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是习近平的榜样吗?

2018年5月31日 下午 11:23

现在帝国主义列强之间的紧张关系正在加剧,中国和俄罗斯正在成为主要角色

许多评论人士认为习近平走向一人独裁是效仿普京。CWI的俄国成员Rob Jones解释了普京是如何在资本主义的俄国重新集中权力的。

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习近平主席和普京总统至少每两个月会晤一次。因着反对特朗普的主要外交政策(例如叙利亚和北韩问题),以及一定程度上的共同经济利益,他们二人走得更紧密。不过,他们也同样在争夺传统上被视为俄罗斯的势力范围中亚的控制权。现在习近平形容这两个国家是关系状况处于“历史上最为友好的时期”的“最值得信赖的战略合作伙伴”。越来越多人会将这两个日益独裁的领导人相提并论。

在俄罗斯,那些年迈的前共产党员和相当部分的亲普京的建制派在某程度上很羡慕中国。中国的经济增长率,尽管具有不少的负面特征,但却与俄罗斯的经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后者在苏联解体后的12年里经历着长期的负增长。俄罗斯在1990年的GDP为5160亿美元,而当时的中国只有3600亿美元。从那以后,俄罗斯的GDP仅仅成长了一倍,而中国的却增长了30倍。在今年3月的俄罗斯总统大选中,共产党表示如果他们的候选人当选,俄罗斯将成为第二个中国。反过来,中国的统治精英也在仔细地观察俄罗斯以试图避免重蹈覆辙。

许多评论家对俄罗斯的失败和中国的成功的解释是,两者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期间,从官僚控制的中央计划经济到资本主义过渡的过程中,选择了截然不同的“改革”道路。

休克疗法

在苏联时代晚期,经济停滞不前,工人们越发不满,而统治阶级的一大部分人正贪婪地凝望着西方资本主义精英们奢侈的生活方式。随着东欧反抗苏联统治的群众运动的爆发,当地的亲苏政权纷纷倒台。即使在戈尔巴乔夫掌权时,人们也讨论了推动俄罗斯工业快速私有化的提议,但是改革还是被限制于对小型企业和合作社以内,直至1991年政变失败和叶利钦的胜利。后来基于大规模工业快速私有化的休克疗法导致了一场彻底的经济灾难,由此产生的经济萧条比1930年时的西方资本主义更为严重。

工人们领不到薪水,通货膨胀达到极高水平,土匪般的资本主义成为俄罗斯人生活的主要特征。

1991年的八月政变失败后,部分苏维埃加盟共和国随即宣布独立。受到新自由主义的顾问影响,俄罗斯统治阶级将剩下的苏维埃联邦肢解。俄罗斯自身作为一个联邦,叶利钦告知各共和国和地区去获取独立自主的权利丶想要多少就要多少。这一点,再加上1993年叶利钦反对前苏联最高苏维埃的政变,导致了中央权力的崩溃。车臣共和国在一场反对莫斯科统治的起义后宣布独立,第一次车臣战争(1994-1996)爆发,俄军从车臣首府格罗兹尼(Grozny)羞耻地撤退。

前苏联开始变得像是后世界末日恐怖电影中的梦魇。经济崩溃丶工厂被武装组织接管丶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爆发战争丶摩尔多瓦和格鲁吉亚出现武装冲突丶塔吉克斯坦更陷入全面内战。俄罗斯变得像是第三世界国家一般,依靠出卖自己的自然资源石油丶天然气丶其他矿物来维持自身。

统治阶级中反对分裂、支持中央集权的一部分在1991年8月发起了反对戈巴契夫的政变。他们不反对市场化政策,不过相信中国模式是更好的做法。但是基本可以确定的是,中国模式在俄罗斯不会奏效。由于全国上下对苏联官僚统治的日益反对,特别是以矿工为首的工人阶级,即使是军事化的政权都无法长久维持集中化的统治。再者,苏联的经济相对发达,并且是高度工业化丶城市化的,只是被臃肿官僚体系的不善管理与腐败所残蚀,而用来投资国家资源则被不断增加的国防和维稳开支所侵吞。

经济已触及发展的瓶颈,它要向前进,不能透过复辟资本主义,因为资本主义无法提供必要的投资和科技,而是要去除庞大的官僚精英并将计划经济置于民主控制与管理之下。

至于中国刚开始改革开放之路的时候还是个完全的农业国家,80%的人口为农民。在工业相对不发达和科学基础仍较差的情况下,中国大量的廉价劳动力和持续的中央指令资源配置带来了快速的经济成长。

