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劳动节:外劳团结斗争,反对种族主义!

2018年5月1日 下午 7:47

工人阶级需要跨种族团结斗争,反对资本主义的剥削

铆台/ 左仁

五一劳动节,三十七万名外籍家劳是香港工运的重要一员。外佣面对低工资丶高工时丶被虐待丶种族歧视等方方面面的压迫。去年外劳的最低工资只是增加了2.3%至4,410元,远低于外劳团体所倡议的5,500元。工人阶级需要跨种族团结斗争,反对资本主义的剥削。

外佣被虐

昔日轰动国际一案,受虐的外佣Erwiana获赔八十万九千,同一雇主六年徒刑未满,对另一名外佣Tutik的虐待再被揭发。新案今年二月末审结,裁定雇主须向Tutik支付十七万元的赔偿。雇主虐待外劳的情况仍然相当普遍。今年三月,网上流传一段印尼外劳遭到79岁老雇主掌掴和扼颈的片段。雇主更激动表示要杀死外佣。在雇佣同住条例下,外劳没有自己的生活空间,极容易暴露在雇主的暴力之下。再加上两星期条例迫使没有工作的外劳在两星期内回国,很多外佣也因为害怕被雇主解雇,面对暴力也只能哑忍。

同住政策最主要的目的是要让外劳“隔离”于社会,以免她们可以融入本地社区,加强本劳和外劳的连结。政府也要避免孤立外劳使她们更难连结本地工人并组织起来,形成工运的力量。被孤立工人失去私人时间,断绝了和自己族群朋友社交乃至联系工会的机会,工人没有议价能力,导致受到剥削丶侵犯丶虐待时无处可诉。

由于香港没有公共的护老服务,而市面上的私营护老院质素极为恶劣,所以不少要照顾老人的家庭唯有聘请外佣。去年香港就发生了至少三宗因为照顾患病亲人压力爆煲引发的伦常凶案。其中一宗是去年十月,一名儿子弑母后跳楼企图自杀。即使他已经聘用两名外佣,仍难以承受照顾年迈病母的压力。此外,香港家庭居住单位极为狭窄,据调查43%外劳没有自己的独立房间。但即使有独立房间,超过三成人的房间同时用作储物丶照顾宠物等用途。很多外佣只能睡在客厅丶杂物房,甚至是厨房和厕所里。她们的私稳被侵犯。护老和托儿服务本来应该由公共部门承担,按需分配予有需要的家庭。

今年二月有菲籍外劳向法院提出司法覆核,希望推翻雇佣同住条例,但法院一如以往偏袒政府丶漠视劳权,裁定外佣败诉。法官的判辞提到“若她们不甘心受制,大可以不做外佣,或到香港以外的地方工作”,根本是剥夺了工人阶级争取权利的自由,也突显出资产阶级的傲慢。

香港法例对外劳极为苛刻,但对滥收费用的中介公司却轻轻饶恕。法例规定中介公司收取外劳的费用不得超过首月工资的十分之一,但绝大部分中介公司收取外佣七至八个月工资的中介费,使她们负债累累。这不是奴隶制又是什么?在2015-16年,进步劳工工会访问了菲籍家务工,当中40人(7成)曾向香港中介公司支付平均11,321元中介费,比法定标准高25倍。这些中介公司完全无所作为,只是寄生虫而已!

抵抗“现代奴隶制”

社会主义行动主张本劳外劳同工同酬,所有工人应落实八小时工作制。我们主张取缔中介公司,让外佣有权被直接聘用,或者通过受民主控制的非牟利聘用机构受雇。我们要求废除雇佣同住条例,大量兴建公屋安置所有工人。这样外佣能免于雇主及中介剥削,而政府又能将工人投入至家务工作丶托儿丶安老等公共社会服务中,免费按需分配至所有基层家庭,而非富裕家庭独享。香港政府是本劳外劳的共同敌人,工人们应该不分种族团结抗争,共同抵抗这个“现代奴隶制”。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