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权公投──重点是建设群众斗争

2018年3月26日 下午 10:58

公投的票数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在过程中建设群众运动

许伟育 国际社会主义前进

三月一号,民进党劳基法修恶正式实行上路。这个号称「过劳死版」的劳基法修恶,并不能使本外资本家感到完全满意。商总理事长赖正镒表示工人的加班费仍是太高,美国商会亦表示仍有九成会员感到劳基法「弹性不够」。显而易见的是,在不久的将来,岛内资本家将再一次推动民进党政府对全台工人做出攻击,企图进一步松绑劳动权益法律。工人们不能坐以待毙!

在经历了反劳基法改恶抗争的失败后,各工会及劳工团体成立了「劳权公投联盟」,准备收集联署发起公投,要求废除劳基法改恶与讨回七天假,期望能动员更多群众组织起来,一同反击民进党政府将近两年来对于工人们所做的打压。这场公投有可能与今年底的大选结合起来,揭露支持劳基法修恶的候选人的丑恶面目。

国际社会主义前进欢迎公投运动,并会投入其中建设群众运动,因为劳权公投运动可以是建立挑战台湾资产阶级政府的全国群众斗争的开始。现时公投运动需要在8月之前搜集到30万份的公投联署书,才能使公投成案。我们呼吁每一位读者加入联署与斗争的行列,一同建立群众性的公投运动!

群众组织与斗争

社会主义者理解到,公投只是工人阶级可以运用的斗争机会。但资产阶级的选举并非真正的民主,工人阶级在当中没有天然的优势,必须依靠积极行动才有可能打赢这场硬仗。不仅是在公投成案前后,民进党与国内外资产阶级的媒体在起初会极力淡化此事,边缘化公投运动,当运动形成力量并威胁他们时,他们则会动用宣传机器进行抹黑,以确保劳基法修恶不被取消。

即便公投选举获得胜利,民进党政府也将可能不断拖延落实,更甚至会暂时做出退让-然后在运动退潮后重新推出打击力道更大的劳基法修恶(资本家们的各种舆论恐吓亦将蜂涌而出,来迫使群众接受再一次的劳基法改恶)。单单凭藉公投本身是不足以挑战民进党政府及资产阶级的反工人攻势。工运需要更具战斗力的行动才能成功

建设公投委员会

公投的票数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在过程中建设群众运动。我们需要在各社区丶学校丶工厂企业,建立基层的公投委员会,将成千上万的工人丶学生组织起来,成为挑战民进党与资产阶级的大军。各个公投委员会可以通过选举代表,由下而上串连为一个全国公投委员会,建设全国工人群众斗争。

我们认为,劳权公投联盟有责任在全国各地推动与协助建立群众性的公投委员会,不仅是工会与NGO或学生社团可以参与其中,任何活跃投入工人斗争的个人与组织都将可以成为其中一员,民主且团结的共同建设群众性的公投委员会。

公投委员会可以让各劳权团体丶工会丶青年及工人作为讨论的平台,民主决策运动的口号丶策略和斗争手段,并组织宣传行动丶游行集会,为公投运动造势。公投委员会内部必须具备充分民主,让基层参与者讨论和决定斗争方向。这是它保有活力与争取胜利的前提。

公投运动若要成功就需要升级斗争,以罢工罢课一天为开始,建设全国罢课罢工运动。而公投委员会将会是罢课罢工运动的组织平台。正如国际社会主义前进在去年反劳基法改恶的斗争中所指出的:「现在单靠游行丶甚至是直接行动(例如冲撞官署和占领)并不足以迫使政府和资本家作出重大的退让,因此行动需要升级至罢工作为斗争手法。工人阶级的斗争力量在于其让经济得以运作的实力,而罢工可以瘫痪经济运作,展示出社会是靠工人运作,而不是资本家,所以对资本家造成的实际威胁将比冲撞官署丶占领要大得多。」

左翼工人群众政党

全国公投委员会,将能成为建立一个左翼工人群众政党的跳板。近来关于筹组工人政党的讨论更趋公开,这是一个有助于强化工运的发展。但要建立一个独立于蓝绿之外的左翼工人群众政党,它的产地不会只是在办公室的秘密讨论中,或是字面拟定的纲领上,最重要的是在群众斗争之中。当前公投运动正是与建立左翼工人群众政党连结起来的好机会。工运及社运分子可以在反劳基法改恶公投中面对广大工人及青年,解释建立一个左翼工人群众政党的必要性。国际社会主义前进近两个月持续在街上通过演说和刊物进行公开宣传,而这是整个工运目前普遍所欠缺的活动。

即使在公投完结后,公投委员会可以转化为工人阶级的政治讨论及斗争组织平台,持续向资产阶级政府施压。在面对下一波对劳权的攻击时,这个平台可以运用积累起来的斗争经验,再发起更有力的群众运动。因此,国际社会主义前进认为当前的公投运动的愿景,不应仅止于「废除劳基法改恶与讨回七天假」,还要建设工人自己的党!打倒蓝绿财团专制!打倒资本主义!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