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用你的私隐赚钱

2018年5月5日 下午 12:15

扎克伯格在美国国会道歉

Ville Karlsson   社会主义正义党(CWI瑞典)

4 月1 0 日和1 1 日,全球第五大富豪丶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受到美国国会的质询。原因是英国剑桥分析公司(CA)利用Facebook非法收集的用户信息影响选举(包括美国共和党候选人泰德·克鲁兹和特朗普的竞选活动以及英国脱欧公投)。

剑桥分析公司

2018年3月,包括《纽约时报》在内的多家报纸披露,剑桥分析公司将Facebook收集的个人数据用于自己的政治目的。这一切都始于英国剑桥分析公司的母公司SCL集团的亚历克斯·尼克斯,他专门从事心理战和利用虚假信息影响世界各地的竞选活动;他告诉美国共和党政客罗伯特·默瑟,他计划开发一个计算机程序来分析和影响选举。

英国第四频道电视台的卧底记者拍摄到尼克斯和其他雇员谈论他们所用的方法,其中包括拍摄政敌与妓女在一起的照片,散布受贿的谣言以及利用军情五处的内线挖掘对方的黑材料。

依靠默瑟提供的数百万资金,以及特朗普竞选团队的史蒂夫·班农的支持(2017年8月前,班农是极右假新闻网站《布赖特巴特新闻》的执行主席以及白宫的首席官员),剑桥分析公司成立了。他们雇佣了计算机工程师和心理学家来开发这个软件,但他们缺乏所需的信息来更深入地了解他们试图分析的人。

所以他们付钱给剑桥大学数据研究人员亚历山大·科根,让他制作了一个可以通过Facebook收集信息的应用程序(其中包含一个人格测验)。科根向Facebook以及每个同意进行测验的人承诺,这些个人信息仅用于科学目的。该应用程序收集的信息包括:出生日期丶该人喜欢的页面丶他们的地理位置丶他们Facebook个人资料中所有可获取的信息以及他们所有Facebook朋友的个人信息。

这些信息被用于创建Facebook用户的“心理画像”,然后在2016年这些资料被用于帮助特朗普的竞选运动。这些信息被用来确定目标受众丶预测投票结果并决定特朗普应该去哪里拉票。不过,剑桥分析公司承认,他们的模型并非是为特朗普的竞选运动量身订做的,而是基于泰德·克鲁兹之前的竞选活动。这个工具本来是用来帮助克鲁兹竞选总统,但克鲁兹突然宣布退选,剑桥分析公司没有时间再去制作新的模型。如果他们有更多时间来进行完善的话,谁知道他们可以做到什么地步?

数千万用户受到影响

《纽约时报》报道称,剑桥分析公司用这种方式至少收集了5000万用户的信息,而Facebook则报告说可能有870万用户受到影响。扎克伯格的国会听证会是否会导致什么重大的变化仍有待观察。

扎克伯格不断为他们犯下的许多“错误”道歉并承诺做出改进。他表示同意接受一定程度的管制来防止再次发生类似的问题,但他也反对“仓促”的行动。他提出后面这个问题,可能是因为许多有机会质询扎克伯格的政客并不是很了解互联网丶Facebook和手机技术。

Facebook丑闻无疑是对未来普遍现像的一瞥:政客和大公司利用最先进的技术来控制人们的想法,使之有利于资本主义。强大且不受监督的公司和精英控制着技术,是对民主权利的重大威胁。为了解决这一问题,迫切需要将大企业和技术收归公有,交由工人阶级民主管理和控制。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