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大选造成巨大政治震动

2018年5月6日 下午 9:32

意大利3月14日举行大选,选举结果为政治版图造成了近20年来最大的一次震动

Chris Thomas   国际抵抗(CWI意大利)

自九零年初的“洁净之手”(clean hands)贪污丑闻以来,建制政党从未遇到如此的重挫。马泰奥·伦齐领导的民主党遭到耻辱性的挫败,沦落到支持度低于民粹政党五星运动(M5S)的境地,同时,贝卢斯科尼领导的意大利力量党的得票数,则被马提欧萨维尼(Matteo Salvini)领导的右翼民粹政党“北方联盟”(Lega)超过。在73%的投票率中,有超过一半是投给目前台面上反建制的政党。这反映的是对传统政治的明确否决,以及经历了数年的贪腐丶紧缩政策与经济萧条之后,普通群众对改变现状的渴求。

当中没有明确胜利的一方,未来几周甚至几个月局势似乎不明朗,各党派都要竭力组建政府。

民主党是联合政府中的主要政党,也是意大利资产阶级最中意的政党,但是这次大选中其得票率的崩盘甚至比民意调查预期的结果还严重。在意大利下议院(Camera),民主党19%的席次只比北方联盟多出些许,比四年前在欧洲议会选举的40%暴跌了极多。

该党甚至失去了原本在中部地区“红区”(前共产党的重镇)的主导地位。二战以来,民主党是第一次在艾米利亚罗马涅大区(Emilia Romagna)输给了中间偏右派,只保住博洛尼亚(Bologna)和伊莫拉(Imola)等少数几个城市。遭受到全国性挫败之后,伦齐被迫宣布辞去党魁职务,但要等到新政府就绪后才会生效。

经济与政治

虽然经济在经历了近十年的萧条后有略有好转,民主党的选情没有从经济回升中受益。与经济危机以前相比,经济成长更加缓慢,失业率也更高,多数工人阶级和许多中间阶级并未从日常生活中感受到任何改善。对许多人而言,危机根本没有结束。就在选战期间,惠而浦的关系企业恩布拉科(Embraco),宣布从北意大利的杜林迁厂到斯洛伐克,造成近五百人失业。

从民主党分裂出来的“自由平等党”(Liberi e Uguali),本来看似要提供新的“左翼”选项,却只是刚好达到3%的当选门槛。这并不令人惊讶,因为该党党魁和民主党打压工人的措施脱不了关系,像是使得工人更容易被解雇的劳动法“改革”丶以及迫使工人推迟退休年龄的退休金“改革”。在投票日前夕,自由平等党党魁格拉索(Pietro Grasso)让人看清了它是什么货色,因为他表明了自由平等  党愿意在选后与民主党结盟。

五星运动党在全国凭藉着超过32%的得票率,成为目前的最大党。它在受到经济危机冲击最严重的南部大获全胜,在普利亚(Pugli)和西西里(Sicily)获得40%的得票,在坎帕尼亚(Campania)的部分地区(例如那不勒斯)获得超过50%的得票。五星运动在年轻人中间表现特别突出,它从35岁以下的投票者中得到35%的票数)。

五星运动的支持者有过去左倾与右倾的选民,他们彻底厌恶传统政治,已经打从心里不想再理会该党内部问题,也不理会该党在罗马执政的混乱,而不惜一切要“尝试新选择”。然而,尽管五星运动取得这般成果,它仍无法单独成立多数政府。早先意大利的统治阶级被五星运动的潜力给震惊,而推动了选举法的修订,其目的正是要打消五星运动取得多数的可能。现在这个选举法却使得统治阶级失去了稳固的政治根基。

五星运动党魁迪马尤(Luigi Di Maio),利用过去的几个月拉拢大企业,试图表现出自己是未来总理的可选之人丶五星运动是可靠的资产阶级政党。做法是收回五星运动过往反欧元丶反欧盟的立场,并反对富人税。他也宣布,他对与其它政党结盟的想法保持开放。在这条道路上,他可以走多远还是未知数,因为他得面对五星运动一开始存在的理由──因为彻底反对腐败的政客集团和传统政党而集结起来的运动。如果五星运动决定和任何的一个政党形成联盟,那很可能是导致五星运动瓦解,而其中一部分将试图回到起初反建制的立场。

“中间偏右”已经成为最大的联合党团,但它共计37%的得票数也不及绝对多数。有个显着的改变是,卑劣地反对移民的北方联盟党,现在成为右派阵营中的最大党,颠覆原先由贝卢斯科尼的意大利力量党所主导的右派内部的力量平衡。

移民

移民问题在媒体上主导了选情,所有主流政党都采取强硬的反移民立场。但是意大利北部和一些中部地区,北方联盟都收割了反移民主张的选票利益。它的在全国的得票率已经从上回选举的4%上升到这次的18%(投票支持该党的人有三分之一过去没有投票给任何政党,有四分之一过去投给贝卢斯科尼)。此外,右派联盟中的意大利兄弟党(Fratelli d’Italia),在法西斯主义的意大利社会运动(MSI)中有支持基础,这次获得4.35%,是过去的三倍。这个“中间偏右”联盟无疑会试图争取其他党派的议员。但要达到50席的绝对多数门槛,特别是在由北方联盟的Salvini来当总理候选人的情况下,将会非常困难。

卡萨庞德党(Casapound)即使乘着反移民论调的势头,加上得到媒体前所未有地为它宣传,最终也只得到0.9%的选票。然而,选战期间一位右翼恐怖主义者枪击六名移民的事件却显示出,反移民的政治氛围已经助长了类似的危险。无论什么样的政府出线,反对种族主义和反对法西斯主义的问题将继续成为政治焦点。

“一切权利归人民”

新成立的左翼政治组织“一切权利归人民”(Potere al Popolo),未能达到在议会获得席次的3%门槛。它得到的370,000张选票,只在全国刚好超过1%的得票率(相较之下,2013年激进“左翼”力量得票率为3%)。这一部分是因为那种“投票要有用”的情绪所造成的结果,这也普遍影响了许多小型政党。

对于一个选举几周前才形成的运动来说,再加上它又没有得到像其他政党(包含卡萨庞德党)所得到的媒体版面,当选从来就不是它的主要目的。“一切权利归人民”是由下而上形成,而且具有战斗力的组织,它属于一般人民而且为一般人民而奋斗,致力于将国内的左翼政党与社会运动团结起来。上百场会议在全国上下超过数百个城市举行,吸引上千名群众特别是青年的参与。

这是因为“一切权力归人民”所代表的,是建设一支战斗性的反资本主义力量,而这也是“国际抵抗”(CWI意大利)所致力的任务,所以“国际抵抗”参加了该党的竞选运动,并在其热那亚(Genova)的选举名单中提了一位候选人。这个组织是否会成功发展它的潜能还不能确定,但是我们会在往后的时期,继续于地方和全国层面上参与其中。

在这个早期阶段,还不可能断言这次选举后会产生什么样的政府(如果有的话)──一个由北方联盟主导的“中间偏右”联合政府丶一个五星运动─民主党的联合政府丶五星运动和北方联盟的联合政府丶一个包含更多政党的“大联合政府”丶一个技术官僚政府丶一个唯一目标是再次改变选举法的总统政府丶或者是召开新的大选──这些都是可能的结果,但可以肯定的是,没有一种政府能够解决工人阶级和中间阶级正面临的任何问题。

意大利的资本主义经济危机丶政治危机以及社会危机将会继续,而透过斗争建设一个反资本主义的替代选项,成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重要的任务。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