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打击金融风险有可能阻止银行业崩溃吗?

2018年5月19日 上午 12:42

在资本主义底下,即便能够更有效地控制金融业也不会彻底避免经济危机

赤道 中国劳工论坛

习近平上任以来,一直强调中国经济“去杠杆化”。由于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中共为免经济增长减慢而造成危机,因此通过国有银行向经济注入大量信货。据IMF的数据显示,自2007年至2017年,中国流动的信贷上升四倍至超过GDP的200%。现在已远远超越一众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更加是所谓“新兴市场国”所无法比拟。中共自己也认知到金融危机最终会为政权存亡带来威胁。

整顿金融业

习近平力图整顿金融业,动用国家机器,刑事清查高风险的企业丶逮捕“违规” 的资本巨头。一来习近平要控制这些企业的债务和金融风险,二来避免私人资本家在海外建立起雄厚的基础丶从而拥有巨大的权力去挑战中共政府的经济政策。去年七月,中共开始清查万达集团丶海航集团丶安邦保险集团和复星国际通过高举债务而进行的大量海外并购。这次是习近平打击金融大鳄的开始。最近中共当局接管安邦。安邦前老总吴小晖被控集资诈骗和职务侵占,最近被判入狱18年,沒收财产105亿(人民币, 下同)。

但整顿行动反而曝露了这些企业的内部问题。这也是习近平在整顿金融业时面对的两难,因为如果打击过于严厉的话,会因为全面的信贷紧缩而令经济增长进一步减速。而且当局的整顿行动本身也可能会触发大规模的金融危机。中国的债务炸弹不仅庞大,而且极其复杂。各处的巨额坏帐通过不受监管、而且外界对其知之甚少的影子银行和“表外” 活动交织在一起。

近日,浙江省百强企业盾安控股集团爆450亿债务危机,要求政府介入,其旗下上市公司发债失败成为这次债务危机的导火索。今次事件正是整顿金融业引发的危机。2017年下半年以来,由于金融领域防风险去杠杆,市场资金迅速抽紧,导致盾安集团出现严重的流动性困难。这种危机一旦失去控制可以引发全面危机的爆发。

债务炸弹

中国的债务炸弹愈来愈严重。中共正竭力想控制迅速增加的债务。国际货币基金最近指出,全球债务占GDP比重自2009年以来增加了12%。而自金融危机以来,单单中国私人债务(主要是企业债务)的增长已经占全球私人债务增长的四分之三。

中共打击金融风险的一个关键目标是地方政府,因为它们是债务增长的重要推手。最近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尹中卿表示,中国地方政府债务额的官方数字16.5万亿(人民币,下同)被远远低估,因为很多地方政府将债务包装为公司债务。

现在债务问题开始转移至家庭债务上。这是一个历史性的转变,因为几十年来中国的家庭储蓄率一直很高。银行增加向普通家庭发债,也是因为其他方面的放贷渠道受到政府堵塞。因为这个债务炸弹是普通民众直接背起的,对社会稳定有更直接和深远的影响。除了因为低工资和社会保障制度破落之外,最重要的还是房价高企。一线城市的房价继续上升,上海和北京的房价过去两年上升了25%,令中国的房贷不断增加。房贷负担令家庭消费力下降,令中国经济难以减少依赖贸易丶增加内需。

权力斗争

在习近平上任的首五年,当局推行“反腐败”运动中,被拿下的人大部分是石油业界的前大佬和军方高层,但构成习近平的权力基础的所谓“红二代”很少成为所谓的反腐败的目标。因为他害怕一旦打击红二代的话会撼动整个经济和党的基础,权力斗争将会不可收拾。习近平因此将权力集中于一身,希望可以凌驾在中共党内的各派系之上进行统治。然而这样也代表着整顿金融业会冲着红二代的整个利益,长远来说中共的权斗会更猛烈丶更公开化。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证据显示中共打击金融风险的行动已经降低了债务水平丶或者正在“修复”影子银行和庞氏骗局的空前扩张所造成的严重问题。中美贸易冲突逐渐升级,加上经济增速重新放缓等问题,可能会迫使中共政府放松或者完全放弃“去风险”的政策,重新使用刺激政策(也就是继续增加债务)。在资本主义底下,即便能够更有效地控制金融业也不会彻底避免经济危机,因为危机根植在全球经济和私人生产以及民族国家的矛盾之中。这危机已经为中共统治响起严重的警号。只有依靠工人阶级的斗争和社会主义经济改造才能带来出路。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