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对峙紧张化

2018年5月12日 下午 6:28

全球两大经济体针锋相对,冲突升级

Vincent Kolo 中国劳工论坛

最近几周,中美贸易冲突继续升级。起初中共当局认为通过谈判和一些让步,就可以缓和与美国特朗普政府的紧张关系,避免发生贸易战。中共的想法的确仍有可能成功,但是特朗普政府越来越强硬的态度已经令中国领导人感到失望,而且可能有些不耐烦。

甚至于中国副总理刘鹤是否会按计划于五月再到华盛顿进行第二轮贸易谈判,也打上了问号。中共当局担忧刘鹤的第二次华盛顿之行可能再次不会取得成果。今年二月,就在刘鹤到达华盛顿会见美国贸易官员的当天,特朗普政府宣布将对包括中国在内多个国家的钢铁和铝加征关税。

现阶段,中美双方政府主要仍然是相互威胁,没有采取实际行动。特朗普宣布的钢铁关税也尚未开始生效。四月,华盛顿再次出击,威胁要对价值500亿美元的中国工业产品征收惩罚性关税,理由是这些产品的制造商盗窃了美国的技术和知识产权。不过要等到美国政府的审核程序结束之后,这些措施才会开始执行。面对特朗普的威胁,中共立即宣布将对价值5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加征关税,以示报复。紧接着,特朗普表示可能会对另外1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关税。

权力斗争

中美双方相互斗狠,本来是想令对方首先让步,然后再双方达成协议,但全球资产阶级则越来越担忧局势有可能失控。实际上,现时的中美冲突不仅仅是关于贸易问题,其根本原因是这两个庞大的帝国主义势力在争夺地缘政治和经济的主导权。

特朗普当局所代表的那部分美国资产阶级认为,现在必须果断地迫使中国让步,不能让它再继续挑战美国的权力。除了贸易之外,中美还面临着可能更严重的冲突:台湾丶南海以及即将到来美朝峰会。美朝关系有所缓和,显然令中共感到不安。

在整场贸易纠葛中,中美之间的“科技战”发展得尤为迅速。特朗普政府和相当一部分美国资产阶级统治者(尤其是军队)决心要挫败“中国制造2025”计划,阻止中国在机器人丶电动汽车丶先进信息技术和航空等关键技术领域取得上风。随着冲突的发展,越来越清楚地看到,遏止“中国制造2025”才是美国政府的核心目标。

➵ 世界经济:贸易战近在眼前?

中国的电信业巨头中兴通讯成了第一个牺牲品。美国政府指控中兴违反了美国对伊朗的制裁措施,禁止中兴在未来七年内购买美国的电子元器件和软件。中兴总部位于深圳,是美国市场第四大智能手机厂商。现在它面临严重危机,7.5万名雇员前途未卜。中兴所使用的元器件有超过三分之一是从美国进口,而且它可能也会被禁止使用来自美国的安卓手机系统。中兴的危机以及可能发生的破产不仅会给中国带来严重问题,而且也已经波及到全球电信行业,因为许多国家的电信供应商都是使用中兴的产品。

华尔街的压力

中共的贸易策略是胡萝卜加大棒,这是它应对几乎所有问题时的一贯做法。中共对美方一面以牙还牙,另一面承诺继续进行“市场改革”丶向外国资产阶级开放市场。

中共认为,华尔街和美国的大企业会向特朗普和他手下的贸易鹰派施加压力,要求他们与中国达成协议,避免造成严重损失。的确,这种压力显然正在增加。但是,尽管中共长期以来确实成功地利用它在美国金融业中的强大影响力,来对抗美国政府的要求,现在这种手段已经不像过去那么有效了。

特朗普和习近平都将民族主义作为重要的统治支柱:“让美国/中国再次伟大!”。资产阶级越来越担心,中美政府为了不让本国民族主义者失望,不得不继续斗狠丶表现得越来越强硬,最终使双方难以达成协议。

而且两国政府都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国内压力。习近平当局并不像它所宣传的那么“稳固”。中国工人罢工次数仍在增加,今年第一季度的罢工次数是去年的两倍,而且工人的跨地区联合抗争越来越多,政治觉悟也在增强。不久前习近平犯下政治失误,冒险取消任期限制结果引发前所未见的广泛批评,禁止新浪微博用户发布关于同性恋的内容也因为大规模网络抗议而草草收场。

➵ 特朗普与中国:山雨欲来?

尽管习近平当局很可能会同意加快某些行业的“市场化改革”,从而消除美国贸易保护主义的攻击,但是中共经济政策的主要方向仍会是继续强化国家资本主义。特别是面对现在与美国的全面技术战,中共将不得不投入大笔资金去发展本土技术,例如严重依赖进口的半导体。

中共已经打算在经济政策上向美国做出一系列实际或者表面的妥协,其中有一些是去年就已经宣布的,例如进一步向美国企业开放金融和保险市场,允许它们持有多数股权。它也承诺进口更多的美国产品,从而削减对美国的贸易顺差。中共认为这些让步可以升级和强化它统治下的国家资本主义经济,同时继续保持对经济的控制力。

但是习近平能够让步的空间是有限的,因为如果他被视为一个失败者丶或者说一个软弱的领导人,将会给他自己和中共造成严重的政治后果。中共政府了解1985年日本迫于美国的压力签订“广场协议”丶令日圆对美元升值带来了怎样的后果。它不打算步日本的后尘。

“羞辱性的要求”

的确正如《金融时报》的马丁·沃尔夫所说,最近美国贸易谈判团队拟定的“草案框架”向中国提出了“羞辱性的要求”。美国要求中国在未来两年内将对美贸易顺差从3750亿美元削减2000亿美元。这个削减幅度是特朗普之前要求的两倍。而且美国还要求中国承诺,就算美国禁止中国投资美国的科技行业,中国也“不会反对丶挑战丶或……报复”!

美国贸易团队由彼得·纳瓦罗和罗伯特·莱特希泽等对华鹰派主导。他们好像是故意提出这些不可能满足的要求,从而让谈判破裂。马丁·沃尔夫说,这些要求“将是19世纪‘不平等条约’的现代翻版”,而且他也警告:“对这两大强国之间的关系而言,这可能会是一个决定性的时刻”。

尽管中美贸易冲突的发展的确异常迅速,但社会主义者并没有感到吃惊。十年前爆发的资本主义危机至今尚未结束,前所未有的危机必然导致帝国主义紧张关系不断加剧。社会主义者强调,工人运动需要采取独立的立场和行动,不能在当前的帝国主义冲突中支持任何一方的资产阶级。我们需要的是一个社会主义替代方案,也就是工人民主控制和管理的计划经济与贸易,来取代混乱的资本主义。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