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新的“改革”计划能走多远?

2018年5月20日 下午 1:34

西方的自由市场和中国的国家资本主义不过是资本主义制度的不同变种,不管哪一个都通过剥削工人来填满资产阶级的荷包

北海 中国劳工论坛

4月10日,习近平在于中国海南举行的博鳌亚洲论坛上宣布,中共政府将推出一系列新的新自由主义“改革”政策,包括提高外国资本在中国金融业和汽车丶飞机和船舶制造业的持股上限,以及降低汽车进口关税,而且他强调这些政策会“尽快”落实。习近平演讲后不久,新上任的中国央行行长易纲立即表示,将在“未来几个月内” 落实新政策,允许外资持有银行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全部股份,以及证券丶基金丶期货和人身保险公司最多51%的股份(三年后将彻底取消限制)。

开放金融市场

习近平当局如此急切地向国际资产阶级做出改革的承诺,一部分显然是为了安抚特朗普政府,缓和同美国的贸易紧张局势。根据英国《金融时报》的报导, 降低汽车进口关税和开放金融市场是特朗普政府对中共的两个主要要求。

另一方面,习近平也希望借助外国资本提高某些行业的竞争程度,发挥“市场纪律”的作用,指望这样能够减少无用的投资和国企的庞大债务。

国内与国外的需求疲弱,再加上房地产市场冷却,导致中国的工业品出厂价格指数已连续5个月下降,达到2017年以来的最低点,这意味着中国经济增速可能会再次放缓。

彭博社的评论文章指出,开放汽车行业将吸引国际电动汽车厂商到中国投资, 让中国更有希望在全球新兴电动交通领域的竞争中获胜;而且面对金融业的大笔坏帐和其他更严重的问题,中共也乐于吸收来自国外的新资本。同样是在博鳌论坛上,易纲提到中共政府将争取在今年年内开通“沪伦通”,让上海和伦敦证券交易所的投资者可以购买对方的股票。而且从5月1日开始,连接香港和沪深股市的沪港通与深港通的每日交易限额提高到原来的4倍(南下香港的资金限额从105亿元人民币增加到420亿,北上限额从130亿增加到520亿)。

同时,中国的11个自由贸易区,正在打算进一步建设像香港和新加坡那样更加“ 自由”的自由贸易港。按照当局的计划, 自贸港内的跨境资本和商品流动会被免除关税和许多政府管制措施,而且港内企业所要缴纳的所得税比港外更低。这无疑是国际资产阶级所乐见的。

“改革”空间有限

但是许多资产阶级评论人士对于习近平当局是否会真的执行这些政策表示怀疑。习近平此次承诺的种种政策在过去就已提出过,但并未履行。现在贸易战和新的全球经济危机向习近平施加了更大的压力,迫使他做出一些“真正的改革” 来满足外国资产阶级。但是自今次博鳌论坛以来中共所宣布的改革方案也受到外国资产阶级的怀疑,因为他们想要的比这更多。习近平当局必须小心翼翼地一面表现出改革的意愿,另一面将只做出有限的改变。中共不愿向私人资本做出更深远的让步,主要是因为它担心会失去对经济的控制,在未来某个时刻威胁到自己的生存。

所以中共政府能够进行改革的空间十分有限。在3月的全国人大上,中国商务部长曾提到,为了加快中国经济的开放速度,需要赋予地方政府更大的权力去管理自贸区和未来的自贸港,但这也意味着地方官僚和资产阶级精英会取得更大的经济和政治实力去抗衡习近平和中央政府。这当然与“习皇帝”的整体计划相矛盾,因为他认为更强力地极权是维护中共统治的关键。

社会主义者反对资产阶级鼓吹的“自由经济”,因为它只会带来逐底竞争和工人生活状况的恶化。但中共政权对于经济的掌控也并不会有利于工人群众。西方的“ 自由市场”和中国的“国家资本主义”不过是资本主义制度的不同变种,不管哪一个都通过剥削工人来填满资产阶级的荷包。

不久前,中共再次向国内资本家们提出7000亿元人民币的减税计划,超过中国官方认定的3000万农村贫困人口一年总收入的7倍。自习近平上台以来,中共已经为资本家们免去了3万亿的税金,但与此同时争取改善生活状况和反抗资本家剥削的工人斗争却遭到严厉打压。习近平当局的亲资本质表露无遗。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