主导和决策,去“拯救”工人解决问题。但工人政党要由工人自己组织和领导,由工人民主参与。即使是时代力量这种第三“进步」力量,也并非一个真正的替代方案。时力并非是一个建基于工人阶级的党派,仅将抗争局限于国会内和媒体前。它们没有一个反对资本主义的纲领,在政治上党施加一点压力以改变它,而不是建立一个独立的工人阶级运动。最近它在反劳基法改恶的斗争中它被许多工人和劳动法学者批评为打假球,其政治弱点被揭露出来。

一个代表工人阶级的左翼工人群众党-它需要建设由下而上的民主架构,组织内部必须让所有代表和成员有平等发声的权利,领导由选举产生并受到党员监督。它要开放各个真诚支持群众斗争的力量加入其中,包括工会和工运组织丶左翼组织丶女权组织丶环保团体丶性小众团体丶少数族裔团体等,组成一个联盟性的组织。当然,国际社会主义前进认为,这个工人政党若要成功领导斗争丶反对压迫,需要有一个社会主义的纲领。

一个具战斗性的工人政党,最重要的工作领域在于群众斗争和工人运动,资产阶级议会对工人阶级来说是没有优势的平台。因为资产阶级议会往往有利于亲财团的政党,对工人阶级来说是极为有局限的发声平台。过去不少新成立的左翼政党虽然获得迅速增长,例如90年代的意大利重建共产党和2010年的法国新反资本主义党,然而却过于集中议会选举而偏离了阶级斗争的路线,最后失败告终。工人政党故然可以用议会平台,为工运提供资源并发动斗争。但一个工人政党的代表走进资产阶级议会担任议员,必须要受到工人的民主监督。他们只会领取普通工人的薪金,不会享有经济特权。

当务之急

抗议的街道丶职场里的组织会议丶罢工封锁线才是工人政党的主战场。工人政党在斗争中争取群众支持和运动领导权,为了团结工人阶级而反对种族及性别分化是它的重要职责。工人政党为工运提供正确的斗争经验和策略,增加工人致胜的机会以提高其信心。同时在斗争中教育工人阶级为什麽需要改变社会经济制度,提高工人阶级的政治觉悟。过去台湾工人阶级只能选择被国民党或民进党压迫,或者成为资产阶级政党的啦啦队及其愚弄的对象。现在,工人阶级建设自己的政治领导是当务之急。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