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正在赢得反污染之战吗?

2018年5月21日 下午 10:06

自北京当局“向污染宣战”以来,2017年的空气质量改善程度是历年最差的

抵抗   中国劳工论坛

中共当局在三月全国人大上宣布了政府重组方案,其中包括成立新的生态环境部。这个超级部委的诞生标志着中共开始加紧进行四年前发起的“反污染之战”。至少中共当局希望人们相信如此。

习近平当局提出到2020年必须赢得污染防治丶防范金融风险和消除贫困这“三场攻坚战”。习近平通过空前的集权和个人独裁来确保中共专政的生存,而这三个危险的问题则可能引发群众抗争丶威胁中共的统治。习近平仅仅给自己三年时间来完成这“三场攻坚战”,突显出中国爆发重大群众抗争的可能已近在眼前。

严重污染

中国已成为生态重灾区。据世界卫生组织(WHO)统计,每年有100多万人死于空气污染。政府报告显示,超过80% 的地下水不适合饮用;受到化学污染物和重金属污染的农田占比19.4%,即25 万平方公里土壤遭到污染,相当于墨西哥的农田总面积。

相关阅读:中共的环保行动难以取得成效

所有这些都是几十年疯狂丶无序的工业化发展丶以及环保法律被无视造成的恶果。一些人认为,空气丶水丶土壤和食物链的污染是经济现代化的必然产物,但这并不是事实。在资本主义之下,污染之所以不可避免是因为资本家为了利润而无视生态后果。而在工人阶级民主控制和管理的计划经济之下就不会如此。

权力转移

新的生态环境部除了取得原环境保护部的权力之外,还接管了发改委丶水利部和农业部的一部分权力,因而获得了对气候丶水资源和农业反污染政策的控制权。

这背后的理由是中国环境监管机构一直缺乏实权。能源丶采矿和运输等行业的大企业以及渴望增强经济实力的地方精英,都想方设法降低成本和提高利润,所以他们反对成立更强大的环保部门。由于担心政治动荡,中央政府一再试图强化环境政策,这也是习近平与敌对的既得利益集团之间持续权力斗争的一部分。中共在反污染斗争投入了大量资金和政治力量。仅为治理土壤污染就需要一万亿元人民币。但这个新的超级部门是否会像当局宣传的那样有效,目前还有待观察。亲中共的香港《南华早报》援引一位匿名前环保部高官的话说,他对新部门是否“足以”完成使命表示怀疑。

该报指出,政府的全面改组“没有像外界普遍猜测那样建立一个强大的能源部,来监督中国庞大的煤炭丶石油和电力部门”。和其他国家一样,中国的化石燃料行业存在强大的利益集团,他们为了自己的利润不顾公众压力疯狂抵制气候和反污染政策。

北京和其他北方城市的空气质量在最近这个冬季有一些改善,中共借此宣扬说它的环保政策正在发挥作用。如果这些说法属实,那么数千万人的生活质量就有了巨大改善。不幸的是,现实情况并不那么令人鼓舞。

成效并不显著

去年12月,北京进入中国城市空气质量排名前十名——排名第九。据环保组织绿色和平(Greenpeace)分析,北京丶天津和周围26个城市的PM2.5(大气中有害的粉尘颗粒物)平均水平在2017年最后三个月同比下降了33.1%。尽管如此,这些城市的PM2.5日平均水平仍是世界卫生组织提出的“不安全”水平(25 微克/立方米)的两倍多。

中共政权当然会声称其政策取得了重大胜利。这些政策包括加大对违规行为的检查和处罚力度,建立无煤区,搬迁北京周边一些重工企业,并限制汽车的使用。

然而,绿色和平组织指出,冬季空气质量改善有一部分是因为“异常有利的天气”。西伯利亚冷锋带来的大风和降雨降低了地面污染。绿色和平组织称,北京平均PM2.5水平的降低在11月份有约20% 是依靠天气的帮助,12月是40%。

事实上,自中共“向污染宣战”以来,2017年的空气质量改善程度是历年最差的。尽管当局投入大量资金并且搬迁了许多工厂,但全国平均PM 2.5水平仅下降4.5%。此外,包括珠江三角洲在内的华东和华南部分地区的平均PM2.5 水平实际上还增加了。天气条件是一方面原因,但也反映了在重压下,污染严重的重工业从北部向东部和南部转移了。

独裁资本主义正在使环境走向末日。唯一的解决办法是发挥人民群众的集体创造力,由工人阶级掌握经济和政治发展,终结资本主义和不受监督的官僚体系,建设一个环境可持续的社会主义社会。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