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劳动节:国际工人大团结

2018年4月30日 下午 10:02

反剥削丶反外判丶反私有化丶争取全民退保丶反专制,打倒服务有钱人的政府和资本主义

帕莎 社会主义行动

一年一度的劳动节是工人阶级捍卫自己劳动成果丶抵抗剥削的大日子。经历了五年前的码头罢工丶今年的海丽邨清洁工罢工,以及九巴车长罢工,工人阶级仍处于香港资本家的极端压榨之下。林郑政府大力打压群众的政治权利,最重要的目的是为了削弱劳苦大众反抗运动,因此可以进一步推行有利财团丶剥削工人的政策。因此,无产阶级必须团结起来及组织起来,对抗威权资本主义政府。

极端压榨

本港工资一直滞后经济发展,2003-2017年香港人均生产总值增加超过90%,但同期平均工资的增长只有48%,可见大部分增长的财富集中在富人手上。加上百物腾贵,同期低收入家庭消费物价指数亦增加了43%,变相抵销了打工仔们的加薪。而当下的租金更是2003年的2.7倍!

对于香港最底层的工人来说,现时的最低工资仅为每小时$34.5。工资的低下,迫使香港工人不断加班工作帮补家计。香港现时每周平均工时为44小时,为亚洲地区之首,而且工作岗位越基层工时则越长。工人完全沦为资本家的打工奴隶,政府却继续拖延落实任何工时保障法例。

根据职工盟的估算,工人月薪要至少达到$9800才能负担起基层家庭的基本需要。当然在这个薪金水平下生活仍然是捉襟见肘。如果以每周工时四十为标准,我们的最低工资需要订在每小时$55以上,现在的水平根本不能接受。

基本的“劳工三权”(罢工权丶组织工会权丶集体谈判权)在香港仍然残缺不全。去年,在汉莎天厨任职厨师的吴志辉因组织工会“香港厨师联盟”,在毫无犯错下被公司解雇。工人连基本组织工会的权利亦被打压。

另外,在2月份九巴司机不满资方的“假加薪”及恶劣的工作环境,工人组织成立新工会“月薪司机大联盟”并发起罢驶工业行动,事后被公司秋后算帐,四名员工被解雇。资方公然践踏工人组织工会丶发动罢工的权利,若非九巴工人之后发起声援行动,被打压的司机不会获得复职。

至于争取了超过二十年的集体谈判权,至今仍然遥遥无期。工人还面对着工作零散化丶合约制丶外判等问题,威胁着每一个打工仔的工作保障。

香港的长者贫穷状况迅速恶化,人数由2009年36.6万人,增至2016年的47.8万人。政务司司长张建宗归咎老人贫穷因为他们不劳动,更鼓励65-74岁“少老”重投劳动市场!香港长者劳动人口过去10年上升三倍,增至2017年的12.7万人,越来越多老人已无晚年可享。

废除强积金对冲?

香港政府一直拒绝落实全民退休保障,强积金乃大部分劳动者唯一的退休金。然而,强积金强制将工人的血汗钱投入私人市场投机炒卖,今年二月份环球股市股灾,平均每名打工仔就亏蚀$7,690。

然而,更荒谬的是所谓的强积金对冲机制。当雇主须支付工人的遣散费或长期服务金时,雇主抽取部分员工的强积金供款来抵销支付,变相用工人自己的退休金来支付自己的赔偿金!这个机制的存在完全是为了保障资本家的利益。

在社会压力下,政府在拖延多年后终于提出逐步取消强积金对冲。但政府方案非常保守,除了政府会在10年内动用172亿分担雇主部分款项,更会下调工人实质获得的赔偿。对工人来说,根本没有得益。

纵使如此,雇主还是不甘心一旦取消强积金对冲将会增加那丁点的成本。去年12月,外判清洁公司民顺迫使工人签署“自愿离职”的文件,企图改头换面成立新公司重新聘请工人,促发荔枝角海丽邨清洁工罢工。罢工行动最终让工人争取法定遣散费金额的七成。未来将会有更多企业利用不同的卑劣手法规避劳工法例。

香港工人阶级需要组织战斗性工会。工会应该以团结斗争丶集体行动为重心,建设由下而上的民主架构,让工人可以民主商议及决策,建设强大而活跃的群众基础。这些工会可以成为一个工人阶级政党的基础,以领导起反剥削丶反外判丶反私有化丶争取全民退保丶反专制的斗争,打倒这个服务有钱人的政府和资本主义。社会主义行动就是为了未来这个政党的诞生而奋斗!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