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专用车厢真的有助于性别平等吗?

2018年5月22日 下午 10:42

真正的男女平等需要通过挑战父权资本主义,由社会主义替代方案来实现

周毅   中国劳工论坛

今年3月6日——国际妇女节的前两天,《纽约时报》对广州地铁的“女性车厢”进行了报导。报导中提到的这个概念,目的在于防范针对女性的性骚扰问题,提升女性乘车安全,但也引发不少的争议。

在官媒《中国青年报》2015年的调查中,接受调查的女性中有一半以上表示,她们在中国的公共交通工具内遭到过“不当触摸”。女性专用车厢受到许多人支持完全可以理解。

然而,女性专用车厢的实际作用非常有限。以深圳和广州为例,大量男乘客走进女性专用车厢,而且铁路职员也没有权力阻止此一情况。一来是因为社会上的性别意识低落,男乘客走进女性车厢也完全没有受到压力。二来是因为公共交通资源匮乏,女性专用车厢往往只占所有车厢的少数,大部分女性根本不能使用。台湾台铁也曾于2006年也试办类似计划,结果情况也类似,最后计划取消。此外,不少女权分子都担忧,专用车厢可以变成限制女性的人身自由,甚至强化责备受害者的观念──如果一个女性没有走进专用车厢而被性骚扰,那就是她自己的问题。

性骚扰和性侵犯在校园丶职场丶家庭等场合都无处不在。广州性别教育中心发表了《中国女记者职场性骚扰状况调查报告》,调查显示超过八成(83.7%)的女记者遭受过程度不一丶形式不同的性骚扰。而近月亦有很多女大学生举报在校园受到教师性侵。广州性别教育中心在2017年4月公布了调查结果6,592名回答者中,有将近七成受访者受过性别骚扰。

政府一方面打压宣扬性别平等的女权分子,包括逮捕她们及关闭她们的微博,一方面却虚伪地表示会促进男女平等。正是政府多年来的新自由主义政策令女权不断倒退,女性在经济和权力相对男性更为弱势,因而强化男性可以控制女性身体的观念。

我们需要治本的方案。社会主义者主张男女工人阶级团结斗争,反对性骚扰和性暴力,以及庇护性侵受害者的公共设施,更需要建立自下而上的工人斗争,争取同工同酬丶增加托儿丶安老服务,让女性减轻家务劳动负担并提高经济独立地位。真正的男女平等需要通过挑战父权资本主义,由社会主义替代方案来实现。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