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攻击戴耀廷 打压言论自由

2018年4月29日 下午 4:59

统治阵营打港独是为廿三条立法造势

中共丶香港政府丶建制派政客大肆攻击香港大学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指控他鼓吹港独,企图分裂国家。戴耀廷3月25日出席“台湾青年反共救国团”在台北举办的论坛时,表示“中国现在的专制政权有一天会结束,中国必会成为一个民主的国家。到那一天,港人也能实现民主普选,并且可以实现‘人民自决’。港人届时可考虑是否成立独立国家,或与中国其他地区的族群组成联邦或邦联。”

统治阵营将戴耀廷的言论上纲上线,罗织罪名。在3月30日,香港政府突然高调向传媒发声明,谴责戴耀廷违反基本法及企图分裂国家。何君尧丶梁美芬等建制派政客甚至诬蔑戴“勾结外部势力”丶“分裂国家”及“危害国家安全”,并指必须对他作出检控及逐出校园。

中共官方喉舌《人民日报》指,尽管香港尚无港独入刑的先例,但并不等于现行法律规章无法追究,例如可引用香港法例第两百章“刑事罪行条例”中的煽动条例。过往煽动条例只是针对暴力或武装行动,现今更用来打压发表政见的自由。中共在廿三条立法之前,实际上已经实行了廿三条般的严刑峻法。

戴耀廷在脸书上透露自己被人跟纵及拍摄,并怀疑是国安所为。他表明如果自己现身澳门或大陆,必然不是自愿回去,意味着他是忧虑自己会被国安绑架,成为下一个铜锣湾书店五子。鉴于政权过往几年来的打压行为,这种担忧不无道理。

温和泛民派

戴耀廷并不是港独支持者。在2014年占领运动爆发前他一直希望拖延运动的发生丶局限运动的规模。在雨伞运动爆发后他不得不尾随群众,同时希望尽快可以结束运动。他的政治立场是温和泛民派的典型代表。社会主义行动与戴耀廷在政治立场上有很多分歧,但我们捍卫他的发言权。我们也不认同他在台湾论坛对争取中国民主的看法。因为戴暗示专制政权倒台是“自动到来”的过程,就好像只要等待下去中共就会倒台。可惜他无视了群众斗争在当中发挥的作用,他的看法是违反历史规律的。从中国的历史就可知,专制政权不会自然消失,而需要群众斗争打倒它的。

现时根本没有任何法律禁止倡议或讨论港独。即使是建制派亦对于禁止讨论港独的界线出现分歧。民主派叛徒丶现已成为中共鹰犬的汤家骅紧跟《人民日报》的论调,指可以用煽动罪调查戴耀廷。过前刑事检控专员江乐士指,即使根据03年的基本法23条立法建议,戴耀廷的言论亦没有触犯法例。

今次当局明显有部署地发动舆论攻势,企图通过对戴耀廷杀一儆百,从而制造寒蝉效应,合理化加强威权统治。同时,当局为廿三条立法造势,可以预计未来廿三条立法的内容将比2003年时苛刻得要多。早前,人大常委谭耀宗在两会结束后,突然表示主张结束一党专政的人不能参选立法会。这意味着所有民主派候选人都可以被剥夺参选权,而泛民议员可以被法庭取消议员资格,因此在泛民立法会议员之间引起了一阵恐慌。可惜泛民领导并没有果敢地号召群众斗争,挑战谭耀宗的荒谬言论,反而被吓得惊惶失措。其后,谭作出退让,改口指这只是他的个人立场。统治阵营其实正在试水温,探测港人的民情反应。

将斗争升级

港大民主墙涌现了多张反对打压戴耀廷的大字报,并有内地生表示支持。早前习近平废除任期限制后,很多在美国及澳洲的中国海外生张贴海报。现在这股海外倒习的浪潮正通过戴耀廷事件蔓延至香港了。港大学生需要组织起来,在校园发起抗议行动。如果戴的教席受到进一步威胁,学生理应通过发起罢课一天的运动将行动升级。因为这不但是对一个人的威胁,而是威胁至整个校园以至整个香港的民主权利。对戴的攻击只是中共及港府一连串打压民主的一环,其他还包括筛选参选人丶操控选举及制订新的反民主法律

社会主义行动反对抹黑及监控戴耀廷,反对剥夺他的教席,反对以言入罪。我们捍卫言论自由,坚持捍卫讨论港独的权利。单靠游行集会并未足够力量抵抗政治打压,尤其是作为单一事件并在短时期内号召出来的行动。这种行动往往是象征意义大于真正动员群众作长期的斗争。群众正渴求将运动升级的方案。所以我们需要的是通过组织罢课乃至罢工将斗争升级,真正打倒建制和它背后那些大富豪的痛处。这场斗争需要动员工人阶级,并将民主权利的斗争连结至争取全民退休保障丶八小时工作制丶租金管制丶大幅提高基层工人薪水的斗争。这场斗争必须联系到反资本主义,因为那些掌控经济民生的资本家正是现在这个不民主制度的受益者和坚定支持者。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