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半港人支持难民子女获居港权

2018年5月9日 下午 2:06

香港教育大学于2-3月进行了一项民意调查,研究本港民众对于在港难民的看法,发现对难民的同情度正在增加

帕莎 社会主义行动

尽管近年建制派政党及报章大力抹黑难民为“假难民”和“罪犯”,超过六成人表示对难民的态度中立。这是2016年来,教大第二份就在港难民的民调。对难民观感正面或中立的民众今年的比率都要比两年前稍为增加。

52%受访者支持让在港出生的难民儿童获得居港权。在港难民人数只有8千人,即使全部获得居港权也占香港人口极少部分。在现今的制度下香港难民是不可能获得居港权,即使极少数通过政府审核机制的难民(约0.02%)也只能被批准转送至其他国家。而现时有约200名难民儿童在港,他们在港长大,既没有父母所来自国家的国籍身分,也因为没有居港权,因而成为“无国籍孤儿”。

另外,支持难民获得工作权的数字亦上升至34%。现时政府严厉禁止难民工作,最高刑法为监禁三年,难民被迫依赖政府每月微薄的津贴度日。

建制派煽动种族歧视

只有24%受访者支持设立难民禁闭营, 比2016年下降3%。在2016年立法会选举前,民建联丶自由党及新民党为了煽动种族歧视捞取选票,极力鼓吹兴建禁闭营。但在社会主义行动发起的反击下,建制派的种族主义运动没有取得效果。

结果显示,香港难民并非如主流媒体所描述那样不受欢迎,被视为“犯罪分子”或“社会负担”。建制派虽然大力煽动种族主义,以转移本地民众对社会问题的视线,但未能对社会造成统治阶级预期的影响。

泛民党派一直不敢公开支持香港难民运动,也不敢正面回应建制派攻击他们“撑假难民”。除了因为难民没有选票之外,泛民也没有信心争取港人支持难民抗争。过去社会主义行动组织难民多次抗议行动,也只有社民连愿意参与。

但是今次调查证明,难民运动是可以争取大多数的本地人支持的。香港基层群众和少数族裔都受到政府的亲财团政府所压迫,理应团结斗争要求增加公屋丶医疗和教育,并且实现包括本地人和难民的八小时工作制。

争取工作权难民立法会抗议

社会主义行动   报导

3月26日,立法会少数族裔权益事宜小组委员会举行少数族裔就业问题公听会。社会主义行动联同约70名难民到立法会外抗议,争取难民工作权,要求所有人获得生活工资及八小时工作制。社会主义行动成员Jaco及印尼难民成员Mira进入议会发言,

Mira发言感叹道:“我的孩子问我为什么要努力读书,我实在不知道怎样回答,因为其实他们即使考得最好成绩,毕业后就是失业。”她又说:“很多难民被迫留在香港超过10年,因为要等待极为缓慢和苛刻的审核过程。我们很多已经在这里落地生根,有家庭有儿女,所以要工作维持生计。”

Jaco直斥政府:“香港只有8千多名难民。如果政府指难民拥有工作权,会导致抢饭碗问题,根本是大话。”

社会主义行动认为,现今劳动市场让大部分工人过劳,同时又不让难民工作。如果容许难民合法工作,香港工人可以缩短工时及享有更长假期。香港工人应该与难民团结一起抗争,一起为改善劳动条件而斗争,反对财团牟取暴利。

难民Ani为工作权和居民身分而被判入狱

社会主义行动   报导

Ani是来自印尼的难民,也是社会主义行动的成员。2012年,她因为工作而被逮捕,结果被判监4个月。在香港的难民没有工作权利,只能接受政府极为微薄的津贴渡日。

她已经与香港居民的丈夫注册结婚五年,曾多次申请合法居留,但被入境处无理拒绝。她首次在2013年3月开始申请,至2016年5月才收到入境处回信,但最后被拒绝。2016年5月,她再次尝试申请,但等待八个月后再被入境处拒绝。

由于她只能持有俗称“行街纸”的临时身分证,经常被朋辈的歧视和嘲笑。在深感绝望的情况下,她购买了一张虚假身分证。在今年二月,她被警察搜查到持有假身分证,在三月被判监入狱12个月。事实上Ani一早就应该获得港人身分。

Ani的坎坷故事是难民中的一例。难民审批机制极为缓慢和苛刻,令很多难民在港生活十年以上,为求生存不得不冒险打工,但种族隔离的政策却将他们定为罪犯。我们要求立即释放Ani,并给予她香港居民身分,结束不人道的难民政策。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