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中国的种族隔离

2018年6月17日 下午 10:23

穆斯林受到大规模迫害 数十万人被送入集中营

Adam N. Lee    中国劳工论坛

来自新疆的目击者揭露了中共政权对信仰伊斯兰教的维吾尔族和哈萨克、吉尔吉斯等其他非汉民族(总共占新疆60%的人口)令人发指的迫害。已有数十万人被送入拘留营接受“再教育”。这也是对习近平独裁统治下中国新兴工人运动和左翼发出的严峻警告。

种族主义政策

面积相当于半个印度的新疆是中国主要的能源产区,也是一带一路通向中亚和中东的起点,同时也是中共政权将全面军事打击与最新的高科技监视系统相结合进行镇压的试验场。

中共在新疆的统治带有公开的种族主义和仇视伊斯兰教的色彩,而且其程度比以前要严重得多。事实上,在毛泽东时代,尽管中共也是由上而下施行独裁统治,但它也施行了一些非常进步的政策,例如平权和增加维吾尔族等非汉民族的教育资源等。这在现在看来是不可思议的,因为现在不仅全新疆的中学和政府部门禁止使用维吾尔语,而且部分地区的所有学校也都禁止使用。

历史学家莱恩·图姆(Rian Thum)说:“新疆已经变成了一个与朝鲜不相上下的警察国家,在实行与南非的种族隔离制度类似的种族主义制度。”(《纽约时报》,2018年5月15日)

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如二等公民一般受到公然歧视。尽管这种情况在就业和教育方面由来已久,但现在中共正在以反恐的名义去打压他们的生活方式、文化和宗教习俗(尽管宗教自由被写入中国宪法)。斋戒、禁酒、蓄须、在星期五之外的日子去清真寺,全都被当局视为“极端主义行为”。而且当局也禁止新生儿取29个“极端伊斯兰”的名字。

从施行“禁穆令”的特朗普到意大利的种族主义、民粹主义新政府,世界各国的资产阶级政府,都利用恐穆情绪给穆斯林打上恐怖主义的标签来分化群众,进而推进他们自己的右翼政策。从宣传角度看,这也帮助了中共及其在新疆的镇压。

警察国家

几十年来,尤其是2009年“七五事件”以来,北京已经在新疆发起了众多“严打”运动,目的是压制民族主义、恐怖主义和“宗教极端主义”。从2007年到2017年,新疆的安全预算增加了10倍。自2016年手段强硬的陈全国担任新疆党委书记以来,情况变得尤为严重。

他在新疆各地设置了7000多个“便民”警务站,以构建“网格化”的监控系统。每个城市被分成许多片区,每个片区有大约500名居民和一个警务站。自陈全国接手新疆以来,警察(包括低薪的辅警)人数暴增,仅去年一年,就招募了32,000名警察。

在被派往新疆之前,陈全国在同样不满中共统治的西藏任职。他虽在表面上取得了“成功”,但事实上,他的管控措施令新疆少数民族更加仇视中共政府。同时这也使一带一路计划面临更加复杂的处境,因为在一带一路涉及的国家里,穆斯林人口占多数的国家占了40%。当然这也会被美帝国主义和其他国家的右翼政客利用。他们以前忽视维吾尔人的困境,但现在会向中共的恐怖行径投入更多关注,目的是为了借此与中国进行地缘战略对抗。

陈全国的统治方式像香港前特首梁振英一样,但增加了百倍的力量。梁振英强势的反民主政策使年轻一代变得前所未有得激进,因此他赢得了“香港独立之父”的绰号。尽管香港政府前所未有的镇压措施(虽然比起新疆要温和得多) 暂时击退了组织松散的本土派的威胁,但政府与群众(特别是年轻一代)之间的鸿沟更大了。

最近去过新疆的人说,荷枪实弹的警方检查站随处可见。在一些地区,每隔200 米就有一个。穆斯林被迫排队接受搜查,而汉族人则被直接放行。英国《经济学人》杂志记者在和田(新疆西南部的维吾尔族腹地)一个检查站看到:

“警方扫描他们的身份证,给他们拍照并取指纹,还用新安装的虹膜识别设备扫描他们的眼睛。女性必须脱掉头巾。三名年轻的维吾尔人被要求打开他们的智能手机并输入解锁密码,然后交给警察。警察下载这些手机里的内容供以后分析。”(《经济学人》,2018年5月31 日)

中共政府在维吾尔族人中实验大规模收集DNA、血液样本和其他生物识别数据的做法,用来完善其警察国家机器。每个维吾尔族人的手机必须安装一种警方的间谍软件。而在所有公共场所中,wifi 设备可以检测出没有安装这种软件的手机。街头也有警察随机抽查,手机中如果没有这种软件会被视为严重罪行。这些方法在未来也可能用到中国的其他地区。

大规模集中营

大规模监禁和洗脑运动(“教育转化”)导致数十万维吾尔人和其他民族的穆斯林被关押在集中营中。查看外国网站、接听国外电话、定期祷告或留胡子,都是可能导致当事人被拘留的“可疑活动”。

自2017年初以来,新建集中营的数量激增。尽管官方否认,但外国媒体和维权组织的研究和报道提供了关于集中营规模的可靠证据。人权观察组织的王松莲表示,被关押在集中营里的总人数可能达到80万(新疆人口为2200万人)。

德国研究人员阿德里安·泽兹(Adrian Zenz)发表了一份关于集中营的长篇报告,估计被关押人数在几十到一百万之间。他的报告指出:

“100万这个数字是基于该地区公安部门泄露的文件。根据这份文件推断,整个新疆有多达11.5%的维吾尔族和哈萨克族成年人被关押……由此可见,新疆目前的再教育系统有可能超过以前整个中国的劳教系统的规模。”

被关押者被要求参加训练和自我检讨、看政府的宣传视频、唱爱国歌曲(特别是歌颂习近平的歌曲)。那些批评教义、批评他们的家人和朋友以及其他被关押着的人会得到奖励,而不那么合作的囚犯会受到惩罚。地方官员为这种空前的镇压行动辩护说,这是为了“根除谣言”、“种下庄稼,铲除杂草”。

政治定时炸弹

在新疆建设一个前所未有的种族主义警察国家,是在制造一颗政治定时炸弹,而不可能带来“稳定”。从过去的南非少数白人的独裁统治,到现在以色列占领巴勒斯坦地区,这些残酷行径最终都会引发群众反抗。但是反抗要想胜利,需要正确的策略和纲领。那么要想打败一个残酷的种族主义政权,需要什么样的斗争?

在过去恐怖主义可能会吸引到一些绝望的维吾尔族年轻人,但现在事实已经证明这是一条死路。在世界各地,恐怖主义行动总是会变成压迫性政权的宣传材料,被当作强化镇压的藉口和误导群众的工具,而只有群众才能带来真正的变革。

受压迫的少数民族的斗争需要一个正确的策略,争取主要民族的工人阶级和年轻人的同情与支持。这些工人和青年同样面临着极端的剥削、不稳定的经济状况和专制打压。

社会主义者强调,必须反对种族主义和宗教迫害,为此必须将所有民族的工人和青年团结在反对资本主义和专制统治的运动中。

标签: