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经济:贸易战近在眼前?

2018年3月25日 下午 10:06

特朗普挑起新冲突

Per-Ake Westerlund,CWI瑞典周报《进攻报》

本文最初于3月14日刊登于瑞典社会主义报纸《进攻报》。一周后,美国政府以中国盗窃美国的技术和商业秘密为由,宣布对中国商品征收500亿美元的关税,令贸易冲突进一步升级。

唐纳德·特朗普对进口钢铁和铝征收关税,已经引起了全世界的担忧。基本上,这一举措也是世界政治和经济危机的结果。

「贸易战很容易打赢」,特朗普在一篇关于将在几周后实施钢铁关税一事的带有他典型风格的推文中写道。很少会有世界领导人在非常严重的冲突中表现得如此轻率。全球经济学家几乎一致表示,特朗普的行为不会使包括美国在内的各国经济受益。100多名美国共和党众议员也持同样观点。

但对特朗普来说,这是政治问题。他所代表的新民族主义和右翼民粹主义路线,已成为越来越多国家主要政客的立足点。他的行为也是为了将人们的注意力从国内危机上转移开。特朗普以「美国优先」的政策来留住其忠实的追随者。他说保护主义可以抢回被其他国家「偷走」的就业机会,这完全符合他在2016年竞选活动中的立场。

特朗普的第一个行动是对美国进口的钢铁和铝分别征收25%和10%的关税,这相对来说还算温和。钢铁和铝只占美国进口总值的2%。但如果欧盟采取报复,白宫再反击,可能就会造成毁灭性的后果。未来,如果特朗普威胁对中国产品征收高额关税,冲突可能会变得更加激烈。

政客们日益高涨的民族主义已经激化了各个帝国主义国家和阵营之间的矛盾。而且在一些阵营内部也是如此,例如欧盟。特朗普的做法既是这种情况的结果,同时也是火上浇油。

关税的直接后果是价格上涨。在瑞典《每日新闻报》(Dagens Nyheter)上,经济史学教授拉斯·马格努松(Lars Magnusson)警告说,现在的局面类似于20世纪30年代早期,当时一场全面的贸易战加剧了经济危机。他说:「可以想像,关税会造成失业和降低经济增速。最糟糕的情况是,严重的悲观情绪可能会造成股市崩溃」。他还指出,2008-09年金融危机后的紧缩经济政策为民粹主义奠定了基础。

资本主义全球化的危机

10年前的「大衰退」打破了「资本主义已经进入稳定的新阶段」的神话。随着20世纪30年代之后最严重的经济危机的爆发,施行了二十年的资本主义全球化和新自由主义宣告破产。对冲基金丶大型银行和投机者推动私有化和去管制所制造的新泡沫轰然爆炸。

对危机的严重不满和大幅加剧的不平等为特朗普等右翼分子提供了空间。与此同时,左派(特别是年轻人)支持伯尼·桑德斯对华尔街的谴责,显示出我们有巨大的机会去建立一个属于工人和普通人民的新的丶战斗性的丶民主的社会主义政党。

资本主义政客没有出路。新自由主义和保护主义都无法实现繁荣和稳定就业。当小布什在2002年推出比特朗普更温和一些的钢铁关税时,那些以钢铁为原料的产业减少了17万个工作岗位。关税使钢材更加昂贵,进而推高了制成品的价格,导致销量也降低了。

美国钢铁生产行业现有14万份工作,以钢铁为原材料的各行业现有1700万份工作(包括啤酒厂和其他使用铝罐的工厂),这就是为什么就连美国资产阶级也反对征收关税。美国最大的军火工业游说团体航空航天工业协会表示,其成本将增加20亿美元。美国的航空航天和国防工业拥有240万名员工。即使是最大的大企业游说团体——美国商会也对贸易战风险的增加表示极大担忧。

与欧盟对抗?

特朗普的保护主义据称是为了针对中国,但关税也打击了一些美国最亲密的盟友。2017年,欧盟和韩国分别占美国进口钢材份额的21.4%和9.6%。

占美国钢材进口份额17.6%的加拿大和占8.6%的墨西哥已被豁免关税,因为美国正在与这些国家重新谈判北美贸易协定(NAFTA)。

在美国进口钢材中,中国占2%,仅排在第11位。而美国只占中国钢铁出口市场的0.2%。中国是美国的第四大铝进口国,但其总值只有31亿美元,在美国462亿美元的铝进口总额中只占不到百分之一。

特朗普相当冷酷地认为,那些对美国有大量出口的国家将被迫接受单边关税。因此,他的行动也针对美国最大的贸易伙伴和最重要的军事盟友欧盟,欧盟对美国的贸易顺差为1510亿欧元。布鲁塞尔立即做出异常强烈的反应。

作为报复,欧盟委员会考虑对100种的美国商品征收25%的关税。其中有许多着名产品,如李维斯(Levi’s)的牛仔裤和哈雷摩托车,还有橘子丶芸豆和口红,总价值28亿美元,不及欧盟对美国钢铁和铝出口总值的一半。来自瑞典自由党的欧盟商务专员塞西莉亚·马姆斯特罗姆(Cecilia Malmström)说:「我们仍然希望什么都不会发生。如果仍要继续下去,我们希望欧盟得到豁免。」

加拿大和墨西哥证明了豁免的可能,而且澳大利亚在特朗普与其总理马尔科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通过电话后也被豁免了。

