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郑月娥被钦点上台一周年

2018年5月2日 下午 12:25

变本加厉的亲资政策与威权统治

社会主义行动   报导

林郑月娥被钦点为特首超过一年,她在小圈子选举时的承诺完全落空。亲富豪的政策变本加厉,未来政府将推动大湾区发展,其中的项目包括河套区丶莲塘口岸丶新界北丶东大屿,都是配合一带一路的国策。香港的贫穷人口去年增加至135.2万人,楼市继续疯狂上升,现在愈来愈多“纳米楼”出现,而楼价连续八年为全球最难负担。以平均收入来计算,港人需要不吃不喝19.4年才能买到房屋。公屋兴建量没有增加,政府反而通过“绿置居”推动公屋私有化,而群众争取多年的全民退休保障和标准工时继续落空。今年是财政预算案历年来盈余最多丶并且最优惠富人的一年,造成民怨沸腾。

林郑月娥在小圈子选举竞选时,表示要处理香港“三座大山”,包括领展丶港铁和强积金对冲,现在却又反口表示没有公开提及过。林郑月娥评论道:“回购领展是愚蠢做法”。2004年政府将公屋商场私有化,导致现时社区物价飙升及小商户被赶走的灾难。而在所谓取消强积金对冲的计划中,政府动用百亿元补贴财团,并把计划摊分十多年来执行。至于港铁,去年赚取百亿利润却继续加价,可说是香港公用事业的一大毒瘤。

现在政府展开所谓的“土地大辩论”,根本无意解决地产商垄断和囤积土地所造成的问题。政府过去一直编造谎言,指香港公屋供应不足是因为土地短缺。林郑月娥兴建公屋的数量甚至比梁振英更少,同时政府正在制造舆论,指因为社会上有团体反对填海丶反开发郊野公园丶反对利益输送的发展计划,因此造成所谓公屋断层的问题。林郑月娥企图将舆论攻势升级,指责反对派阻碍政府兴建公屋丶破坏民生发展云云。

林郑月娥上任以来,打港独的攻势比梁振英时期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是她将任务外判给法院和建制派政党,而自己则装扮温和的形象。一地两检和国歌法也都势在必行。此外,中共正在向港府施压加快推行廿三条立法。林郑表示现在社会气氛尚未适合立法,但建制派正在大力施加舆论压力,包括谭耀宗表明今届政府要完成这项任务。而最近诬蔑戴耀廷在台湾“鼓吹港独”也是一个例子。习近平废除连任限制丶改为一人独裁,并且全面加强对香港的箝制。今次推行廿三条立法的版本,相信会比十五年前的更为苛刻和强硬。中共以为自己处于强势而可以一举消灭香港民主运动,令香港变为另一个新加坡,但未来廿三立法必然会唤起港人的斗争记忆而引发反弹,就如习近平称帝引发内地民众反弹一样。

十五年前任职保安局局长的叶刘淑仪,最近在媒体面前评论廿三条立法,就表示2003年国家安全条例立法时,只是包括牵涉暴力的行为,但如果现时为国家安全立法“一定要考虑实际情况”,即规管发表言论等行为,日后发表支持港独或者反对一党专政的言论可能亦会负刑责。

现时,中共甚至愈来愈不需要通过中联办指挥香港建制派执行政治任务,而是直接由中共官员直接干预。在去年12月底人大常委已经直接颁布一地两检的决定,完全无视反对声音和关于它违反《基本法》的问题。在未来我们不能排除中共采取更强硬的手段,直接在香港颁布廿三条国安法。

结束一党专政

中共进一步收紧对香港的管控,下一步明显是要针对“一党专政”的口号,将“结束一党专政”定性为违反中国宪法。如果反对派真的取消此一纲领,无疑将沦为纯粹花瓶。

早前,大人常委谭耀宗在两会后表示提出结束一党专政的人可以被禁止参选。最近前港澳办主任王光亚再度表示有权禁止参选,林郑月娥则表示很难保证。中共正在试水温,测试群众对于事件的反应,并且希望不断重覆相关舆论而令民众麻木。虽然现在群众未有大规模反抗,但潜藏在社会的愤怒始终是会爆发的。

这一度令泛民政党惊惶失措。泛民在召开记者招待会时,街工议员梁耀忠呼吁其他泛民议员呼喊结束一党专政时,因为多位议员不敢喊口号而造成尴尬画面。虽然泛民主派实际上对于“结束一党专政”的纲领实际上只是等待中共逐步自我改革丶开放民主,但至少他们还在口头上反对一党专政。

泛民主派妥协

泛民主派面对威权统治完全没有能力和意愿动员群众斗争,反而一再表现出软弱妥协的姿态。除了上述关于“结束一党专政”的事件之外,民主党的妥协更进一步走得更远。最近该党党庆晚宴更邀请了林郑出席。民主党前议员李华明上台更为她献唱一曲,则林郑就马上捐款三万元以示支持。事件触发很多民主派支持者的猜疑和愤怒。民主党去年的党庆晚宴已经被揭发由领展赞助,今年派出的立法会初选候选人,也被揭发与领展高层吃饭。

各泛民政党内部都有进一步走向建制派和右倾的情况,造成各党派的分裂。最近民主党议员许智峰因为抢夺立法会职员的手机,党内其他领导纷纷与他公开割席。许智峰在政治纲领上与民主党其他政客虽然无大分别,但过去在抗争行动上比较进取,因而被民主党的保守领导视为负累。民主党领导想利用事件制约许智峰,使他们的党更加容易与林郑“大和解”。

社会主义行动一直主张,需要以真正民主的方式重建民主运动,由基层群众控制民主运动,并以反资本主义的新工人政党作为民主运动的核心。长期以来,温和泛民的领导者一直在阻碍斗争,这在2010年中共和曾荫权政府推出政改方案时丶以及在2014年雨伞革命中表现得最为明显。在群众压力下,泛民领导不情愿地参与了雨伞运动,并希望尽快结束运动。现在面对着中共和傀儡港府的强力打压丶以及习近平日渐收紧对香港的管控,泛民高层甚至进一步向威权统治妥协并且拒绝群众斗争。自由派的泛民领导在民主斗争中固守错误的观点和方法,导致了他们在政治上的崩溃。他们一直认为,仅仅依靠“文明”的谈判,就可以说服独裁者实行民主。但事实上,从来没有哪个社会可以不靠群众斗争就实现民主变革,无论是争取女性选举权还是推翻专制政权。而且在这些群众斗争中,工人组织丶工会和其他群众组织往往发挥了决定性的作用。

如果泛民继续妥协,变成威权统治的“忠诚反对派”,会是香港群众的反抗运动发展的一个大问题。未来中国的局势以及即将来临的反对习近平“一人独裁”的浪潮也会对香港造成巨大影响。去年12月到今年1月,伊朗爆发了反对神权独裁的大规模群众运动,尽管这场运动并没有清晰的纲领和领导,但它不仅是反对独裁政权,也反对传统的改良主义反对派,因为群众意识到改良主义反对派既没有能力丶也不愿意挑战独裁政权。民主派应该学习香港以外的经验,改变他们对反威权斗争的错误观点。

面对变本加厉的威权统治和新自由主义,我们需要意识到现在民主运动更需要一个新的丶具战斗性的领导,并且需要由工人阶级所领导,才能挑战专制政府和资本主义。为了抵抗不断升级的白色恐怖,现在我们迫切需要将民主斗争联系到工人阶级反剥削的斗争,并以基层工人为基础建立一个新的工人政党。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