普京上台

二十世纪的最后一天,叶利钦宣布将权力交给名不经传的前克格勃特工普京,无论这是否是统治阶层的刻意决策,其结果是俄罗斯开始朝不同的方向发展。

普京很幸运,他在1998年卢布贬值后上台执政,而卢布的贬值实际上刺激了国内经济的发展。石油的全球市场价格从2000年的每桶39美元上涨到2008年的107美元,在这八年中,俄罗斯的国内生产总值以每年5-10%的速度增长,这种增长使统治精英们能够遏制俄罗斯的解体。普京回归了中央集权制,建立了一个更加专制的资本主义国家。

普京发起了第二次车臣战争并获得成功,终结了车臣独立。效忠普京的前军阀拉姆赞·卡德雷夫(Ramzan Kadyrev)被委任为车臣共和国的总统。这对其他地方权力发出了警告:禁止再谈主权问题!叶利钦时代所许诺的地方自治被废除了。

莫斯科亦撤销了与位于伏尔加河上富含石油丶拥有自己的穆斯林共和国政府甚至总统的鞑靼斯坦之间的主权协议。

90年代的俄罗斯尚有议会民主制的特征,包括多党选举和通过选举产生的政府更迭。如今,尽管表面上仍然有选举,但90年代那种混乱的多党选举已成为遥远的记忆。被允许参加选举的候选人尽是克里姆林宫的傀儡,凡事都要事先征得克里姆林宫的同意。而真正的反对派则被禁止参选。电视和新闻等媒体在很大程度上受到控制,而俄罗斯联邦安全局(FSB)正在与中国大搞竞赛,寻找最有效控制互联网的手段。

寡头经济

经济亦被集中起来。由于工业和自然资源在叶利钦时期被私有化,俄罗斯的寡头们在短时间内暴富起来。许多新兴寡头都来自共青团,并使用犯罪手段来对付对手。意大利黑手党把有组织犯罪变成了大生意,而俄罗斯黑帮则将整个商业世界变成有组织犯罪而声名狼藉,政客丶商人丶国家官僚都被卷入这个机器。普京曾承诺改变这些,但是,他当然没有。

霍多尔科夫斯基(Khodorkovsky)和别列佐夫斯基(Berezovsky)等寡头利用自己肮脏的财富向自由派的反对团体提供资金或以其他方式挑战克里姆林宫,最后流亡国外,但仍得以过着奢华的生活。

还有几个寡头的下场则没有那么幸运。普京与其余的寡头们达成了不成文协议,只要他们不干涉克里姆林宫,就可以继续畅通无阻,阿布拉莫维奇(Abramovich,作为英超球队切尔西的老板而闻名)甚至成为了一个地区的州长。但最大的寡头则是普京家族,包括他的柔道教练丶厨师和其他依附者,可以从资本主义的俄罗斯建立的腐败行为中获得巨大的财富和权力。

上世纪90年代,超过十万家前国有企业被私有化。在国有企业工作的劳动力比例从90%下降到40%以下。然而,在2000—2008年的繁荣期间,普京通过在太空丶纳米技术丶运输丶能源和国防部门建立的大量资本重新建立起国家的控制(不是直接所有权)。国家买入了大量的股份,这些公司需要与克里姆林宫提名的董事一起遵循克里姆林宫的政策行事。其他股东如有必要,可从国家获得低息信贷丶采购和政府救助。全球经济危机冲击俄罗斯,倒闭的私人银行又重新被国家收购。

帝国主义扩张

现在帝国主义列强之间的紧张关系正在加剧,中国和俄罗斯正在成为主要角色。习近平的“一带一路”是一个几近经典的例子,中国在国内市场达到极限后,通过出口资本寻求新的市场。自1991以来,俄罗斯经济遭受了巨大资本外流,主要是流向东欧。为了进一步向更远的地区发展俄罗斯的能源和运输利益,俄国使用石油和天然气管道作为向欧洲恐吓和勒索的手段。俄罗斯越来越多地利用其军事能力来捍卫其在东欧和中东的经济和政治利益。

不过这不必是这样的。这两个国家都有建立强大工人阶级组织的潜能,这不仅是为了保护工人的权利,而是为了建立一个能够夺取政治权力,建立真正的民主社会主义社会的政治组织。如果这成功的话,两国和其他地区之间的关系就不再是建基于经济剥削丶大规模腐败和军事干预,而是真正的经济合作和团结。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