面对欧盟的反击,特朗普威胁要对欧盟汽车征收关税。他以前曾谈到征收35%的关税,但这样的决定将面临全球化生产模式的障碍。德国汽车业说,他们在美国工厂生产的一半产品出口到其他国家。例如宝马最大的工厂位于南卡罗来纳州,这家工厂在2017年制造了37.1万辆汽车。

随后,特朗普进一步向欧盟施压,称如果欧盟希望从钢铝关税中获得豁免,那么欧盟应该降低对美国商品的贸易壁垒,但目前还不清楚特朗普具体要求欧盟做什么。

欧盟国家还担心,那些无法卖到美国的钢材会流入欧洲。「贸易战的危险已经开始显露」,法国贸易部长让·巴普蒂斯特·勒莫伊内(Jean-Baptiste Lemoyne)评论道。

WTO袖手旁观

问题还在于世界贸易组织WTO及其监管体系发生了什么呢?南韩和日本威胁要向世贸组织投诉美国的钢铁关税。然而,随着冲突的增加,世贸组织已失去了原有的重要地位。三年前,作为全球协议的新尝试的多哈回合谈判也失败了。

对世贸组织来说,特朗普的钢铁关税带来了额外的麻烦,因为白宫将美国的国家安全作为征收关税的理由,这是通过1962年订立的一项法律来实现的,这项法律过往很少被使用。欧盟委员会表示,这违反了世贸组织的规则。如果世贸组织批准这些关税,意味着将有更多国家的政府可以使用类似的论据。另一方面,如果美国在世贸组织败诉,特朗普很可能会决定退出世贸组织。

中国——「主要敌人」

特朗普在贸易方面的主要敌人无疑是中国。他的贸易主管彼得·纳瓦罗(PeterNavarro)是一位声名狼藉的反中鹰派,他把中国对美国的出口形容为入侵。上周,特朗普的金融顾问丶前高盛董事加里·科恩(Gary Cohn)辞职,经济民族主义者进一步加强了他们在白宫的影响力。

美国对华贸易逆差为3,750亿美元,贸易总额为6350亿美元。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经济体相互依赖,使中国成为世界上主要的制造业生产和出口国,而廉价的产品降低了美国的物价,使美国也能够维持其巨大的赤字。

中国日益增长的经济和全球影响力对美帝国主义是一个挑战。北京的国家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在2008-09年危机后被认为比美国的新自由主义更稳定,尽管中国也存在巨大的债务。

去年,特朗普政府发起了一项关于中国知识产权(商标丶专利丶文化作品等)的调查。预计这一结论将导致对中国商品订立新关税,还会对中国公司收购美国公司丶美中二国公司合作架设障碍。相比对钢铁关税,美国资本家和政治家更担忧对知识产权的关税。他们担心特朗普引发真正的贸易战,也担忧产量下降。在去年访问北京之后,特朗普声称,中国承诺在3750亿美元逆差中削减十亿美元。

特朗普谈判的战略是「一国一谈」,这将美国拉入孤军奋战的境地,而不是与欧盟(EU)等国一道对中国采取行动。

1930年代的幽灵

许多经济学家将现在的保护主义和贸易壁垒与导致上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的相提并论。1929年10月股市崩盘后,美国国会于1930年6月通过了「斯莫特-霍利法案(Smoot-Hawley)」,对100件商品征收关税,其他国家政府也以增设关税作为回应。从1929年到1934年,世界贸易下降了三分之二,66%。危机的起因不是关税,而是资本主义制度本身。国家之间的矛盾丶阶级斗争丶利润下降和巨大的投机泡沫导致了危机,而关税又加剧了危机。

随着今年世界经济比过去十年更强劲的增长,危机可能看起来很遥远,但恰恰警钟开始鸣响了。例如,汇丰银行着名经济学家斯蒂芬·金(Stephen King)认为,1997的亚洲危机丶2000年纳斯达克交易所的倒闭和2008的全球危机,都是经济快速增长,随后出现尖锐危机的例子。经济增长造成金融泡沫,导致物价上涨丶政府收紧经济。现如今的另一个因素是,中央银行已经实行低或负利率。而且在2008-09年时为了挽救经济体系,央行本身已经负债累累。

不排除贸易战会发生,即便冲突的爆发并不符合资本利益。长期来看,美中之间的重大冲突可能不可避免,但两国的统治者都意识到后果将会有多严重。

特朗普关税是资本主义企图摆脱危机的征兆。民族主义和保护主义已经取代了全球主义。与此同时,它在资本家和政客之间制造了新的冲突。特朗普受到一些大公司的挑战,这些高层斗争也是社会危机和革命动乱的讯号。

社会主义者既不支持自由贸易,也不支持保护主义。这两种情况都会使工人和普通百姓承担代价。自由贸易(实际上是由超过100家大型跨国公司统治的贸易)和贸易保护主义都将制造新的危机。

我们的回应是实行民主管理的计划经济。社会主义者主张真正的国际主义和团结,资本主义的逐利和对人的剥削必须由按需生产和贸易所取代,并与环境相协调。要使之成为可能,民主丶斗争和社会主义的政党和运动是必须的。

特朗普的计划

特朗普建议对进口美国的钢材和铝材分别征收25%和10%的关税。钢和铝的贸易总额达460亿美元,占美国2017年进口总额24,000亿美元额的2%。

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3750亿美元,贸易总额6450亿美元(2017年)

美国与欧盟的贸易逆差:1510亿欧元,贸易总额达6,010亿欧元(2016年)。

世贸组织

2016年,世界贸易组织处理的贸易案件比任何一年都多,接近250件。此数字2017年持续增加。

在历年受理的仲裁案件中,美国的数量最多(112),其次是欧盟(97)。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