谴责有线高层漠视记者被性骚扰

2018年5月7日 下午 9:40

记者要组织起来捍卫女权

铆台/ 左仁   社会主义行动

香港国际榄球七人赛于4月8日举行决赛,有线电视直播期间,现场的女记者郭海𣿭突然遭两名外籍男观众强吻双颊,女记者随即推开两人并继续直播。郭海𣿭及后表示“无奈却不能做到什么”。

这种无能感源于职场父权文化。女性即使受到性骚扰或性侵犯,在现行制度下也投诉无门,甚至被合理化。有线电视新闻执行董事赵应春曾回应对事件“一笑置之”。有线电视发表声明指事主不拟追究,但很难令人不怀疑员工是受到公司压力以下为免“节外生枝”而采取这态度。整个过程足见性别歧视充斥职场,而父权主导的管理层往往轻视员工女权问题。

不出意料之外,在父权主义仍然猖獗的香港,在今次事件发生后网上出现大量责备受害者的言论。部分人指记者当时表现冷静,因此根本没有感到不快。有人指她小事化大,刻意博同情。也有人指这是“西方文化”,根本不构成性骚扰。在现今父权文化下,资方往往滥用“专业精神”作为藉口,迫使记者面对种种不公状况都要哑忍。

平机会根本是无权力的跛脚鸭,只是一个用作装饰的花瓶。主席陈章明公开表示,现时的《性别歧视条例》不涵盖陌生人的犯案,因此事主不能控告性骚扰。类同案件也曾发生。2016年,社会主义行动邓美晶因为批评《东方日报》抹黑难民,受该报以性别歧视的言论作出攻击,但向平机会投诉时却被拒绝受理。

相对来说,法国发生了类同案件,但犯案者却得到相对合理的惩罚。去年法国网球手艾蒙(Maxime Hamou)在赛后,强抱和强吻欧洲体育女记者,结果他被大会褫夺比赛成绩,并禁其出席馀下赛事丶所属球会被罚款。这是近年欧美me2运动和女权斗争所带来的成果。

社会主义行动谴责有线电视漠视员工被性侵的态度。记者需要组织工会起来斗争,在职场内反对性侵犯的行动,并挑战资方漠视甚至加强性侵文化的态度,反对父权资本主义。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